叶落三秋

【APH/仏英】至我们亲爱的孩子

至我们亲爱的孩子

For my deal child:

亲爱的阿尔弗雷德,作为你的父亲,我希望你是在过了14岁生日的时候才看到的这封压箱底的信。尽管你的另一位父亲对此表示了反对意见,但是考虑到你那干涸的词汇量就像是漂浮在汪洋大海上的可怜小小孤岛……也许等你真能弄懂这封信中的每个单词,得到16岁生日那天。

好吧,我想你还是16岁以后再看它会比较保险。

事实上,我们之所以会写下这封信,是因为作为你的养父,我和弗朗西斯认为有必要通过书信的形式和未来某天的你好好谈谈,省得将来的你在我们突然离世时抱怨为什么不给你留下些可供回忆的东西。相信我,这是完全有可能会发生的事实,作为一名资深律师,我看过无数突然离世的人们的案例,除去出门在外可能遭遇的一切天灾人祸,哪怕我们整天呆在家里,都有可能因为花粉过敏、食物中毒或是sex//窒息而离开人世。

你要不要考虑把拆信的时间推迟到18岁?我相信我和弗朗西斯绝对能坚持到你参加成人礼的那天。

好吧,言归正传。写信给你可不是件容易事,事实上我们简直为此伤透脑筋,因为我们完全不知道该对未来的你说些什么。要知道打从我们下定决心领养你到现在,你的所作所为完全超出了我们的意料。我们掌握不了你,阿尔弗雷德。弗朗西斯曾经打赌,你会成为我们所见过的最博学又聪明的孩子,而我则认为我们能把你成功培养成一名具有良好教养的绅士。但事实证明我们都错了。

还记得最初我们在那个北美洲的乡村小镇相遇的那天,你像是头发了疯的小牛犊,从泥泞的车道上直直朝我们冲了过来,弄脏了弗朗的外套和我的西装裤。然后你傻乎乎地冲我们笑了,伸手想要块面包。我不得不说那天真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你毁了我们难得的假期,而我们则收获了一个浑身裹着泥巴的男孩。听上去是件不怎么公平的交易,更何况当时我们对彼此都不是这么的满意。当然现在也是。至于我们为什么最后决定带你回欧洲,也许是自尊心在作怪。我可不允许任何冒犯了我的家伙,就这么光明正大地从我眼皮子底下溜走。

好吧,我承认那是因为我们当时都挺想要个孩子来着。见鬼的弗朗西斯!我都承认了你这混蛋还笑!

两个男人学着照顾孩子简直就是场噩梦。我们很庆幸我们不是在你还是婴儿的时候就收养了你,这着实省去了不少麻烦。但我们仍然耗费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来教导你礼仪,包括如何待人接物,在这片社区生活的像个正常的男孩,绅士,但是活泼。很显然,你只用了一礼拜的时间就把这些玩意重新扔回给了我们。我始终记得你当上社区孩子王的那天,穿着新买的已经破了个洞的白衬衫,身后跟着一大帮鼻青眼肿的小鬼们。在向整整一片社区的居民道歉后,弗朗西斯为你制定了放养式成长方针,但我还没有放弃。然而之后痛苦的半个月下来,我彻底的绝望成就了他的胜利。现在我已经学会了对你的一切愚蠢行为视而不见,虽然弗朗西斯认为我们早该这么干了。“这会让你感到心情舒畅的多,亚瑟。而不是整天被那小子气的干瞪眼。”瞧瞧,这就是混蛋法国佬的思考方式,阿尔弗雷德我希望你能对天发誓绝对不学他!

然后你上了小学,那惨不忍睹的成绩对我们而言其实并没有真正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真的,它甚至都抵不上你赤脚跑向花园踩坏我的宝贝玫瑰,还有半夜三更响彻整个社区的鬼哭狼嚎。但弗朗西斯和我经过仔细商讨后,还是决定把你从教会学校转到离家三英里外的公立学校去。虽然为此我们不得不付出每天六点起床、驾车一个半小时的代价,但它至少好过于我们每天面对教会牧师先生时的深深愧疚之情。好在你很喜欢你现在的学校,甚至朝我们提出了留校住宿的请求。当然我们绝对不会允许!

作为一个孩子,你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孩子所能造成的成倍的麻烦。你揪弗朗西斯的胡须,不肯吃我做的司康,毁了半个花园,带坏了整个社区的所有孩子。但我们依旧认为当初选择领养你,是我们这辈子做过的最棒的决定。我们真正成为一个家庭了。也许对此你会有些费解,但别问我为什么,也别问弗朗,我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大概是因为我们现在也只是刚过30的年纪?就像如果你要问我对你长大后的感受,我只能说我不知道,我所能回答的只有写下这封信时的感想。简直糟糕透顶,因为你刚刚打碎了客厅角落里的那只花瓶。该死,这是我刚和弗朗西斯结婚那会斯科特他们送的!当然,我所愤怒的只是你打碎花瓶的事实。其实没了它也挺好,我不止一次向弗朗西斯抱怨过,那玩意实在是太丑了。

我们刚刚说到哪儿了?哦对了,顺带一提,我改主意了,听好了阿尔弗雷德,在你25岁以后才能把这信拆开。我们不想错过你的婚礼。况且以你的情况看,不会有哪个姑娘会愿意在你25岁前英勇就义,除非她到了需要看眼科的地步。当然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你都还没进中学呢。

说实话,我们还没想好该对即将进入青春期的你说些什么。要知道那是个肾上腺激素分泌过剩的时期,所有孩子都会变得傻兮兮的,然后和家人对着干。当然对于后面这一点,我和弗朗西斯倒是不怎么担心。毕竟你从来也没顺着我们什么过。我都甚至能够想象出你背着一个小破包裹离家出走的场景,对此,弗朗西斯想事先提醒你一句,到时候记得掐准表赶着晚餐点回来,他烤了你最爱的牛肉馅饼。我们为什么要管你离家出走的事情?是个男孩都这么干过。当我还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就和弗朗一起——咳、咳,总之,在你打算做什么蠢事时记得提前打声招呼,好给我们留些时间做准备。心理建设?没那个必要。我和弗朗西斯都认为只要做足为你善后的准备就够了,打从你迈入我们家门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完成了全套心理建设,现在都升级到8.0版本了。

阿尔弗雷德,我们亲爱的孩子,我们一同组建家庭这才过了多少年,你的成长就已经完成超出了我们想象。你成长的太快了,在我们看来直到昨天你还披着那条破床单扮演Hero的角色呢,而今天我则不得不为你重新换顶大上一号的牛仔帽,当然如果你愿意放弃你的英雄游戏最好不过,弗朗西斯则认为你这辈子都难跳出“自由的英雄”这一设定了。真希望那胡子混蛋能够闭嘴。没错,说你呢!

弗朗那混蛋说我太唠叨,都快赶上他姨妈了。好的我记住了你这混蛋!笔也快没水了。总之,阿尔弗雷德,不论你成长的有多快,你始终是我们最爱的孩子。弗朗西斯和我都渴望看着你一天天长大,陪你在人生的道理上继续走下去。

这封信你还是等到40岁以后再看吧。

爱你的父亲们

亚瑟·柯克兰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评论(5)
热度(126)
©叶落三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