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三秋

【APH/仏英】他决定再躺一会

亚瑟决定选择再躺一会。说真的,在这种寒冷又潮湿的冬季早晨,任何一个家庭的一半人口,都会明智地选择继续缩在温暖的被窝里,尽情享受名为“赖床”的美好时光。而至于另一半人口,则往往肩负着填饱全家人胃的重任,不得已将他们的早晨交给了厨房。

弗朗西斯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当外头的天空还蒙着一层灰的时候,尚在睡梦中的亚瑟,就会感到来自床铺那端的轻微晃动,伴随着男人小心翼翼的呼气声和一个轻柔的吻,正式宣告着一家人新一天的开始。

哪怕选择了走廊尽头、离主卧最远的那间漱洗室,哪怕走下楼梯的脚步放得再缓慢,身为那家伙的伴侣,亚瑟还是能够清楚地从带着寒意的空气中分辨出弗朗西斯的具体方位,在脑海中描绘对方的一举一动。啊,听上去已经进厨房了呢:翻动冰箱,打碎鸡蛋,案板和菜刀的交响组曲,再加之平底锅配乐般的“嗞嗞”作响。亚瑟闭着眼睛在床上翻了个身,恩,他有点想进厨房了。

当然这是不可能实现的“美好”梦想。

先不提弗朗西斯那个混球会如何的面无人色、拼死阻止,光家中两个儿子的两双蒙蒙泪眼,就足以让自己打消这个一时兴起的念头了。考虑到柯克兰、波诺弗瓦一家的恐怖故事,百分之八十都是以“Papa在厨房”为前提展开的,在如此长期文化教育背景熏陶下,两个孩子也就养成了只要一见亚瑟试图往厨房的方向伸一只脚,就会扯开嗓门嚎嚎大哭的习惯,其力气之足,声量之大,常常引发左右邻里纠纷问题。啧,真是可惜,又少了一次展示厨艺的机会(…),他才不会对外公开承认自己糟糕透顶的厨艺呢!

铺着席梦思的大床是如此的温暖,加之弗朗西斯残留的体温,让一向生活严以自律的亚瑟决定,暂时不去理会其他,而是选择再躺上一会。虽然他已经听到了明显是属于小孩子们的脚步声,沿着楼梯一路噼里啪啦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沿途夹杂着“Daddy!”“Papa!”的叫喊。

“嘘!”

想也不用想,这一定是那个梳着马尾的法国佬在竖起他那根漂亮的食指,轻轻抵住唇线优雅的下唇,像如同讲述那些数不胜数的甜言蜜语般张开双瓣,告诉他们的小甜饼们不要打扰自己休息——呃,他还是赶快起床吧,鬼知道那混蛋又在孩子们面前诽谤些什么有的没的,败坏自己声誉。这么想着,亚瑟原地翻了个身,刚用左胳膊勉强撑起自己上半身的重量,结果在经过严谨而短暂的思索后,又果断地栽倒在床,把整个身子重新缩回了被子里。算了,理他呢,横竖都凑合着过了十多年了,彼此诽谤编撰的还算少吗?在孩子面前红脸争吵也不止一两次了,一家人到底是些什么性格大家都心知肚明,没准哪天阿尔弗雷德那个小混蛋就改用“那两个老疯子”称呼他俩了。

于是,他选择在床上再躺上一会。果然冬天的早上就应该如此悠哉地度过,放空大脑,反正一大早也没什么事值得伤脑的。孩子们上学的事情不用多加考虑,要是错过了校车他们横竖有车可以送;上班的事也暂且不用考虑,律师事务所就在离家不过半条街的写字楼里,要是遗忘了东西,还可以让弗朗西斯直接送货上门;至于早餐?那更不用担心,没听见那一声声厚重踏实的脚步吗。也不知道今天弗朗西斯用的是哪个托盘。亚瑟将头也埋入被窝,好掩盖住嘴角上扬的笑容。

他决定选择再躺一会。

 

——————————————————————————————

原本想试试从仏的角度,但考虑到弗朗西斯赖床的后果,是孩子们不是被饿死就是被毒死,所以出于人道主义方面的考虑……奴家还是选择了亚瑟。小甜饼一发,祝食用愉快哦~

 

评论(8)
热度(115)
©叶落三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