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三秋

【APH/仏英】三十日战争


“开战吧!”

他们愤怒地彼此咆哮着,转身带走了各自的士兵。

 

事件的起因源于一个被毁了的难得假期。好不容易才支走了孩子,应付了上司,亚瑟却恼火地发现他和弗朗西斯的北欧之行最终还是演变为了一场笑杆,只因为吊儿郎当的小说家被暴怒的编辑扣在了酒店套房里,赶他也许一辈子也码不完的字。

“真好,去你///妈的弗朗西斯!”

亚瑟的怒火席卷了整个波罗的海,咆哮着的海浪举起了手中的巨斧,横扫天地外加一枚中指就是他对失约者的全部馈赠。而更让他愤怒的,是对方的不知好歹和愧意全无。

“都说了月底会补偿你的。我们还可以带小甜饼们去斯拉夫人的聚集地探险。”瞧瞧这个满脸胡渣的混蛋法国佬,没有道歉却是一脸的义正言辞。

“月底没空!我的庭审都排到了下月中旬——”

“你完全可以推掉几个,又不是所有的案子都需要你出庭辩护。”

“所以说又是我的不是了?!亏得我还为了这次旅行特地调整了日程安排!”

“要不是你上个月临时变卦,哥哥我又怎么会忘记这次的截稿时间!”

“去他妈的!我还没和你计较半年前的计划泡汤呢!!”

&%¥#@!!

剧烈的争吵,彻彻底底的翻旧账行为,直至摔坏了客厅里的全部装饰,外加厨房内的白色盘子。然后他们冷漠地住了嘴,一言不发地收拾了东西,各自带着刚从朋友家回来、还没来得及弄清具体发生了什么事的养子转身离去。

这便是亚瑟和弗朗西斯交战的第一日。弹药准备充足,口粮储备齐全,士兵(…)懵懵懂懂,将领士气勃勃,交战双方将枪口对准敌方阵地——开火!

 

“Daddy为什么要和Papa宣战?”

睡前故事从《绿野仙踪》变为了《灰姑娘与水晶鞋不得不说的三个故事》,马修有些遗憾地拉住了弗朗西斯的袖子。大概是出于双胞胎兄弟的关系,就算软绵绵如马修小甜饼,比起Daddy篡改的童话八卦剧,更喜欢小女孩、狮子铁皮稻草人的大冒险。只可惜他没得选。

“哦,因为Daddy受够了你Papa的坏脾气。生活是多么的美好,为什么非得把全部精力都耗费在糟糕透顶的乡下英国人身上?”弗朗西斯合上胡编滥造的小说稿,回答的温柔似水。当然这只是他单方面的说辞,就像亚瑟回答阿尔弗雷德的提问时一样——“法国佬太过于懒散和傲慢,记住阿尔弗雷德,作为一名绅士,必须要和一切恶行断绝往来!”只有向下反复灌输敌军错误论,才能明确保己方在战争中的有利地位。开战第五天,战况持续升级,弹药充足,粮草具备,士兵(…)情绪稳定,将领笑脸盈盈,交战双方将枪口对准敌方阵地——一枪一颗子弹!

 

而到了交战第十四天,战况便进入到了白热化阶段,弹药消耗巨大,粮草持续减少,战场波及到了34英里的海峡两岸,时有伤及平民。柯克兰律师先生裁断了所有的跨国家庭纠纷案,将一对对原本还有拯救希望的夫妻送进了离婚事务所;波诺弗瓦小说家先生新作上市,在充满爱与浪漫主义情怀的巴黎街头,一群落魄可笑自以为是的英国流浪者举世瞩目。

 

交火第二十一天,巨大的消耗让交战双方明显吃力起来。英国人化为灰烬的厨房,同法国人凌乱的衣帽间一道陷入了困境,白日里是工作和照顾孩子的疲惫不堪,到了夜晚则演变为了整夜整夜的辗转反侧。空出一半的双人床,冰冰凉凉的触感,让人焦躁到难以入眠。战斗终于进入到了胶着阶段。

 

第十三次,真是个不吉利的数字。阿尔弗雷德半趴在餐桌前咀嚼着算不上怎么丰盛的早餐,竖起一只耳朵窃听着桌对面的声响。

“啧。”

第十四次。无需抬头他都能设想出此刻英国人纠结在一起的那双粗眉,焦躁却又克己的绅士神经,修长的手指在握拳时给掌心留下的深刻烙印。当然,这些都与他无关,或者说,是阿尔弗雷德自认为的、在亲缘血脉方面的毫无干系。这不是废话吗,Hero又没有妈咪,在亚蒂带他回家之前,他和自个的双胞胎兄弟都住在郊区的小破孤儿院里。

“啧。”

很好,第十五次。阿尔弗雷德憋红了脸,硬着头皮生生吞咽下了几乎无法下咽的黑色小圆饼。然后他大呼了一口气,活像是从战火中逃出生天的难民。

“亚蒂,我吃完了。”他嗓音沙哑,梗着脖子按压住不断上涌的反胃冲动。哦,老天,他真想念孤儿院特产:白水似的麦片粥。桌对面自一大早起便保持着神游状态的现监护人,如梦初醒般地“啊”了一声,搔了搔凌乱的金色短发后,用手捂住了自己的下半张脸。“饱了?”见阿尔弗雷德点了点头,亚瑟站起身,取过自己挂在椅子背后的西装外套:“带上书包,我送你去学校。”

“你不吃点什么吗?”阿尔弗雷德跳下椅子,提着印有“S”字母的书包眨了眨眼睛。

“不。”亚瑟扣上西装外套的最后一枚扣子,对着玄关口处的穿衣镜整了整衣领,镜子里照出了他因连续多日睡眠不足而显得格外苍白的脸。“我不饿。”

“这已经是他这礼拜第五次那么说了。”

阿尔弗雷德大口吞咽着自己兄弟从家里偷带出来的枫糖浆饼,狼吞虎咽到甚至顾不上擦去沾在脸上的糖浆。“你不知道,亚蒂今早咂了十五次嘴,估计私下里把弗朗吉骂了个彻底。嗨,他难道就没打喷嚏吗?!”

马修尴尬地笑着,用纸巾去抹弟弟的脸。“Daddy这些天的脸色也不好看,连睡前故事也没读。我想,他们差不多也快和好啦。”

“和好吧和好吧赶紧和好吧!再这样下去Hero绝对会成为他俩交战的牺牲品——死于交战一方恶劣厨艺的食物中毒!”回想起连续五天的黑暗料理……阿尔弗雷德悲愤地啃着枫糖饼,要不是Hero还有来自马蒂的食物救济……他由衷地希望弗朗西斯能够尽快赶来拯救自己的胃。

成人战争。兄弟俩反复咀嚼着这个难以理解的单词,只觉得傻透了。

这是开战后的第二十七天,疲惫不已的双方士兵率先在私下签署了和平共处协议。

 

“我们要离家出走!”

对着不知悔改的家长们丢下一记重磅炸弹的双胞胎,手拉手住进了贝什米特兄弟的小公寓,空留下一对原地抓狂中的作战将领。

“不和好就不回来!”

这可真是丢脸丢出了国境线,士兵的叛逃让战局彻底崩溃。一时间里,交战双方收到了来自西班牙的担忧,意大利的问候,俄罗斯的鄙视,古中国的说教,当然还有来自德国的嘲讽。

“都怨你!”

亚瑟和弗朗西斯指着对方的鼻尖咒骂出声。此刻,他们正位于最初始的战场。一家四口居住的公寓内,客厅和厨房保持着一片狼藉的模样,卧室的床单上落满了灰,花园里是一片死于干旱的玫瑰。这是交战的三十天,双方弹药已空,粮草清零,下属士兵不知所踪,只剩下光棍司令们赤脚站在战场的正中心,满脸的无可奈何,被折腾的身心俱疲。

最后,他们面对着彼此唉声叹气。和好吧,和好吧,反正早就不记得当初开战的具体原因。于是他们搬回了行李,收拾了屋子,修剪了玫瑰,然后坐在洁白如初的床单上不发一言,直到五分钟后,弗朗西斯从兜里掏出机票向右递过去。

“月底30号,多伦多。”亚瑟轻声念着机票上墨印的目的地,“我以为月底是你的截稿期。”

弗朗西斯耸耸肩:“这是对哥哥我提前截稿的奖励。”说完,他有些尴尬地看向亚瑟,“当然,要是小少爷你没空的话……”

“我会推掉30号以后的预约。”律师先生抽动着鼻翼,“反正,你说的也没错,事务所又不是缺我就不行。”

“谢谢。还有,对不起。”小说家的爱意如同浪漫主义的巴黎街头,那里的英国浪子们最终还是找寻到了回家的漫漫长路。

于是他们相视而笑。开战后的第30天,在炮火重重的阵地交战前线,隔着枪管,是情人们交换着硝烟十足的热吻。

 

评论(9)
热度(123)
  1. 隋劝叶落三秋 转载了此文字
    看的舒心极了////
©叶落三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