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三秋

【APH/仏英】新大陆家族的万圣节

万圣节就要来块糖。不知所云的新大陆家族小剧场。

“Trick or treat?

  Trick or treat?

  不给糖果就捣蛋!”

“Trick or treat?

  Trick or treat?

  不给糖果就捣蛋!”

从一大早开始,阿尔弗雷德就唱着这首由自家法国爸爸创作的小调,在整栋房子里上蹿下跳。

“安静些,阿尔弗雷德!你还要不要你的南瓜灯了?!”亚瑟愤怒的声音在餐厅内响起,天知道在这种高分贝的噪音里,他手上这两盏南瓜灯得刻到什么时候去。

“南瓜灯!南瓜灯!Hero的南瓜灯!”阿尔弗雷德飞扑进英国人所在的餐厅,小小的拖鞋“啪哒啪哒”敲打着木质地板。他的身后跟着他的双胞胎兄弟,软绵绵的小家伙抱着他那大个的白熊玩偶,满脸兴奋地看着自己的弟弟抱着南瓜灯不撒手的模样。

“嗨!这是给马修的!”亚瑟一把从小儿子手上夺过“V”型眼的大头南瓜,“你的在这儿,还剩最后一道工序——Oh,s【哔】!”他飞快地伸出手拦住了阿尔弗雷德伸向还缺了个鼻子的南瓜灯的魔爪。看在上帝的份上,那上头还留着把刻刀!很好,意料之中的,那小捣蛋没事,他自己却被割伤了。

“弗朗西斯!”亚瑟用嘴抿了口开始往外渗血的食指,冲着那头的厨房喊道:“先别忙着收拾厨房,把他们带到花园里去!还有,给我找张OK绷。”

“整盒创口贴都在你那边的柜子里。”弗朗西斯闻声从厨房探出头来,他的身上还挂着围裙,上面沾满了糖霜和面粉、奶油之类的东西。下午茶的时间早已过去,现在是忙于准备夜晚万圣节大餐的时候。一整碗的南瓜糊还没搅合进面里,从水果店精挑细选的苹果甚至还没来得及清洗。

“哦亲爱的,你又成功把自己弄挂彩了。”弗朗西斯眼尖地看到了英国人手指上的伤口,好吧,也许现在不是急于准备晚餐的时候。他用围裙擦擦手,招呼着两个小家伙都围到自己身边。“都去花园玩吧,你们不是还想在外出前再玩次英雄游戏?”弗朗西斯蹲下身,温柔地看向他们的两个小甜心。

“Daddy也和我们一道吗?”

“还有亚蒂!”

面对孩子们热切期盼的眼神,他们的法国爸爸微笑着摇了摇头:“Daddy们在忙着准备你们晚上的万圣节游行。糖果,点心,还有南瓜灯。”他摸着俩个儿子毛茸茸的脑袋,“当然还有变装道具。都说说你们想要扮成什么样子?”

“世界的Hero!”阿尔弗雷德的答案和去年、前年乃至大前年都一成不变,让家长们伤透脑筋。最后他们只能仿造着诸多漫画中英雄主人公的模样,给小儿子一身自制的行头——阿尔弗雷德爱惨了那条用星条旗做成的披风,虽然裹在他小小的身子上活像条床单,但他依然爱不释手。相比之下,马修的选择要更贴合实际些,至少没有那么的异想天开。

“我和熊先生都要巫师帽,像papa那样后头挂星星的那顶!”他细声细气地回答,难掩其中的兴奋:“还有巫师袍和小扫帚。我最喜欢当巫师了!”

“好的好的,我亲爱的小甜饼们。”弗朗西斯给了儿子们一人一个响亮的吻,“我保证把一切都准备好。现在,去花园玩吧,时候到了我就喊你们。”

万岁!阿尔弗雷德撒泼似的奔向了花园,而他的双胞胎哥哥则留在原地,一副略显不安的模样。“Daddy。”他拉拉弗朗西斯的袖子,“我们一定得去参加游行吗?”他歪歪自己的小脑袋。

“为什么这么问呢,马蒂?”弗朗西斯拉着他的手走到院子里,下午的阳光依旧晴朗,离傍晚还有2个小时的空闲期,天空还没出现火烧云的美景。

“嗯、嗯……就是,弗雷蒂的小恶作剧。”马修把小半张脸埋进玩偶柔顺的毛发里,“他总是调皮捣蛋,弄坏我的东西。”他依然没忘记去年这时候,游行回来时他提溜着被搞坏了的南瓜灯。“弗雷蒂毁了我的万圣节!”他哭哭啼啼地向爸爸们控诉着兄弟的罪行。那真是一个悲惨的万圣夜,谁都没有心情享用丰盛的派对晚餐,Papa收拾了阿尔弗雷德,Daddy抱着他俩哄了一整晚。

弗朗西斯揉揉他的脑袋瓜:“不用担心。一年来,弗雷蒂和马蒂一起在成长,你们谁都不是去年那个总要爸爸们操心的小男孩了。”

“是说我们长大了吗?!”马修惊喜地抬起头,他喜欢“长大”一词的发音,他相信阿尔弗雷德会更喜欢。哦,他简直要迫不及待告诉自家兄弟这个好消息了。

“没错,我长大了的小甜心。”法国男人的语气格外温柔,像极了他妙手出炉的枫糖饼。“所以,安心和弗雷蒂一起参加游行吧,让南瓜Jack保佑你们装得满满的糖果袋——哦该死,还没准备水果糖呢。”他小声地咒骂了一句,然后重新挂起笑容,轻轻推了推自家大儿子的后背。“去玩吧,弗雷蒂在等你。Daddy现在去为你们准备最大的糖果袋。”

 

“酷!”

当傍晚时分终于降临之际,玩疯了的双胞胎终于在弗朗西斯的呼唤声中跑回了自家客厅。他们一眼就看到了摆在桌上的两盏南瓜灯,画风诡异造型独特,十分的面目可憎,但他们还是非常喜欢。

“这才是Jack的南瓜头!”阿尔弗雷德一把抱住自己的南瓜灯,他已经穿上了英雄披风,“S”字母的套头衫,一条南瓜裤还有一双马丁靴,不伦不类的混搭风让家长们不忍直视。一旁小巫师模样的马修也抱起了他的那盏。弗朗西斯往他们口袋里塞着点心,小小的樱桃馅饼、南瓜派、苹果饼干和水果糖。“别吃太多了,会蛀牙。”他一边塞一边叮嘱道,“留着点肚子,等游行回来家里还准备着派对晚餐。”

亚瑟立于门前为他们整理着衣领,包裹着OK绷的食指轻轻扫过外露的皮肤,瘙痒的同时附带长长的嘱咐和唠叨:“跟紧同伴,不要到处乱跑。说你呢阿尔弗雷德。”他往不安分的小儿子脑门上敲了下,“不准再弄坏你哥哥的东西。握紧灯笼和糖果袋,敲邻居家门时要有礼貌。不许进屋,站在大门口要糖就好。还有,要来的糖果别当场就吃掉,得先回家交给我们检查——”

“别立太多规矩,小少爷。”弗朗西斯好笑着看着自己的伴侣像个老妈子一样从天嘱咐到地。“难得一晚上,让孩子们好好玩。”

“然后玩成一身泥,把自己玩丢进警察局?”亚瑟白了他一眼,用力按下阿尔弗雷德脑袋顶上的呆毛,“最后,按时回家。如果你们还想吃派对晚餐的话。”

他们看着小小的儿子们手牵手跟同龄玩伴们一起走上街头,几百上千盏南瓜灯成群结队飘浮在璀璨的星空。房间里的空气中弥漫着南瓜香,亚瑟和弗朗西斯忙着把厨房里的美食一样样端上餐桌,附带着大盒各色糖果,今晚是万圣夜,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陆续有孩子上门来讨要糖果了。当然,在此之前——

“Trick or treat?”

弗朗西斯笑盈盈地朝亚瑟伸出手来,死缠烂打,脸皮厚度可见一斑。

“别瞎转悠。”亚瑟一把打掉对方厚颜无耻伸过来的手,“这些是给孩子们的,可没你的份!”

“别那么小气嘛~亚蒂~”法国男人揽住他的腰,笑得既傻又奸,像个流氓。听,他甚至唱起了为孩子们编的歌谣。

“Trick or treat?

  Trick or treat?

  不给糖果就捣蛋!”

一只纤手钩住了他的脖子,弗朗西斯脑袋一低,触碰到了一个像沾满了糖霜的南瓜糕饼一般的唇。

“那就捣蛋吧。”来自他的英国爱人。亚瑟眼里闪着星光,他们交换了一个甜蜜的吻。

评论(12)
热度(104)
©叶落三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