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三秋

【APH/仏英】暖阳好眠

抛却疯狂,来点傻白甜。

————————————————

暖阳好眠,午后的懒散时光最适宜钻进被窝好好睡上一觉。当然,前提是一旁没有个令人厌烦的玩意在的话。在心底默默从一数到了五,亚瑟忍无可忍地睁开了双眼:

“弗朗西斯,难道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你,偷窥别人午睡是件多么失礼的事吗?!”

显然,站在床边的法国佬自以为计划天衣无缝,却没料到床上的冤家拥有如此高的警觉性,幽紫色的双眸一时间慌乱无措。“……我很抱歉。”憋出这样一句不很“弗朗西斯”的话,熟悉的法国人就这么退出了房间,顺便还带上了卧房的门。是吃错药了吗?亚瑟看向房门微皱眉头。理他呢。他抱紧最爱的那只泰迪熊,在午后的暖阳下进入了梦乡。

还是一样的午后,昏昏欲睡的暖阳。这回,法国人的偷窥时间延长到了十五秒。“呃……也许在睡前,你需要来杯红茶?”比起上次的全局尴尬,弗朗西斯好歹找了个勉强说得过去的理由。粗眉的英国人盯了他整整四秒:“不需要。”他重新钻回了被窝。也对,作为非助眠利器,红茶还是留给下午的甜点。弗朗西斯摸摸自己的鼻尖,小心翼翼地退出了房门。

“……我想我记得自己曾经说过,不需要红茶。”亚瑟眯起眼睛看向床前的男人,话语间不觉带上了几分咬牙切齿。第三回了,这次是入睡后的十分钟。他还记得睁开双眼时对方那双专注的眼。虽然不想承认,但他的确受到了一丝惊吓。“所以我带来了牛奶。它有助于你睡眠。”新的借口越发经得住推敲,弗朗西斯甚至手持托盘把那杯见鬼的牛奶端到了他面前。祖母绿的眸子划过一丝奇异的波动,最终英国人做出了妥协。“现在,”他将空了的玻璃杯放回托盘,用手指向房门。“当然,我的小少爷。”优雅地朝床上的亚瑟行了个礼,法国人带着他的托盘缓步退出了房间。

第四回发生在某个雨天的午后,虽说天气糟糕透顶,但并不打扰到人睡觉的权利。12点10分入睡,12点40睁眼。弗朗西斯半趴在他的床前,正用指尖轻轻勾画自己的眉眼。“……这回我是喝了牛奶再上的床。”律师大人撑起上半身,无奈地看向床边又赶来串门的小说家。而对方只是露出歉意的笑,把不知何时滚落在地的小熊塞回了他的被窝。“午安。”他亲吻着他的额头,随后如往日般悄然离开了他的卧房。

阳光,午后,卧床,牛奶,泰迪熊。亚瑟在迷糊的睡梦中感受到了弗朗西斯的靠近,这没什么,他又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别指望我再睁开眼瞅他。抱着如此沉重的决心,亚瑟决定立马归服梦境的召唤,和梦中的妖精一同度过这个慵懒的午后。但从床上穿来的塌陷感再度将这一决议化作了泡影。恼怒地睁开眼,半梦半醒的英国人刚想开骂,神智便被瞬间吸进了对方柔情似水的眼。弗朗西斯爬上了他的睡床,将他禁锢在了身下,此刻,他们四目相对,任由鼻尖和唇瓣若有若无的接触。不属于自己的呼吸从鼻翼荡漾开来,暖阳般的温暖气息将彼此紧紧包裹。无言的对视持续了整整一分半钟,直到弗朗西斯的唇瓣透出一缕轻笑。亚瑟感受着不知第几次落在额发的轻吻,目送对方爬离他的床,再然后是一如既往的转身离去。他压抑住想要伸手拽住对方袖口的强烈愿望,盯紧了掩合的房门却再也找不到一丝一毫的睡意。见鬼!他终于彻彻底底失去了午睡的权利。

 

清洗完餐盘,收拾好餐桌,弗朗西斯看着他的大律师在暖阳的轻抚下打着哈欠,睡眼朦胧。待他将下午茶的甜点放入冰箱,扭过头,看到的刚好是亚瑟步入卧房的背影。终究是忍不住了吗?他轻声地笑了笑,依靠着沙发看着墙上的挂钟从5跨过两格走到了15。是时候了,可爱的小少爷应该顺利进入了梦乡。弗朗西斯放缓了脚步,熟门熟路地走到卧房门口,像个惯犯似的轻拉开了房门。不知道这次的清醒会在入睡后的几分钟呢?介于对方一向高昂的警觉性,他对延长至一小时不抱任何希望。但愿是在亲吻之后。带着些许期待,浪漫的法国人步入了爱人的房间。

他受到了惊吓。程度完全不亚于他的第一次偷窥。

亚瑟带着一脸的困容,面无表情地坐在床边。大概是听到了房门开启的声响,祖母绿的眸子转向了愣在门口的弗朗西斯。

这可真是……最糟的状况!如果不想俊脸挨揍,就得赶紧想个好使的借口!

还没等弗朗西斯想出哪怕一个垫脚的理由,坐在床边的亚瑟率先展开了行动。他伸出自己的胳膊,用纤细的手指朝门口的方向勾了勾。他那优雅的情人在瞬间受到了致命蛊惑。一步步,弗朗西斯按捺不住地来到了亚瑟的床前,任由对方把手伸向自己的脸。

!

意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天翻地转。等到回过神来,他已经被他那粗眉的情人压上了床板,小巧的唇舌从额发一路挑拨至唇瓣,深入挑逗,留下了一个漫长的吻。再然后是对方跌入怀中的体温,带着午后暖阳的眷恋,一点点磨蹭着他的颈间。他能感到股间的蠢蠢欲动,情欲的兴致勃勃。但接下来从怀里传来的均匀呼吸却让刚抬头的情欲硬生生陷入了低谷。

终于能好好睡上一觉了。亚瑟在弗朗西斯怀里找到了最舒服的位置,拽住对方的胳膊陷入了午后沉睡。不再有任何的打扰,他深信这回能睡足一整个中午。

……这算是另类惩罚吗?抱着熟睡的爱人,弗朗西斯将视线艰难地挪至头顶的复古床幔。窗外暖阳正好,室内倦意绵绵。午睡恐怕是此刻最好也是最坏的选择。他最终还是苦笑着闭上了眼。

 

评论(13)
热度(60)
©叶落三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