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三秋

【APH/扑克设定】异乡记事9

又名《黑桃国二三事》、《Hero奇遇记》、《琼斯先生作死的每一天》、《起名无能系列》 

自己产粮自己吃

前文于此:12345678

————————————————————————

身为守护黑桃国的骑士,王耀的时间过得十分缓慢,这也就导致了实际年龄也许将近百年整的骑士大人至今依旧一张标准娃娃脸。然而纵观其一生,我们可以清楚的发现这位“老先生”的恋爱经历少得可怜,抛却幼时朦朦胧胧的暗恋时期,近乎无限接近于零,而不可思议的是,他的带娃本领确是绝对的一等一。从他凭一己之力拉扯大了现任的国王和皇后就足以得知,未婚人士的养娃本事同已婚人士一样不可小视。而现在,恐怕黑桃骑士的育儿经历又得添上崭新的一笔。

“好好看清我出剑的套路,不要盲目的在那里抱头乱窜阿鲁!”训练场上的黑桃J堪比一头睡醒的雄狮,攻击力远超皇后陛下的宝贝宠物龙,一招一式无不显露出驾驭扑克大陆的最强战力。

“你说的简单!”难道还要叫我有规律可循地抱头乱窜吗?!阿尔弗雷德被木剑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只来得及大声抱怨了一句,就被紧接而来的下一轮猛攻击倒在地。

“加油啊,兄弟!”城楼上,黑桃K咬着汉堡从窗户中探出头来为自家兄弟加油助威,(哦他已经彻底爱上了这个名叫做“汉堡”的新鲜食品,按亚瑟的话来说,用不着几个月,他就会变得跟阿尔弗雷德一样肚子上长两圈肉。)甚至都不带着一丝同情心。开玩笑,想当初他自己被王耀追着打的时候可没人来表示什么同情,亚瑟的嘲笑声伴随了他整个悲催的童年时光直至成年,而现在,即使他能够做到揪下邻国北极熊的厚围巾,也照样不能在自家骑士手上讨到什么好。

这起“特训”事件的起因很简单。

今年的战事终于告一段落,阿尔弗雷德的回家计划被正式提上了日程。考虑到“异世穿越”这种古代魔法失传已久的情况,身为扑克大陆第一魔法师的亚瑟,毫不犹豫地将照顾阿尔弗雷德的重担撂给了首席奶爸王耀,自个则钻进了藏书馆,将堂堂一国皇后的日常工作改为了埋进古文献堆,试图从中找寻到传说中魔法阵的痕迹。这也就导致了黑桃骑士“照看阿尔弗雷德-盯紧阿尔弗-处理双倍的公文”的保父生涯中又多出了一个全新的环节:准时准分从藏书馆拽出顶着一头乱糟糟头发的黑桃皇后,去喝他那该死的下午茶!(见鬼,就算是忙到了这种份上,皇后依然对他那甜呼呼的“糖浆”念念不忘!)说真的,亚瑟那副邋遢的模样让他像极了一条金色的毛毛虫。

都说普通人愤怒的程度和工作的压力成正比,到了王耀这儿也是一样,虽然无论从年龄还是身份上看,他都离“正常人”的范畴相距甚远,但这并不能掩盖他此刻极度恼火的事实。该死的,会议他开,活儿他干!军队的日常训练需要他主持,巡逻队的工作要他来安排!皇后的变相性罢工,使得接见外国使臣、摆平国内贵族都成了他的活!更别提阿尔弗间接的无理取闹、罢批文件,亚瑟雷打不动的下午茶准备!现在还得再加上照看实际年龄21、心理年龄未成年的“Hero”一枚!!最见鬼的是,他还得每天三顿给他们烧菜!!!

老子是骑士不是【哔——】的保姆!!!!!

黑桃J的高昂怒气险些揭掉了府邸的砖瓦,完全不亚于他看到原本喜庆的床幔被人篡改成了一片绿油油时的景象。本着“我不好过,别人也休想好过!”的深度怨恨,叮嘱需被特殊“照顾”的阿尔弗雷德成为了最佳的出气人选——与其让他每天在皇宫内无所事事、大把大把的浪费时间,还不如物尽其用,充分发挥他酷似国王陛下的长相,为黑桃国的长期发展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

琼斯先生光荣地成为了国王的替身演员。凡是阿尔弗在会议室处理内政,琼斯先生就得和士兵们一起在训练场上发挥余热;国王陛下移驾训练场,替身先生就得待在接待室和参议官们斗智斗勇。还有数不胜数的上街游行,慰问普通群众,阿尔弗雷德先生的每一天都过得“精彩万分”。对此阿尔弗雷德敢怒不敢言。

在王耀看来,小伙子的精神头好着呢!他一个老人家都不嫌累,区区小家伙有什么资格哭天喊地?!这么想着,他下手更加的凶狠起来。

夜晚降临,饱受摧残的Hero被终于涌出些同情心的异世兄弟拽回了卧室继续开夜谈会,那端,忙碌的骑士依然不能停息,他得拽出连续一周睡在藏书馆里的皇后,洗刷干净后再硬逼着对方乖乖上床睡觉!“一国皇后应有的形象快被你折腾干净了阿鲁!”他拽着亚瑟的丝质睡衣的衣领,将后者一把塞进了被窝,全然不顾对方滴着水的金色脑袋。“给我好好睡上一觉,明天再去想魔法阵。”只可惜现在的皇后陛下脑海里全都是古籍拓本中的象形文字,其余压根什么都听不进去。

“上古的魔法不可能说失传就失传,不可能没留记录。一定就藏在某个拓本里。”亚瑟挣扎着试图下床重新冲回藏书馆,“说不定就在下一本……”

“下一本然后再下一本!继续一个晚上的没完没了?!”王耀愤怒地把他摁回床上,“够了亚瑟,你需要休息!看在你身体的份上,你总不会希望下午茶的红茶罐头变成药罐吧!”

“谁敢动我的红茶?!”一说到宝贝茶叶罐,亚瑟总算是恢复了点神智,满眼的古文字也消退了不少,已经能看到原本的祖母绿色了。

王耀舒了一口气,开始苦口婆心地劝说:“除了我没人会动你的红茶。好了别闹,静下心来好好睡一觉。你不是想明个搭配着红茶吃桂花糕吗?只要你睡觉我就去厨房给你做。”

“古文烧”总算是褪去了,皇后陛下像个孩子一样向身旁的骑士眨巴着眼睛:“只要我睡,你就下厨?”

“对对,给你做桂花糕吃。”

“可是,耀……”亚瑟紧紧盯住王耀的双眸,“现在已经过了凌晨。”

“……我该感谢你还想到了实际时间吗。”王耀“哈”地叹出一口气,“睡吧,我明个一早就去厨房。”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得到了再三保证的皇后大人露出灿烂无比的笑容,合上双眼进入了梦乡。总算是折腾完了。王耀朝天翻了个白眼,他得抓紧时间回府睡上一觉,明天有得他忙的。然而我们的骑士殿下没能成功从皇后的大床上起身,而是保持着诡异的上身上翘一半的姿势被迫停滞在了空中。

“见鬼的亚瑟,放开我的袍子!”他试图从熟睡的皇后手中拽出自己可怜的骑士袍,但除非他切去袍子的右半边,否则这就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黑桃Q将他的右半边骑士袍当抱枕抱在怀里死不撒手,用扯的都没用!

“都说了放手——哦,老子的腰!”挣扎中不慎扭伤了腰部的某骑士大人,在血与泪中不得已接受了和衣歇于皇后寝宫的事实。

 

——————————————————————

不要问奴家为什么这篇跟前文貌似没有上下关联,

事实上它的确没有。

哦看在随便谁的份上,

哪怕是流水账也总得让奴家写些感兴趣的东西吧!

评论(5)
热度(48)
©叶落三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