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三秋

【APH/扑克设定】异乡记事5

又名《黑桃国二三事》、《Hero奇遇记》、《琼斯先生作死的每一天》、《起名无能系列》 

自己产粮自己吃

前文于此:1234

————————————————————————

“国王陛下!”

“国王陛下看这边!”

“欢迎归来,陛下!”

原本宽敞的主干道被前来欢迎军队凯旋的民众围了个水泄不通。而整个远征军之所以还能在通往王宫的主干道上蠕动前进,多亏了由黑桃J亲手带出来的一票警戒部队,他们牢牢捍卫住了军队通行的最基本权利,保障了一条仅容两条蹄子通过的小道,这也就是为什么部队仅排成了老长一列的原因。当黑桃K的棕色大马刚迈入城门的时候,中间部队还在千百米外的森林边缘前行,而处于最末尾的后勤保障部队甚至还没整理行装——他们刚钻出行军毛毯,现在正在原营地收拾先头部队遗留下来的垃圾山、焦炭湖和雪茄堆。

阿尔弗雷德强撑着笑脸坐在马背上朝人群挥手,天知道他现在内心是多么的惶恐——老天!他竟然坐在一匹会吐气、会暴怒的雄性活马的背脊上!用屁股感受着对方身为坐骑的愤怒!他之前就已经被这头烈马撩了一蹄子,在他试图把自己的全部体重挪到马背上的时候。显然这匹和德/克/萨/斯同名的战马拒绝接受他成为临时主人的事实,哪怕亚瑟为了安慰它因被主人“抛弃”而受伤的玻璃心,亲手喂了对方一块他自个烤的司康——这下麻烦更大了,“德克萨斯”的心在瞬间碎成了碎片,就连最熟悉战马的王耀也拼不回去。双方的僵持战一直持续到了仪式开始前一分钟,最后双方在每餐附加一筐胡萝卜的附加条件下达成了协议:“德克萨斯”勉强同意了将阿尔弗雷德的圆屁股压上自己的脊背。在场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当然表面上的服从并不意味着完全妥协,私下里烈马的小型反抗运动从未停息,这从它每走一步都有意无意一撅屁股就能看出来,虽然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损招耗费了它不少的体力(它完全有理由相信现在背上的胖子和它亲爱的主人间的体重相差了不止一个等级),但效果显著——即使隔着一层厚厚的马鞍,阿尔弗雷德依然能体会到伤及【哔——】处的切肤之痛。

Hero先生很想大喊大叫,但实际情况不允许他的丝毫任性。夹道欢迎的人群是那么的真诚又热情洋溢,他不忍让他兄弟的子民们伤心。黑桃王宫的大门前,以黑桃Q为首的一整编官员已经摆好了欢迎阵型,待“德克萨斯”的马蹄与红毯尽头前立定,“欢迎陛下凯旋!”整齐划一的口号声伴随着众臣的单膝下跪,飘荡于整个黑桃国的天空。“本王回来了。”阿尔弗雷德觉得鼻尖有些发酸。他终于可以摆脱这匹烈马了QAQ。

抱有同样想法的还有“德克萨斯”,这匹国王的专属坐骑直接一晃身体,让准备下马的阿尔弗雷德一屁股坐倒在地,“嗷”地一声抱着饱受摧残的屁股一蹦三尺高。黑桃国的臣子们体现出了他们高超的礼仪素养,做到了“一不说、二不惊、三不抬头”的“三不标准”,一个个低头注视着红毯上的每一根毛线,恨不得直接把脑袋埋进膝盖里。然后,在皇后尴尬的咳嗽声中,两边的护卫队迅速扶起涨红了脸的“国王陛下”,架起他直接奔向王宫接待厅,接下来的步骤显而易见:他们直接把国王一屁股按到了金银镶嵌的冰冷王座上。“国王陛下”的脸色由红转白,嘴角边漏出了“呲”的痛苦呻吟。这已经不是“疼”一个字能够描述的场景了,站立于王座旁的骑士大人不忍直视地扭过了头。

然后是长达一个半小时的残酷刑罚——王座下,最高参议官正慷慨激昂地念着千篇一律的废话,王座上,阿尔弗雷德努力维持着标准的坐姿,并坚持屁股悬空,可惜他没能坚持几秒。重重落下的屁股在一接触王座的瞬间就遭到了重创,阿尔弗雷德有理由相信它已经处于半残废状况,而在亚瑟和王耀的双重威逼下,他甚至不能在王位上哪怕挪动一步。很好,它已经残了。阿尔弗雷德一副生无可恋地表情面向前方,双眼放空,他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屁股了,就好像坐在了一团棉花上,毫无知觉。

 

“活该。让你在上头乱动!”亚瑟在旁瞅着王耀在阿尔弗雷德屁股上抹红花油,皱着眉头发出嘲讽的指责。在熬完最高参议官的催眠发言后,终于得到一丝喘息空隙的他们迅速挪动到了真国王·阿尔弗的寝室,以治疗国王(伪)·阿尔弗雷德的尊臀,要知道他可不能保持着撅一晚上屁股的姿势参加晚宴和舞会,以免将国王一贯高贵英明的形象消磨至尽,虽然它已经差不多被折腾光了。

“这都得怪那匹马!哦呜!”阿尔弗雷德面朝下半爬在自己兄弟的豪华双人大床上,不时因为身后人的动作发出一阵阵惨叫,“它竟然敢把Hero我从上头摔下来……哦呜!王耀,你轻点!”

“这叫活血化瘀阿鲁,轻点不抵用。”王耀一边说着一边又加大了手劲。啊呜!!!阿尔弗雷德的惨叫上升为了狼嚎,亚瑟十分庆幸整座王宫的墙壁都设置了魔法隔音。“而且我相信如果不是因为你的体重问题,德克萨斯才不会对你那么嫌弃阿鲁。”

阿尔弗雷德把头埋进床单颤抖不已。“我这样子根本没法参加晚宴。”他哭丧着脸说道:“Hero的屁股一碰到椅子就会彻底完蛋的!”

这的确是个麻烦事。亚瑟和王耀对视了一眼,阿尔弗雷德绝对不能在晚宴上暴露出其实自己不会骑马的事实。“好吧,你可以在这里享用今晚的豪华大餐,把‘旅途劳累’当借口的话,那帮傻子应该会相信的。”亚瑟终于在“出席晚宴”的要求上松了口,“但是舞会不行,你绝对不能逃掉!”

“这没道理!”阿尔弗雷德嚷嚷着,“Hero不认为现在这个情况适合跳舞!我会死在舞会场上的!”

“不你不会。跳舞的时候又用不上你的屁股!”亚瑟一针见血地指出阿尔弗雷德话里的病句。“你只需要保持微笑,然后拉起我们为你指定的那些贵族小姐的手,跟着乐曲转圈子就行了。”

“可我现在一扭屁股就痛!”

“跳交际舞是摆动身体,又没叫你扭动臀部阿鲁。”王耀总算是完成了治疗工作,他站起身来,用湿纸巾狠狠擦了两下自己的双手。“别告诉我你之前没学过,那可是学校必备课程。”

“很显然这不适用于他们所在的世界。”亚瑟抢在阿尔弗雷德前头说道,“根据我从他脑海中找到的记忆,那里所谓的教育系统只是满足了大多数家长的需求:在他们上班时帮他们看孩子。以至于他们的毕业生虽然极度擅长展示、表现自我,但连最基本的读、写、算都不会!”

黑桃J的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阿尔弗雷德真心觉得,自己应该试图挽回些自己世界在这群异世界人眼里的印象。“其实我们学校并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糟糕,至少它拥有丰富的活动社团,我们可以从社团里学到怎么跳舞。”

“怎么跳舞?”

“就是……尽情跳跃,扭动身子,摆个Pose……你知道的……”

“求你还是继续扭你的屁股吧,谢谢。”亚瑟痛苦不已地捂住了自己的额头。


评论
热度(33)
©叶落三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