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三秋

【APH/扑克设定】异乡记事3

又名《黑桃国二三事》、《Hero奇遇记》、《琼斯先生作死的每一天》、《起名无能系列》 

自己产粮自己吃

——————————————————————————

黑桃国的新宫殿终于赶在第三周末顺利完工了,两天后它将迎回自己的老住户——被成山状的公文埋没了的黑桃Q,和班师回朝的黑桃K。而我们的阿尔弗雷德也终于从繁重的礼仪教育课程中解脱了出来,整整一周的突击学习,足以让他学会见面脱帽行礼了,至于他时不时冒出的“Hero”第一人称,亚瑟最终决定放弃治疗,想必国王陛下不会太过纠结于细节问题(看在他自个都没能处理好细节问题的份上)。黑桃J的府邸被亚瑟用魔法修复一新,除去床幔的颜色由红变为了深绿外,其余的一切都保持着它们原本应有的模样。然后,在第四周的星期二,他们迎来了黑桃国精英部队的凯旋。

黑桃J的飞马提前一个小时抵达了国都,从马背上跳下来的年轻人匆匆和他们打了个招呼:“嗨亚瑟,我真希望这几周内国内一切安好。”

“欢迎回来,耀。”亚瑟难得和善地和对方握了握手,“如你所见,黑桃国平安无恙。哦顺便一提,这位就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先生,来自异世。”他用拇指朝身后戳了戳,语气极度的不屑一顾。

真是好教养!阿尔弗雷德朝天翻了个白眼。为了显示让自己饱受摧残的礼仪课程不是白教的,他学着那些贵族老爷的样儿朝黑桃J行了个礼:“您好,尊敬的黑桃骑士。”

年轻的Jack看上去有些吃惊,不过他很快便露出了一副笑脸,伸出看似纤细的胳膊和阿尔弗雷德握了握手:“哦您好,琼斯先生。我是王耀阿鲁,担任黑桃国Jack的职位。”礼貌的寒暄过后,王耀上下打量着这位“异乡来客”:“别说,你长的可真像阿尔弗。”他踮起脚尖,比了比两人间的身高差,“瞧,就连身高都一样!”噢,这个动作真是可爱爆了!

“但我能保证他俩的体重绝对是有差异的。”亚瑟在一旁凉凉地开口:“阿尔弗的腹部拥有的是八块腹肌,而不是过多的饱和脂肪。”他嫌弃地瞅了眼阿尔弗雷德的双层下巴。

“说到阿尔弗,我想我必须得去趟宪兵队了。”王耀重新爬上马背,拍了拍飞马的漂亮脖颈,“你知道的,找队宪兵什么的阿鲁。”

“我不是很明白。”亚瑟皱着眉头走上前去,“你不是来监督仪仗队和国都守卫工作的吗?‘为了迎接国王归来’的那一套。”

“这次不了。这多要感谢亲爱的阿尔弗。”王耀用手捂住自己的额头,“在临行前一刻,他决定不跟随大部队,而是先行一步,隐秘回国阿鲁!说是看厌了欢迎庆典。怎么?你没能收到我发出的第四封信吗?”看着亚瑟一脸“你在逗我”的表情,他又好心补充了一句。

显然信使在半路出了差错,最大的可能是寄到了Jack府邸。老天,他们刚从那里搬出来!

黑桃Q感到自己额上的青筋在不停跳动着:“我们应该立刻他们展开全城搜索。”天知道那个任性至极的国王又会躲到什么地方去!万一人家觉得国内玩够了,突发奇想跑到国外接着玩该怎么办?!

“噢难道你想让宪兵们挨家挨户踢开房门,大喊‘交出国王陛下’吗亚瑟?这样不出半个小时全国民众就会知道阿尔弗玩失踪的消息,用军事演习当借口都没用阿鲁!”王耀摇头否决了亚瑟的提议。

“难道就那么不管不问,放着阿尔弗胡来?!”

“这样一个小时后全国民众就会亲眼看到他们‘尊敬’的国王陛下没有和胜利之师一同凯旋回国的情景了阿鲁。”王耀叹了口气,“所以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只找一队宪兵,去King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进行秘密搜索。”

亚瑟对此项行动表示怀疑:“你们真能保证在一小时内找到他?”

“不能。”黑桃J鼓起自己的娃娃脸,“所以说亚瑟,你知道阿尔弗会在哪吗?”

“出征前他硬逼我撤销掉了他身上的魔法追踪,以他‘绝对会乖乖坐镇军中’起誓!”亚瑟咬牙切齿。

“很显然一切没有魔法契约的起誓都是无效的。”王耀看向亚瑟的脸上露出了怜悯,“你又被他耍了,亚蒂。”

“都说了不要叫我这个昵称!哪怕你的年龄比我大两轮也不行!”皇后大人再次因这个过于女性化的昵称跳脚,“我好不容易才阻止身后这个白痴像他喊他表哥一样喊我……嗨,我想我有办法了。”他眼睛一亮,转向身后努力把自己变透明的阿尔弗雷德。“我们可以问他!”

王耀同样把目光投向阿尔弗雷德,思考了一会后他点了点头。“不错的主意阿鲁。”

“Hero我可不这么认为!”见他们有把矛头转向自己的趋势(……),阿尔弗雷德本能地连退三步,拼命摇头:“我又不是你们嘴里的‘阿尔弗’,看在上帝的份上,就连亚蒂和他的前男友都只叫我‘弗雷蒂’。不,这不是重点!”难得智商上线了的阿尔弗雷德头一回觉得自己真正抓住了问题的关键点:“为什么你们会认为我会知道连面都没见过的黑桃K会把自个藏在哪里?!明明你们两个才是他的熟人吧!”

“话是这么说没错阿鲁,不过……”

“我们可没有像阿尔弗那样的脑回路。目前为止,在我们仨、不,在黑桃国内,就只有阿尔弗雷德你一人的脑回路能和我们的国王陛下相媲美。所以最快速找到他的方法就是由你来告诉我们你认为他会藏到哪里去!”亚瑟的用词十分隐晦,阿尔弗雷德一时间分辨不出他到底是在夸还是损自己,虽然根据他一向的判断,绝对不会是前者。

“……好吧,如果你们坚持……”阿尔弗雷德瞅着对面两人恨不得一口吞了自己的眼神,咽了咽吐沫,“呃,well……要是换做Hero我,嗯,那个……在外行军了三星期,一日三餐的伙食只有罐头——”

“不、不,军队的伙食是从梅花国军队夺来的现烤马肉。”作为远征军的一员,王耀的发言极具代表性,“考虑到时间和人数的关系,厨师往往选择直接用炸药烤肉……我宁可选择罐头阿鲁。那简直就是啃碳粉!”回想起不堪入目(?)的军队伙食,他痛苦地哀嚎道。

“别一提食物就打岔!”亚瑟面色不善地打断了自家骑士的哀嚎,“你给我继续说!”他指向阿尔弗雷德。

“所以要换做是我的话,回来的头一件事绝对是好好酬劳下自己的胃,比如说……汉堡之类的……”阿尔弗雷德诚恳地眨了眨眼。

……场面一时间十分地寂静。

“很好,所以目的地,王宫厨房。”王耀调转马头,刚想起飞却被亚瑟一把揪住了马尾巴。哦那一定很疼。阿尔弗雷德不负责任地想。

“阿尔弗不会在王宫。”亚瑟如此回答自己的骑士,“整个宫殿的修复工作直到两天前才结束,他还以为我们现在依旧住在你家。”

“所以你的意思是——”王耀的脸色瞬间变得很臭,“阿尔弗在我家厨房?!”

下一秒,黑桃国的骑士大人往死里夹紧了飞马,朝向城区另一头自己的府邸猛扎了进去。

 

评论
热度(45)
©叶落三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