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三秋

【APH/扑克设定】异乡记事

又名《黑桃国二三事》、《Hero奇遇记》、《琼斯先生作死的每一天》、《起名无能系列》

自己产粮自己吃

——————————————————————————

待阿尔弗雷德再次从黑暗中清醒过来,已经是三小时以后的事了,所以他并不知道从他头一次清醒到再度昏迷的这段时间内,王宫内是怎样的乱作一团。先不提被他从天而降的体重险些压垮了腰的参议官,光阻止暴走的黑桃Q就耗费了近乎一个整编师的兵力,幸运的是,黑桃国内的剩余兵力还有一个师整,其余的绝大部分部队都随着黑桃K和J上了与梅花国的交战前线。而这也正是黑桃Q暴走的根本性原因——他十分确定,自己在半小时前才将本国的国王送上战场,按脚程计算,J的先头部队估计都还没出国境线,也就是自己批份文件的功夫,这个“天外来客”就莫名出现在了黑桃K的专属王位上,那张脸还偏偏长得和国王陛下如出一致!来自敌国的阴谋!这几乎是黑桃Q的第一反应,而他也尽职地履行了身为宫廷第一魔法师的职责——抽出魔杖召唤出自己的宝贝宠物龙,在净容量不足100平的接见厅。红龙的尾巴扫过两根廊柱,展开的双翅击毁了旁边的四根,而它喷出的火焰,吓晕了刚清醒不到三秒的阿尔弗雷德。然后下一秒,满屋的混乱被终结在了坍塌下来的房顶下。

 

黑桃国引以为傲的宫殿最终毁于一旦,不过这并不是黑桃Q关注的重点,虽然财政上的损失让他深感肉疼。拥有着比常人粗狂五倍有余的眉毛的皇后陛下,顶着他的小巧礼帽,皱着眉头瞅向躺在J的床上呼呼大睡的某人。啧,还真是没什么警惕心。黑桃宫殿被毁,同住于宫殿内的Q和K各自的房间自然消失无踪,唯一没有被波及的只剩下黑桃J的卧房,后者极其有先见之明的将家安在了城区的另一头,宁可每日骑飞马奔往宫廷训练场,也拒绝在王宫留宿哪怕一夜。“一点也不安全,没准哪天就被人为毁掉了阿鲁。”对黑桃国绝对忠诚的骑士抄着他可爱的口癖如是说,完全忘记了破坏狂魔中自己也能算上头一份。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宫殿被毁后,黑桃Q便将办公中心移驾到了黑桃J的住所,顺带霸占了对方的卧房当做“天外来客”的临时卧榻。

这个傻乎乎的男人绝对不是他们英明的国王陛下,从脑容量的范围看也不会是来自敌国的间谍。大约五分钟前,他用魔法搜索了这个名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的男孩(哦该死,连名字都是一模一样的!)大脑内的全部记忆,各种叫不出名的小玩意、能够冲出地球表层的粗壮利箭,和明显不属于扑克大陆的建筑风格,让他不得不相信这货的的确确来自异世界——托他那个和自己长相一模一样的表兄的福,他在异世的一间黑洞洞的小房间里爆发了一场魔法事故。

话说这个比国王肥了两圈有余的家伙是怎么称呼他的来着?

“亚蒂……”

啊没错,就是这个发音——

“别这么喊我!你这个没礼貌的平民!”黑桃Q在被红色幔帐包围着的床前跳脚,“注意你的身份和措辞!”

“Hero只是睡迷糊了,脑袋还好使得很——”阿尔弗雷德打了个哈欠,眯起眼睛上下打量着面前熟悉的粗眉,“我说亚蒂,你这一身是怎么回事?刚从化装舞会上跑出来吗?”他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哦天哪,你竟然会去参加什么化装舞会,今个太阳是打西边出来的吗?!还是你的前男友又说服了你,那个华丽的法国佬。瞧瞧你脑袋上的礼帽,Hero从没见过如此和你的粗眉不相称的装扮——”他没能继续说下去,考虑到恼羞成怒的黑桃Q用魔法将他从头到尾捆了个结实,连嘴都没放过。

“哦闭嘴,你这个粗鲁的平民!看清楚了我可不是你的那个什么表哥!这里也不是你脑海里的那个美/利/坚!这里是黑桃国!黑桃国!你这个baka!”放弃了礼仪的皇后陛下变得比平时更易怒,他像抽陀螺般挥舞着魔杖,堵着嘴的阿尔弗雷德被倒挂在了天花板上,一边扭动着身子一边发出抗议的“呜呜”声。然并卵,他就这么被暴怒的皇后倒吊着上了长达两个半小时的异世历史课。等到暴风雨过后,他终于被允许用两脚踩住地面的毛毯,时间已经过了下午4点。长时间的惩罚让阿尔弗雷德终于学会了不再开口闭口喊“亚蒂”,虽然对此刻目前现如今的状态还是没能完全了解,不过身处“异世界”的设定还是让他本能的感到兴奋不已。嗨伙计,这可是一场大冒险!正愁生活闲得无聊呢,这场变故简直就像天上掉馅饼!尤其是在听到“目前正属两国交战时期”的那刻,兴奋值更是瞬间达到顶峰。剑与魔法交织的古(?)战场啊!Hero拯救世界的时刻到了!

没能喝上下午茶的黑桃Q心情极为糟糕,一点批复公文的念头都没有,更别提发现阿尔弗雷德的异样状况(拜托,这货从来到这个世界起就没正常过!)。他仰着头,高傲地坐在Jack最爱的那把椅子上,居高临下地朝阿尔弗雷德发出正式通知:“总而言之,在我们得胜归来前,你就作为食客安心待在黑桃国。我发誓会在战争彻底结束的那一瞬间把你平安送回家。”

“哎?!不能出去吗?!”仿佛脑袋上浇了一大盆冷水,阿尔弗雷德的哀嚎声传来。

“出去?你还想去哪?我都已经给你在国内行走的最大通融了。”黑桃Q翘起一边的眉毛,瞪着他那双祖母绿的眸子。“还有记得在街上不要乱跑,被宪兵抓住的话我可不能确保从J手上保下你。要知道他可是个比我还恪守成规、死要理的老顽固。”

“不、不,我是说……”阿尔弗雷德小心瞅了眼明显不怎么耐烦的黑桃Q,“亚瑟你看——”

“谁允许你直呼其名——啊,算了。”真名为亚瑟·柯克兰的黑桃国皇后对面前这位来自异世界平民的礼仪问题不再抱有任何期待。多么粗鲁!他在心里默默地摇头,对那个花里胡哨的异世界也没了半分好感度。如果那里的每个人都和阿尔弗雷德一样,(从他脑海中得到的情报来看,这种可能性极高)还真是地狱般的异世。

“我是说亚瑟你就不担心前线战况吗?”阿尔弗雷德努力纠正着自己的措辞,让它们听上去不像个傻乎乎的大学小伙子,“你瞧,你们正在交战中吧,不止是骑士,连国王都上了战场……”

“我当然担心了。”亚瑟用拇指按压着太阳穴,“虽然K和J的身手不容他人质疑,但敌军可是布拉金斯基亲领的常胜之师……比起战场上的经验,阿尔那家伙实在是差得远。”

阿尔弗雷德眼睛一亮:“所以你不觉得其实我们可以——”

“不!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鬼主意!”亚瑟毫不犹豫地打断了阿尔弗雷德心中的小算盘,“你可别想混进军队里去,那是战场,可不是过家家的游戏!”

“可是——”

“没有可是!再说我也不能擅自离开黑桃国,还有大大小小的事务需要处理。”亚瑟话锋一转,“Q的职责是对内政策,我没有随随便便离开岗位的权力。”

“我能理解,能理解。”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阿尔弗雷德转了转眼珠,决定接下来打感情牌,“你一方面需要背负身为Q的职责,另一方面,你又心系远在前线的国王陛下。身为合法伴侣,自然不能对另一半的人生安危不管不顾,我能理解……你的脸色怎么变得那么糟糕,亚瑟?果然是在担心着的吧。放心,虽然Hero我没有亲眼见过,但我依然可以打包票你的国王陛——”剩下的话被硬生生咽回了肚里,阿尔弗雷德惊恐地盯着正抵住自己咽喉的利剑,上一秒它在黑桃Q手中还只是根魔杖。Hero我又说错了什么?保持着双手高举头部的姿势,他对现状表示十分的不解。

亚瑟的脸色黑到可以,直到现在他才搞清面前的这个蠢货到底误会了些什么,合着对方的脑容量连只兔子都比不上!“是谁告诉你,皇后就一定得是国王的配偶的?”他满腔怒火,注视着阿尔弗雷德的蓝色眼睛一字一顿地逼问道。

阿尔弗雷德努力吞了下口水:“Well,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Oh,shit!!”忍无可忍的黑桃Q一剑在J的雕花墙壁上刺出了个窟窿,“皇后只是职称,职称!国王也一样!否则你认为瓦修还会留着弗朗西斯安安稳稳坐着方块K的位置?!早TM被淹死在沟里了!!”

“冷、冷静——所以说亚瑟你和国王并不是——”

“都说了不是!!!”墙上又多出一个窟窿,这次的位置更偏向左侧,照这个趋势,下一个窟窿的位置就应该是Hero的喉咙了。哦老天,这能怪他吗?他怎么会知道在这个奇葩的世界,国王和皇后间压根没有一毛钱关系,这跟历史教科书上写的完全不一样!

黑桃Q的暴走状况持续到了深夜12点整,直到镶嵌着黑桃标记的挂表“当当”宣告次日的来临,阿尔弗雷德这才从繁重的教育课程中解脱,并被赶到了隔壁的客房进行“必要的睡眠活动”(困死他算了!by亚瑟),至于黑桃J的卧房则被征用为了皇后的临时寝宫:他必须赶在部队得胜归来前用魔法修复墙上的破洞、划坏的床幔、地板上头的裂纹,和被魔压震碎了的红木家具(某人的最爱)。考虑到自己并不擅长还原魔法,这项浩大的修补工作可以持续上几周。但愿那个精明过头的家伙不会发现残留的魔法痕迹,临睡前亚瑟如此祈祷着。

 

评论(2)
热度(58)
©叶落三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