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三秋

【全职高手】逆转的荣耀(番外)——又见逆转4

开庭准备

4月4日上午8点54分,X市中心法院第1被告等候室

王杰希好奇地打量着等候室,打从出生到现在,他还没来过这个神秘的地方呢。

“你看上去可一点都不紧张。”叶修叼着没点燃的香烟,毫无形象可言地坐在长椅上。

“人又不是我杀的,内心无愧,更何况我也没必要和自己过不去。”王杰希淡然地回答,像是看破了生死一般,让叶修觉得无趣的紧。

好歹也装出个紧张的样子来啊,哥还能安慰安慰,再顺道提高点律师费。现在让我怎么好意思开口?!叶修撇撇嘴,百无聊赖地翻动着电子板上头的记录。

“听说。”王杰希目不转睛注视着面前的大号盆栽,“出庭作证的会是曹仁德的那个小徒弟?”

“文州告诉你了?”叶修接话道,“是啊,没错。”

只听见王老板轻“呵”了一声。

“怎么?终于开始紧张了吗?”叶大律师调笑道。

王老板既不摇头,也没点头,两眼直愣愣地看向盆栽上一片半枯萎的叶子:“我只是感到可笑。没想到我也有被人冤枉的一天。”

“原来是在紧张啊。”叶修了然的点点头,他拍了拍王杰希略显僵硬的肩膀,“安心啦。只要是谎言,那一定就会有破绽。你没做的事,他们就算是绞尽脑汁也赖不到你身上。”

王杰希长叹了口气。

我这算是安慰好了吧?可以收取额外费用了?叶修试着朝身旁的大老板伸出爪子,下一秒就被看穿其意图的王杰希一把拍飞。

“你赚得过多的了!”王老板对这个一心钻进钱眼里的家伙怒目而视。

小气!叶修收回爪子,撇撇嘴。

 

审判开始

同日上午9点,X市中心法院第二法庭

大病初愈的冯审判长慈爱地一遍遍抚摸着心爱的小木槌,完全忘记了庭审的正确时间。直到检控席上的喻文州忍不住轻咳了两声,他这才回过神来。

“不好意思,重回法庭着实有些激动。”冯审判长尴尬地笑了笑,随即朝好久不见的辩控双方打了打招呼:“真是好久不见。最近可好?”

“好久不见,审判长。见您如此健康,可比什么都好。”喻文州带着友好的微笑,朝冯审判长鞠了一躬。

“久违了老冯,心脏还好吧?放心,这么几个月我们可是一点不想念你。”叶修打开电子板,头也不抬地回答,“差不多是时候该开庭了吧,这都过去5分钟了。时间不等人,老冯你也知道我的出场费很贵的。”

毫不客气的一番话下来,把冯审判长险些气回医院去。

太过分了!说几句好话哄哄人都不行吗?!冯审判长手握药瓶泪流满面。

“……下面,关于古玩阁店主曹仁德被害一案,现在开庭……”

喻文州:“检控方准备完毕。”

叶修:“辩护方准备完毕。”

好歹这次是好好回答了的。冯审判长鼓起干劲,不由自主挺直了腰杆。

“那么,审理开始。检控方,请简要介绍下案情。”

“好的。”喻文州回答道,“被害人曹仁德,于4月2日上午9时许,在自家客房内被发现心脏中弹身亡。死亡时间,4月1日晚22至23时。警方经过现场勘查,逮捕了案发当晚留宿于客房的微草堂店主王杰希。至于逮捕的理由,还请负责本案的霸图警局刑警队长韩文清出庭陈述。”

冯审判长点点头,敲下了手中的木槌。“那么,就请韩队长出庭作证。”

 

一分钟后,韩文清以惊人的气魄站在了证人席上。他果断朝审判席的方向敬了个军礼。

“霸图警局第一刑侦大队大队长,三级警督韩文清,现在开始出庭作证!”硬朗的嗓音瞬间响彻正个法庭。

冯审判长下意识捂紧了口袋中的钱包。“韩队长……别来无恙啊……哈哈。”他干笑了几句,随后迅速咳嗽了几声,“据喻检察长所说,警方是在勘察过现场后,这才逮捕了被告人。那么,能麻烦韩队长对‘逮捕的理由’一事做出陈述吗?”

“明白!”又是一个标准的军礼。

 

陈述开始:逮捕的理由

“被害人曹仁德的尸体是在客房被发现的。客房地板上留有血迹。除此之外,我们并没能在古玩阁的其余房间内发现血液痕迹。所以我们判断,命案就发生在客房内。4月1日晚至4月2日上午,出入客房的只有被告一人。因此我们断定,正是被告犯的命案。”

 

冯审判长听罢,点点头:“很简明扼要的陈述啊。这样一来,大致情况也就了解了。我认为,本案正是由——”在瞟见叶修挑眉的动作后,他果断地改了口,“——正应由辩护方进行询问后,再做判断。”说罢,他讨好地朝辩护席的方向一笑,“是吧,叶律师?”我错了还不行?拜托千万别找我的茬!老夫的心脏实在是经不起折腾了!

叶修满意的回了个笑脸:“正如审判长所言。”

喻文州:“……”

韩文清:“……”

冯审判长松了口气:“那么,请辩护方对案情陈述进行询问。”

 

询问开始:逮捕的理由

“被害人曹仁德的尸体是在客房被发现的。”

“客房地板上留有血迹。”

“请稍等!”叶修打断了韩文清的陈述,“血迹量有多大?”

“有异议!检控方认为这和案件本身没有关系。”喻文州反对道。

“反对!辩护方有权对案件的细节问题进行询问!”叶修不依不饶。

“反对有效。”冯审判长点头道,“韩队长,请回答辩护方的问题。”

 

证言已更新

 

“血迹量不大,直径不过10厘米。”

“除此之外,我们并没能在古玩阁的其余房间内发现血液痕迹。”

“所以我们判断,命案就发生在客房内。”

“异议!我反对!”叶修指向证人席,“刚才的证言里,韩大队长已经明确表示,客房地板上的血迹量并不大。我去过现场,想必到过现场的人都会对这血迹量表示诧异,那根本就不是心脏中弹后应有的血量!所以,辩护方认为,古玩阁的客房并非第一命案现场!真正的命案现场在别处!”

“有异议!”喻文州用手拍了下桌面,“现场勘查的结果表明,古玩阁的其余房间内,均未能发现血迹。所以,客房必定是第一命案现场!”

叶修:“异议!我反对!那请问这个血量又是怎么一回事?!根本就说不通!”

“呃——”喻文州愣了一下,“也许是因为,被害人的血管有所堵塞……”

“请不要开玩笑!老韩,你说!张新杰的报告里有提关于血管堵塞的事吗?!”叶修大声质问道。

韩文清摇摇头:“根据法医的解刨报告,被害人只是看上去肥胖,但身体各功能机能良好。并没有发生血管堵塞的现象。”

“这就是了!”叶修打了个响指,“根据尸检报告,被害人心脏附近的大动脉亦有所伤,要是客房真是第一命案现场,那血量就不应该只有现场看到的这么一点!”

喻文州:“也许是被拭去——”

“没有可能。”叶修毫不犹豫打断了喻文州的假设,“张新杰的强迫症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用鲁米诺试剂仔细检查了每一个角落。客房里的残留血迹就有这么多,完全不存在被拭去的痕迹!”

“唔……”喻文州反驳不能。

叶修乘胜追击道:“事实证明,但凭客房内的血迹,不能构成被告杀人的嫌疑。我认为,真凶另有其人!”

看着围绕血迹展开精彩辩论的辩控双方,冯审判长这才货真价实地感受到,他终于,回来了。

 

评论(4)
热度(68)
©叶落三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