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三秋

【全职高手】逆转的荣耀3-46

我爱庭审!但是好久不写完全没感觉了喵QAQ

--------------------

7月22日上午8点53分,X市中心法院第五被告等候室

“其实你用不着特地硬撑着过来的。”叶修朝坐在轮椅上的肖时钦说道,“连个视频到病房,或者让小戴传话都行。”

肖时钦摇了摇头。“就请让我这个不中用的家伙亲眼把戏看到最后吧。凡事都要有始有终不是?再说了,我的部下们可是在C市打了个漂亮的胜仗啊,我这个做队长的不加油可不行。”

叶修闻言,转向身旁的戴妍琦:“雷霆高层已经被肃清了?”

“哎,就是在昨晚进行的突袭。”戴妍琦认真的回答,“原雷霆局长因受贿、私自传递内部消息等罪行被当场逮捕。而且他很快就招供了,根据供词,我们总共抓捕了包括原局长在内的嫌疑人5名。目前雷霆暂由原副局长担任局长理事一职。”

好像方学才他们是前天下午回的C市吧。不到一天半的时间就稳定了C市的局面,真不愧是“雷霆”般的队伍。“看来我们这边也得来场大胜仗才行。”叶修整了整略显小号的西装外套的衣领,最顶头的那颗扣子总是弄得他脖子难受。

“啊,对了前辈。之前的那个倒霉鬼,是叫李······啥?来着的,他现在应该被无罪释放了吧?”戴妍琦突然想起了那个倒霉催的摄影师来。

“记得是叫李迅吧。我听文州说因为他‘扰乱执法’,所以得在拘留所再呆两天。”叶修搔了搔后脑勺,“不过今早上老韩同意乐乐把他带来了。现在应该在听众席上。据他本人说,是为了要亲眼看到那个陷害他到如此境地的人最后的下场。”

“实际上呢?”经过几天相处,深知叶修为人的肖时钦好笑地问道。

“哥总觉得他其实是不想错过一手审批素材。要知道他自己还是其中的一个主要配角。”叶修朝两位雷霆刑警调皮地眨了眨眼睛,“一个正常的‘职业’摄影师都不会放过这种能上头条一周的重磅新闻吧~”

肖时钦用手捂住脸,肩膀可疑地抽动着。在他身后,小姑娘咯咯地笑着,推动自己队长的轮椅跟随“罪魁祸首”缓步步入了法庭。

 

同日上午九点 X市中心法院第三法庭

庭审督察/审判长助理/某周姓审判长专属翻译机,江波涛,在清了一下嗓子后,代审判席上的室友做着开场白。

“关于潘天磊被杀一案,现在再度开庭。辩控双方?”

叶修:“辩护方准备完毕。”

助手席上的戴妍琦也跟着用力点了点头。

喻文州:“检控方准备完毕。”

听证席上以黄少天为首的蓝雨检察官们正襟危坐。法庭后排,站着一队来自霸图的刑警,在张佳乐的带领下巡视着整个法庭,以防万一。

江波涛点了点头,随后转向坐在上方的周泽楷。后者“恩”了一声,拿起新造的木槌“啪”的一敲——

“开庭。”

“首先,案情陈述。最新。”周泽楷一板一眼的说道。

“最新的案情陈述?”戴妍琦小声地问道。

叶修点点头:“考虑到距离上次庭审时间时隔多日的缘故,再加上一些新的搜查物证或者人证。”他一边说着,一边把电子板递了过去。

“记录对吧?”戴妍琦调皮地笑了笑,熟练地打开了记录界面。

而此刻,站在证人席上的是霸图的鉴证科长林敬言。韩文清估计正看着陈凯,至于张新杰,还没来得及出的毒物鉴定只能靠他了。

审判席下方特设的席位上,江波涛继续着他的本职工作。“证人,请说出你的姓名和职业。”

“林敬言,隶属霸图警局鉴证科室。二级警司。”林敬言标标准准地回答道。

江波涛:“嗯。那就麻烦林警司做下最新的案情陈述。”

“是。”

 

证言开始:关于所掌握的最新案情进展

“据目前所掌握的证据看,原嫌疑人李迅现已脱离嫌疑名单,其并不具备当时现场条件下的杀人能力和动机。根据进一步的现场勘查,我们始终没能找到消失的第三把手枪踪迹。昨日,益华方面的理事长陈凯主动前往警局投案自首,声陈是失手误伤了被害者,而原因是出于对肖时钦警官所做行为的正当防卫。以上。”

 

审判席上,周泽楷晃了晃头顶上的呆毛。“检控方?”

“检控方暂无补充。”喻文州淡淡地回答道。

“辩护方?”呆毛晃动地稍微厉害了些。

还真是言简意赅的问法。叶修暗自抹了把汗,然后开口道:“辩护方要求对陈述进行询问。”

“没有这种规矩。”周泽楷好不容易才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来。

“但是有过这样的先例。”叶修笑得像只狐狸,“老冯估计是特地‘忘记’告诉你了。至于是谁开的这个头,当然是——”他得意地挺了挺胸,“而至于又是哪位检察官表示了赞同——”他有意无意地转向了听证席的头一排。

“唔唔唔!!!!!”被同事们死命捂住嘴的黄少天拼命翻着白眼对此表示抗议,但可惜的是,不只是身边的同事,就连检控席上的上司都没有任何的表态。

队长!你可不能眼睁睁看着叶不羞欺负我!

从喻文州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他什么都没听见的表现看,显然,黄少天剧烈的内心活动压根就没传出去一丝一毫。

审判席上,周泽楷只是思考了一会就点头同意了叶修的要求。“那,好。”

 

询问开始:关于所掌握的最新案情进展

“据目前所掌握的证据看,原嫌疑人李迅现已脱离嫌疑名单,其并不具备当时现场条件下的杀人能力和动机。”

“请稍等。”叶修插话道,“请问你们做出判定的理由是?”

林敬言深吸了口气:“根据我们目前所掌握的最新证据。”

“合着就是白说。”叶修不耐烦地摆摆手,“我就是在问到底你们掌握了哪些证据?”

“有异议!”检控席上,喻文州用手指敲了敲桌子,“辩护方未免太过心急,还是说,是在质疑警方的判定能力?”

“文州你这是偷换概念啊。”叶修懒洋洋的回答,“哥只是觉得越是重要的事越是得在第一时间说明不是?当然,你们非得一条一条按程序等,哥也没意见。”

······所以说,您老到底在质疑些什么啊?分明就是找事吧。在场所有人在心里狠狠刷着屏。

 

“根据进一步的现场勘查,我们始终没能找到消失的第三把手枪踪迹。”

“请稍等。”叶大律师再度插话,“所以说,你们到底勘查了些什么?目前这情况和上次庭审完全没变化不是?”

“我们利于科学检测系统,重新对案发现场及周边地区进行了全方位的勘查,确认了没有伪造证据、线索的存在。”林敬言老好人的解释道。“然而——”

 

“昨日,益华方面的理事长陈凯主动前往警局投案自首,声陈是失手误伤了被害者,而原因是出于对肖时钦警官所做行为的正当防卫。”

“请稍等。既然都投案自首了,那么案子还有什么好审的?直接可以结案了啊。”叶修不耐烦地说道。

“难道前辈没有听清吗?林警司的后半句话。”喻文州好脾气地解释道,“警方是认为其中定有隐情吧。”

“是的。”林敬言点了点头,“既然是误伤,那么现场的情形就和之前目击者所说的内容,以及我们先前所做的推断完全不同。更何况,陈凯表示自己手中掌握着,决定性的证据。”

“都自首了,还来什么决定性证据。证明什么?人就是他杀的?”叶修好笑地说道。现在的他,表现的就像是个无理取闹的孩子。

 

“以上。”

说完最后两个字,林敬言默默地看向辩护席。前辈你该不会连这句都打算询问个一遍吧。

啊啦,被发现了。叶修讪笑着放下了手。

 

“询问可以结束了。辩护方,请问你意下如何?”江波涛问道。

叶修大声叹了口气:“难道你们忘了吗?现在自首的那个人是谁?益华的老总。走私集团的头子。为什么你们就这么容易相信了他?正当防卫?哈,简直就是笑话!总而言之,辩护方坚决反对将陈凯判定为正当防卫。因为他就是个杀人犯!”

“异议!我反对!”喻文州叫道,“前辈你这是偏见。就算是最邪恶的犯罪分子也是有善良的一面。更何况,他是有原因的。而且他也有证据来证明这一点。”

“说的没错!”

一道男声从法庭门口响起。在韩文清的怒视下,一个瘦高个的男人在两位法警的带领下,大步走进了庭审区。那条标志性的蓝黑相间的高级领带,随着男子的动作耀武扬威般地上下起伏着。

陈凯,站上了证人席。

 

评论(9)
热度(61)
©叶落三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