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三秋

【全职高手】逆转的荣耀3-39

事实证明,张法医大人的鉴证工作干得和解剖一样干净利落,难怪霸图鉴证科的一把手林敬言对其万分崇拜。半个小时后,一张密密麻麻色彩各异的指纹分布图呈现在了电脑显示屏上。

“果然还是在底座和铜像的侧面啊。”叶修盯着分布图好一会,然后像是想到什么般,伸手抓向青铜像。

“!”张新杰一惊之下,毫不客气给了叶某人的右爪一巴掌,“前辈你这是破坏物证!”

右手传来的钝痛感这才让陷入分析模式的叶修反应过来。“抱歉抱歉。”他用手搔了搔脑袋,左顾右盼了一阵子后,有些尴尬地问向张新杰:“心脏杰你这儿还有预备手套没有?”

大半张脸都被遮盖在医用口罩下的法医大人此刻具体是个什么表情我们不得而知,总之在10秒钟后,他十分平稳地将备用的手套递给面前这个嬉皮笑脸的家伙。“你还想检查些什么?”他问向叶修。

“只是检验下我的想法罢了。”叶修一边说着,一边将仿制青铜像小心举起,仔细端详着。“老韩说,据武晔交代,每一尊仿制的赝品都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

张新杰:“至少对非专业人士来说确实如此。”

叶修:“也就是说,包括真品的小细节和小机关。”

张新杰皱了皱眉:“机关?你的意思是——”

“咔嚓。”

伴随着清脆的咔嚓声,叶修坏笑着看向略显震惊的张法医。

“中奖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会在这种地方隐藏着机关?”张新杰看着叶修用手小心探进青铜像底部的小圆洞里,不解地问道。

“你没看过电视剧吗?八点档那里都这么描写,古玩啦,机关啦,暗器什么的。”叶修一边低声说着,一边继续用手指在青铜像内摸索,“呵,还不浅呢······你这是什么表情?”在无意间瞅见张新杰瞪大的双眼后,叶修撇了撇嘴:“骗你的啦。是我瞎猜的。”

瞎猜的?

张新杰的眼睛瞪得更大了。这明显比先前的答案更加不靠谱。

“当然,是有依据的瞎猜。”叶修大言不愧地解释道,“我只是在想,陈凯来回倒卖这些文物的真实原因到底会是什么。然后,一瞬间,我脑海中闪过这样一个念头——如果,这也是交易的一部分呢?”

“······也就是说,真正的交易并不是这些文物本身?”在片刻的震惊过后,张新杰很快便理解了叶修话中的深意。

“没错,所以我想,真正被用来交易的,应该是借助藏品的某样东西,而且很有可能就隐藏在藏品内。”

张新杰:“所以前辈才想检验器皿上的指纹分布。”

“正是如此。”叶修点点头。“再看分布图,侧面的指纹多,是因为需要用双手或提或捧的缘故,那么底座呢?如果只是单单这样用手托住,也最多在外围有圈指纹。但是,从图上看,底座中央处的指纹却明显多于外围,这显然不符合常理。因此我断定,如果说器皿上藏有机关的话,一定是在底座的中央处。”说完,他将青铜像递还给张新杰,“用手摸摸里面吧。”

“这是?!”张新杰伸手一摸,顿时一震,只见他迅速从一旁的抽屉里翻出一只手电筒。两人借着光亮,终于看清了器皿的内部结构。

“这尊仿制品的原型,是青铜三面人首像对吧,喜、怒、哀,缺的就是‘乐’这一情绪。”看着青铜像内壁上面带笑容的浮雕人首像,叶修不由得感慨万千。“其实这应该叫做‘青铜四面人首像’才对吧。”

 

电子板收入物证更新——青铜三面人首像(高仿品)

曾被用作杀人凶器的高仿制青铜像,现被收入物证课保管。底座暗藏玄机,青铜像内部实为空心架构,可用来藏运小件货物。

 

张新杰还在仔细端详“乐”人像,这边,叶修开始滔滔不绝阐述自个的观点。

“也就是说,陈凯利用走私回来的原本就附着机关的藏品与他选定的客户做不知什么的交易,考虑到这种附着机关的藏品数量有限,所以他才一次次从买家那儿取回藏品。注意,是取回而不是窃取,这也就是没有一个买主前去报警或是采取报复的原因,只是表面上的抗议,因为他们感兴趣的不是文物,而是藏在文物里面的东西。不管是什么,它的价值一定要比文物本身大得多。当然,有时也会发生意外,就像唐天明的案子一样,他们应该是错将唐天明当成了交易对象,所以事后才会派柳青婷盗回藏品。”说到这儿,叶修低声嘀咕了一句“这么说来,柳青婷当初是真打算从走私集团脱身,在唐家工作的。”只可惜,事与愿违。他惋惜般地摇摇头,继续往下说道:

“很显然,利用文物做私下交易这件事,在益华之情的人少之又少,想想吧,连武晔这个亲信都不知道陈凯的真正用意,于是他为了增加收益,吩咐自己人将取回的藏品组个替换成高仿品,没想到这一举动实则是断了公司的真正财路,于是陈凯——”

叶修突然间停住了话头。而此刻,张新杰也已转过脸来,他那双带着坚定目光的眸子,正透过镜片直直地注视着叶修的双眼。

“想必前辈也已经察觉了吧,”张新杰一字一句地说道,“前辈的这番推理中的最大破绽。”

“的确。”叶修干巴巴地回答道,“这是不可能的。”

张新杰:“‘武晔仿制的器皿与真品原型相同’,‘仿制品出现了与真品一样的机关’,这两点本来就是矛盾的。既然武晔并不知道陈凯取回被拍卖藏品的实际原因,也就表明,他并不知道这批被用作拍卖的文物,个个都暗藏玄机。既然如此——”

“那么他所仿制的器皿,就不应该和真品一样拥有同样的机关。”接过张新杰的话头,叶修僵硬地转向此刻被张新杰小心翼翼摆放回解剖台的青铜器。片刻后,他用颤抖的手指指向了这尊见了鬼的“高仿品”。

“我*,这玩意儿是真货!”

 

评论(10)
热度(62)
©叶落三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