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三秋

【全职高手】逆转的荣耀3-30

7月21日上午9点35分,北郊码头仓库

一辆贝壳缓缓停靠在仓库门前。“咔”的一声,车门从内部开启,两个在双休日依旧身着西服的男子下了车。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他们在环顾了一下四周后,随后走进了贴着警戒封条的仓库。

“我说文州,咱们用得着这样乔装打扮吗?这周围都被老韩封了,连个鬼影也没有。你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了吧?”一进仓库,叶修就迫不及待地取下了硌得慌的墨镜,一边朝走在前头的喻文州抱怨道。

“以防万一嘛前辈。”喻文州玩把着镜架,用视线在仓库内扫视了一圈,在确保无任何异常后,这才重新扬起了笑脸。“毕竟陈凯还没有被逮捕归案,就怕他现在潜伏在这里的某处,乘我们不注意的时候——”他用手比划了个射击的姿势,“要真是如此,明天的审判可就好看了。”

叶修撇撇嘴,然后缓步走到了仓库中央的那块空地上,在那上面,白色的粉笔印依旧存在。“话说,我们那位可怜的嫌疑人先生现在怎么样了?”他朝身后的喻文州喊道,“听说因为情况有些特殊,所以就被暂时羁押进蓝雨了?”

“前辈是指李迅?哦,他在拘留室里吃好喝好,我们检察院可没亏待他什么。”喻文州回答道,“他可是个职业摄影师,这么点决心和毅力还是有的。”

“为了彻底贯彻八卦事业而被当成嫌犯逮捕的决心和毅力?”叶修苦笑了声,“反正我是不懂这帮媒体一天到晚都在想些啥。不过话又说回来,当初在法庭上我还真以为你打算把他当成真凶犯直接给逮了。文州你行啊,你当检察官才几年,就学哥的样诈的那是一手好证词。想当初——”他突然停止了话头,像是想起了什么般,脸上露出了一丝悲伤。但很快悲伤就被抹去,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叶修又恢复了原先懒洋洋的神情。

见状,喻文州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前辈,果然你还是在记恨当年······”他的声音变得有些苦涩。“也对,当年那事,怎么可能说忘就忘了的······”

“?文州你在那边自言自语什么?”感到后辈的气息有些许的混乱,叶修回过头询问道。

看着一步之遥的叶修,喻文州下意识地咬紧了下唇。

“前······叶修,你是不是还在怨我?”怨我当初的鲁莽和死不认错,这才导致了那场悲剧的发生。

叶修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做了次深呼吸,喻文州鼓起毕生的勇气继续说道:“在两个月前周泽楷的案子上,我碰到了苏沐橙。她的态度一点也没变,不管是对我还是对那时的事。想必叶修你也是如此吧。我们再度见面后,你就对那时的事只字不提,脸上虽然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但心里面果然还是······只有我还傻傻的认为,你会选择原谅——”

“抱歉文州,当初的事我不想提,连听都不想听。”叶修毫不犹豫打断了他的话,随后闭上眼睛看也不看地俯下身去,半蹲在地上,一只手在兜里倒腾些什么。

喻文州:“无论如何?”

叶修:“无论如何。”

空气中凝聚着沉重的气息,在接下来的时间内,两人谁都没有说话,一个低头埋弄,一个默默地看着对方。直到叶修从衣袋里掏出一卷磁带,开始四下寻找不知遗落在哪的录音机时,喻文州这才走上前去,将手中撰着的小型播放器递给他。

“从戴警官那拿的录音?”喻文州尽可能用平常的口吻朝叶修搭话道。

“啊,那丫头给的备份。”叶修平静地回答道,“总觉得,小肖当时好像有什么想要传达的信息。”

“所以前辈才起了个大早,特地拉上同样听过录音的我来到案发现场重温案情?”

“那当然,否则就哥怎么懒的人?”

两人各自笑了下,谈话的氛围回到了原先的状态。之前的那段无论对谁来说都是糟糕透顶的回忆,被选择性地暂时遗忘。本案的辩控双方重新就着案情讨论了开来。

喻文州:“前辈是说,肖队在知道身上被装有跟踪窃听器的前提下,特地给我们留下了线索?”

“我想应该如此。就小肖那么精的人,怎么可能连自个部下的那么点小动作都不清楚。就算是换作老韩都没那可能。”叶修一边说着,一边按下了播放键,片刻过后,空旷的仓库内响起了被放大过后的呼吸声。

五分钟后,“嗒嗒嗒”,播放器中传来了鞋跟敲击地面的声响。

“这么说,肖队是一早就到了,然后在仓库里潜伏着?”喻文州作着分析。

叶修点点头,示意他继续往下听。

然后又是近十分钟的缓慢呼吸声,随后——

“你来啦。”

叶修“啪”的一声按下了暂停。

“首先,第一个问题,”他一边快速作着笔记一边对着喻文州说道,“前前后后一共十五分钟的时间内,潜伏在仓库里的肖时钦,到底看见了些什么?”

 

评论(17)
热度(57)
©叶落三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