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三秋

【全职高手】逆转的荣耀3-24

“我说我在想关于武晔······你们这都什么表情?”不经意间抬起头来的叶修被周围一排怪异的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

我们在这儿讨论关于两市警方内部出现背叛者的可能性,你倒好,把话题引过来后倒是撒手不管了,反倒去思考什么武晔——话说武晔是谁来着?

喻文州轻咳了一声:“前辈刚才是在考虑,武晔?”

“对啊,我们先前话题的本身不就是他吗?”叶修一脸的理所当然,“至于小肖的事,我只让你叙述个大概,而不是借题发挥、长篇大论啊。”他对方学才义正言辞的说道,“小肖的事固然重要,但饭要一口一口吃,步骤得一步一步来。我们得先解决最新嫌疑人这边不是?”

会议桌那头,方学才痛苦地捂住了脸。他真傻,真的,他怎么就能够单凭这位律师大神的一句话,就如同获了赦免令似的开始大倒苦水呢。现在,对方又对他幼稚的行为上了一堂名为“不要一口气吃成个胖子”的课程······队长,我简直是对不起你多年的教导啊!

这边方学才还在痛定思痛地朝依旧躺在医院里的肖时钦坐着忏悔,那边,叶修则开始和众人交换起自己对武晔出现在现场的看法。

“这件事很不对劲。”叶修摸着下巴,“按理说以武晔的身份,他是不会在那个时候出现在仓库的。”

“可我觉得这很正常啊,益华发动大量人员搬运走私来的货物,武晔身为新进入益华的人员,当然得一起在那工作啊。”张佳乐一边说着,一边用眼神征求着在座几位大佬的意见。韩文清在思考了片刻后,认同了张佳乐的说法,林敬言也一样。至于张新杰······目前为止,张佳乐不认为自己的道行已经达到能够看清张法医大人心思的程度。

“老韩你先别急着点头啊。”见韩文清同意了张佳乐的意见,叶修有些不高兴地撇撇嘴。“哥还记得当初在审问武晔的时候,他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

回忆中:

武晔:“我说过,我进公司才没几天。确切的说,我这压根就不算是公司职员。”

叶修:“这是什么意思?”

肖时钦:“你是说,他们并没有和你签订什么书面的合同,只是让你在拍卖会上随性表演一下演技。说到底,你只是个临时工,所以压根就没见过所谓的高层人员?”

武晔:“就是这样。”

回忆结束

“所以前辈认为,武晔是在撒谎?”率先反应过来的喻文州开口问道。

“应该是。这么大的转移工作,益华不派几个高层出来简直对不起人民。虽然他们从来都没对得起过。”叶修搔了搔脑袋,接着说道:“但要是这样想的话,又出现了一个新的问题。”

“新的问题?”韩文清顿时有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叶修点了点头:“没错,那就是为什么益华会让刚进公司没几天的‘编外人员’参与可谓是‘内部核心’的总部转移任务。和武晔一同被招进公司的那几个诈骗犯可没出现在照片里。”

“因为武晔深受信任?”林敬言刚把话说出口就自个做了否决。像益华那样的老狐狸集团会选择相信一个被通缉的欺诈犯?不是他疯了就是那群疯子疯了。

喻文州皱起了眉头:“所以前辈的意思是——”

“没错,武晔很有可能又对我们撒了谎。”

“他不是刚撒过一回吗?”韩文清的头脑还是有些没跟上辩控双方跳跃式的思路。

“不不,我们说的是另一个谎言。”叶修好心解释道,“武晔他,很有可能是益华的老员工——至少,他应该不是近几天才加入公司的。”

方学才:“请问,这怎么讲?”

“据武晔之前的交代来看,他是在黑市做小本金额的古董倒卖生意时,益华找上门来雇佣的他。现在想想,的确有些不大自然。”叶修在原地转了个圈,接着说道:“假若真如他所言,那么拽就表明武晔在本市的举动是低调,他在刻意隐藏自己的所在。但是既然如此,为什么益华会找上门来呢?我可不认为益华会莫名注意到一个小小的古董商人。他们一向只搜集大客户的信息资料。”

“或许是武晔本职的原因?因为他之前是一个诈骗犯。”方学才推测道。

“也许······”叶修一边思考一边回答道,“不过更有可能的是,武晔打从被你们通缉的那刻起——或者在更久之前,就已经是益华公司的人。”

一片震惊。刑警们相互间小声讨论着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只有戴妍琦顾不上什么商讨,直接开口问道:“这么说,武晔那家伙压根就没说一句实话喽?”

叶修:“除了承认自己是你们追捕的通缉犯这点外。”

韩文清和部下商议了一会,随后决定,有必要再次提审武晔。不过,这次负责审讯的人可不像上次肖时钦那样好说话了,韩大队长最终决定亲自上阵。于是,某位叶姓律师再度遭到了驱遣,不过这次,喻检察长也被留在了会议室内。“审讯途中,禁止外人入内。”韩文清扔下这句话后,随手就带上了会议室的门,连一丝说话的时间都没给辩控二人组留。一时间整个会议室内就剩下了他们两人。

“这简直就是过河拆桥。”叶修愤愤不平地咂着嘴,随后才发现,今天好像少了一个人。

“文州,黄少天那家伙呢?”叶律师表示难得黄烦烦不在一旁唠唠叨叨,他还真的有些不习惯。

喻文州闻言,微微一笑:“少天他一大早就跑法院去了,说是要好好考察下新法官的裁决能力。”

“一个刚毕业的新手,估计都没有出庭旁听经验,他上哪考察去。”叶修对黄少天的智商表示了担忧。

“半小时前他刚给我发来了一串感叹号组成的短信,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意思。”喻文州皱了皱眉头,随后豁然地一笑:“总之,少天考察结束后会赶过来的,前辈无须担心。”

叶修:“担心他?不不不,我担心的是自己的耳朵。今天出门忘带耳塞了,一会文州你得记得借我副。”

正说着,外面走廊上传来了耳熟能详的“队长~~~~~~~~~~”的呼喊,伴随着一连串的脚步声——等等,为什么是一连串的?难道那小子过来还带了别人?

叶修只来得及和喻文州交换了一个疑惑的眼神,会议室的门就被人大力拉开了,精神万分的黄少天一脸兴高采烈地出现在了门口。

“队长、老叶!瞧瞧我带来了谁?”黄少天邀功似的对着两人说道,随后朝身后一指——

“呼、呼~~~~~黄少,你跑得太快了······”江波涛气喘吁吁地朝黄少天抗议道,在他身后,跟着同样气喘吁吁的周泽楷。从两人的疲倦程度上来看,显然他们是被黄少天从警局大门一路拽进的会议室,用的是百米赛跑的方法。

“小周、小江?”叶修吃了一惊,“你们怎么——”

话刚说出口,叶修猛然一惊。新人法官,刚毕业的大学生,唯一不信鬼神接手案件的实习生。难不成——

“谁?”叶修用食指在两人面前指来指去,“那个新人实习生法官。是你?还是你?”

“前辈。”好不容易平息了急促的呼吸,周泽楷讨好般地喊了声。

“是小周你?”叶修不可置信地指着周泽楷,后者脑袋顶上的呆毛一晃一晃,显得非常的愉快。见叶修一副活见了鬼的模样,周泽楷歪了歪脑袋。

“是前辈说的。法官,好。”

叶修:“······!!”

回忆中:

叶修:“其实,小周你还是比较适合当法官来着。”

回忆结束

所以说,原来都是自己造的孽吗!叶修不由得伸手扶额。不过,既然小周成了实习法官,那么另一个,该不会——

“别告诉我法院里那帮子老不死的,同意你出庭还带着翻译?!”叶修指着江波涛朝周泽楷问道。一个出庭靠翻译喊话的法官······那画面太美,简直无法直视啊!

周泽楷听闻,摇了摇头:“不是。江是······”显然他想表述的句子长度超过了他吐字的字数,周泽楷显得有些着急,在结结巴巴纠结了好一会后,他干脆把问题原封不动地抛给了江·周语翻译牌·波涛。

“是这样的。”江波涛见状,连忙上前朝几位前辈解释道:“小周他的确担任后天审判的执行法官,当然,我也会出庭,考虑到——”他做了个“你懂的”的姿势,“不过放心,我的职位是庭审督察,不是审判长翻译。”

庭审督察?“你有听说过这个职位吗文州?”叶修朝喻文州小声问道。

“没有。”喻文州果断地回答,“估计是特别设立的。”

“新设立的一个职位,适合像我这样的实习生。”江波涛有些举措不安地瞅着屋里的前辈们,“也叫做审判长助理,主要负责些审判长难以处理的场面亦或事宜。例如——”

翻译。在场所有人(不包括周泽楷)用口型整齐划一地说出了这个单词。

估计这会法院那帮人该恨死我了。叶修用手捂住了脸。

“所以少天,你在法院见到他们俩之后,就直接带着他们赶过来了?”喻文州在一旁问道。

黄少天:“哪有,因为他们对案件还是不太熟悉,法院那帮人又不愿多说,所以我就先带着他们跑医院见了冯审判长让他交代一下案情和审判流程。”

“等会,你说你们去了医院见老冯?”叶修猛然抬头。一股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对啊。”黄少天点点头,“话说老叶,你是不知道。冯审判长一开始精神头还算不错,都从重症病房转到普通病房去了。他给我们大致说了下审判的流程,结果在说到案件本身的时候,突然莫名就抽了过去。真的都翻白眼了。好在本检察官机灵,及时按铃唤来了医生,这才没有导致一场悲剧的发生。”

“······那么,老冯呢?”叶修颤颤巍巍地问道。

“哦,他被送入了重症。就是在肖时钦隔壁、他自个先前刚出来的那间。”

······

“OK,让我们扯回正题。”喻文州拍拍手,理智地把可怜见的冯审判长抛到了一旁。“也就是说,你们是来熟悉案情的?”他转向两个后辈。

周泽楷和江波涛点点头。

“那昨天的审判呢?你们有旁听吗?”喻文州和蔼可亲地问道。

“在办公室里有听。”周泽楷回答道,“因为,前辈有出庭。”说道这儿,他看向叶修,耳根有些泛红。

叶修没有察觉到后辈的异样,不过明觉如喻文州,还是挑了挑眉。

接下来的时间内,几人交换了对案情的看法和对上场审判结果的见解。

“所以说,前辈们认为接下来的关键点是在那个武晔身上?”江波涛分析道。

“也只有在他身上还存在突破口了。”叶修叹了口气,“消失在案发现场的第三人和第三把枪至今为止毫无线索,再这样下去,估计在后天开庭前五名是取不到任何进展了。”

“那武晔?”周泽楷歪了歪脑袋。

“老韩他们在对他进行审讯呢,怎么着也得在傍晚时分出结果吧。”叶修一边说着,一边在心里寻找着其他的解决办法。

周泽楷和江波涛对视了一眼。

“也就是说,前辈们现在需要的是,武晔的真实信息。他到底是从何时开始进入益华的,又在益华的拍卖会、仓库搬运行动,乃至于枪击案中扮演了什么角色?”江波涛熟练地做着总结。

“正是如此。”叶修对此表示赞同,“除非我们能在短时间内找到其他可能对武晔熟识的人,否则,就只能指望从他口里掏出信息了。虽然我真得不抱太大希望——!!”

叶修一愣,对啊,有可能熟识武晔的人,不是正好有一个吗。

想到这儿,他猛然起身,推开会议室们就往外跑。

“老叶你去哪儿?”身后,传来了黄少天的叫喊声。从脚步声判断,那几个人全都跟上来了。

“微草堂。找王大眼!”叶修大声回了一句,随后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评论(14)
热度(72)
©叶落三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