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三秋

【全职高手】逆转的荣耀3-20

“这大概是,证人当时身处藏身处的位置关系吧。”喻文州回想着仓库内的各类摆饰,“我记得,在后门附近,有几个木头箱子随意摆放着,估计,当时证人就躲藏在哪儿吧。也就是说,我们在后门处发现的脚印,是属于证人你的。”

“法警,立刻对脚印进行技术对比!”冯审判长当机立断。

 

电子板收入物证更新——残破的脚印

残破的脚印:

在现场采集到的不完整脚印,不知所属于谁。现以鉴定,不属于被害者潘天磊,亦不属于肖时钦。现经过技术对比,属于证人李迅。

 

一方面在匆忙地做鉴定,另一方面,喻文州接着先前的话头继续说道:“由于视线阻挡,所以无法看到仓库地面上的情——”喻文州哑然止声,随后,仿佛自言自语般:“这么说,肖队是最先中枪倒地的?”

“你在嘀咕些什么文州?”辩护席上,叶修不明所以地问道。

“前辈,各位,让我们一起来回想下枪击案发生的经过。”喻文州将先前整理好的笔记,一条条列在了电子板上,“首先,被害者与二号嫌疑人一同驱车抵达码头,随后两人一同进入了仓库。而此时,肖时钦肖队也在仓库内,根据证人的证言我们可以推断出肖队进入仓库的时间,应该是在他们二人抵达码头之前。当然,他也可能是从仓库的后门进来的。不管怎样,这时,在仓库里的,一共有三个人。”

“而然十分钟后,当证人溜进仓库再度观察时,只见到被害者与二号嫌疑人发生争斗、最后中枪倒地的情景,他并没有看见肖时钦的身影,也就是说——”

““肖时钦是最先中枪倒地的人。””迅速跟上了思路的叶修和喻文州一同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肖时钦最先中枪倒地?!法庭内众人再度争论了起来,就连冯审判长都对这神一般的转折表示震惊不已。

“律师先生,这到底?”戴妍琦满心疑惑,从跟踪窃听器提取的声音来看,队长不应该是最后才倒地的吗?怎么这回就——

“看样子是我们想岔了。”叶修摸着自己的下巴,“窃听器不是被摔坏的,而是因为接收信号的原因。”

“信号不良?”戴妍琦反应的很快。

叶修点了点头:“应该是,小肖被击中后,窃听器就从他身上掉了下来,当时还能够接受到微弱的信号,这也就是为什么录音的后面声音越来越模糊不清的原因。然后,信号就中断了。”

原来如此。戴妍琦在思考了一番后,认同了叶修提出的可能性。不过,这样一来——

“没错,小肖的嫌疑可以说是完全洗清了。”叶修露出了真心的微笑,“接下来,只要抓住真嫌犯,我们就能——”

“审判长大人。”和同僚们商讨过后,喻文州转向审判席道:“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肖时钦队长的嫌疑已经洗清,我们检控方经过商议,决定撤销对肖时钦的指控。”

太好了!到场的雷霆警官们无不欢呼雀跃着。冯审判长在象征性喊了声肃静后,也就随他们去了。

冯审判长清了清喉咙:“喻检察长说的是,辩护律师,你的意下如何?”

当然是一百个愿意了!叶修在内心雀跃着,不动声色地点头表示认同。冯审判长又转向坐在听证席上第一排的韩文清,在收到后者赞同的眼神后,冯审判长敲响了手中的木槌。

“那么,我宣布本市居民潘天磊被杀一案的审判结果,被告人肖时钦——”

“无罪!”

在一片掌声中,冯审判长得意洋洋地继续说道:“本案的最新嫌疑人已经知晓,那就是枪击现场的未知第三人。他在命案发生当日,同被害人一道驱车前往了北郊的仓库。此人目前行踪不明,我希望霸图警方能在最快的时间内找出此人,侦破此案。”

“那么,本次庭审就到此结束。”冯审判长一边说着,一边敲响了木槌。

 

“请稍等!”

闭庭两字还没说出口,就有人大声提出了反对意见。又是那货!冯审判长不满地看向辩护席,结果却见到叶修一脸迷茫地看着对面的检控席。

提出异议的,竟然是喻文州。

在惊讶了片刻后,冯审判长定了定神,转向检控席:“不知喻检察长还有何——”

“很抱歉审判长,本次庭审还不能结束。”喻文州用修长的食指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敲桌面,“咄咄”声不大,却响彻了整个法庭。

“经过蓝雨检察院的一直通过决议,在此刻,我们决定提出新的指控。”

“新的指控?是针对肖时钦队长吗?”冯审判长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问道。

“不。是针对证人李迅。”喻文州一边说着,一边转向证人席。

李迅?指控?过度八卦吗?叶修同样的有些摸不着头绪,他在愣了几秒后,猛然醒悟。该不会——

“李迅。我们指控你为本案的最新嫌疑人。”果不其然,喻文州一张嘴,说出了最为惊悚的决议。


评论(14)
热度(48)
©叶落三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