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三秋

【全职高手】逆转的荣耀3-19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证人在做假证?开庭二十分钟后,法庭内再度响起了一片喧哗。先不提冯审判长敲击着木槌维持法庭秩序,此刻,辩控双方都若有所思盯着证人席上恨不得下跪磕头的李迅。

“他,真的,有撒谎吗?”哪怕是先前认为对方铁定说的是谎话的戴妍琦,在看到李迅可怜兮兮的表情后,都不由得对自己先前的判断产生了怀疑。

“就现在的情况看,极有可能。”叶修摸着下巴,“光凭案件发生的具体地点这一点,就足以证明了。总之,再看看情况吧。”

证人席上,大呼冤枉的李迅被心情不佳的冯审判长警告一回后,泪眼汪汪的。这让叶修等人有些摸不着头脑,就算是演戏,这演的也太——过于逼真了吧?不管了,先把思路说完,再看看对方的反应吧。

于是,叶大律师一拍桌面:“证人!枪击案发生在仓库中央,这是铁一般的事实!如果你真的如你所说目击到了枪击事件,那么你当时的藏身处绝对不在你所说的那根石柱后面,而是在命案现场,也就是仓库内部!还有,你先前还说,他们俩人是乘着X迪来的,可是,在现场,别说是X迪了,就连一辆车的影子都没有!与事实不符的命案发生地点,与实情不同的描述,光凭这两点,我就能断言你在说谎!”凌空一指,叶修朝李迅发动了必杀攻击。李迅被击中了,目前正处于大幅失血状态!

“肃静!”冯审判长将木槌随手放到一旁后,怒视证人席:“证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竟然胆敢作伪证?!”

“我没有!”李迅尖声叫喊道。

“你没有?那这份看哪哪都不对劲的证言又是怎么回事?!”冯审判长严厉地质问道。

“那、那是——”李迅半天都没能说出句完整的话来。就在冯审判长打算将这名一点谱都不靠的证人驱逐出庭的时候,救星出现了。

“检控方提出异议!”检控席上,喻文州偏偏在这时和法庭内的众人唱起了反调。“这名证人,还必须继续作证。”

“文州你是什么意思?”叶修不赞同的挑着眉头。

“这名摄影师先生,说的不一定就全是谎话。”喻文州又竖起了食指,“首先,虽然他的确是在目击地点一事上,也许是出于职业原因所以撒了个小谎,但是,从证言上看,他的的确确是目击到了枪击案发生的瞬间。光凭这一点,他的证言就有值得听取的价值。其次,就被害者是否驾车前往仓库一事,我们刚刚获得了结论。从被害者家附近的监控摄像头来看,案发前十分钟,被害者的确驾驶着一辆X迪离家,从他行驶的方向看,应该就是前往北郊。也就是说,刚刚证人口中的X迪,极有可能就是被害者驾驶的那辆,而下车的俩人中,其中一人就是被害者。”

“至于在现场消失掉的汽车,呵,”喻文州轻笑了一声,“李先生刚才不是说了嘛,在隐约听到警笛声后,他就匆忙离开了现场。也许那辆车就是在这之后,被某个又一路过仓库的人顺走了呢?要知道,越是人烟稀少的地方,越容易是小偷等人的藏身所。被偷走一辆车什么的,极为正常吧。”

“好像,的确说得通啊。”冯审判长瞪大了眼睛,“证人,事实确如检察官所说的那样?”

李迅飞快的点头:“的确,如检察官先生所说,我的确是在仓库内的隐蔽处目击到的案情。之前有所隐瞒我很抱歉。但是,其他的,我真的没有说谎啊!我敢对天发誓!”

法庭内,众人就这番话小声交换着自己的看法。叶修轻轻叹了口气,文州这家伙······虽然能够进一步获取信息的确是好事,不过这样一来,主动权的掌握者看就换人了啊。看样子,事情的发展有些超出自己的掌控了。

冯审判长再度敲响了木槌:“那么,证人,就‘目击到的事实’作再度的证言。请你务必实话实说,否则,我将以扰乱法庭秩序罪,将你拘留。明白?”

“明白明白!这次我一定实话实话。绝不隐瞒!”李迅小鸡啄米般的点头表态。

 

证言开始:目击到的事实2

“一开始,我的确是躲在石柱后面,但他们不是进仓库了吗······所以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原地按捺不动了大约十分钟吧,然后就溜进了仓库。我刚重新藏好,就听见了一声闷哼,一开始我还以为被发现了来着·····结果,我就看到在仓库的中央,刚从车上下来的两个人正在搏斗着。再后来,一阵枪声后,他们两人就······这次我说的全都是实话,请你们一定要相信我!”

 

冯审判长摸了摸自己谢顶了的脑袋:“辩护律师,请进行询问吧。”

看样子,审判长对证言的可信度完全不抱什么希望啊,这还真是可悲啊。叶修如此想到。

“刚才的证言······有两点可是相当的有意思。”他自言自语道。身旁的戴妍琦不解地看向他。“想必文州也已经发现了。”叶修看着对面同样若有所思的喻文州道,“想必,这两处,就是我们的突破点。”

 

询问开始:目击到的事实2

“一开始,我的确是躲在石柱后面,但他们不是进仓库了吗······”

“所以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原地按捺不动了大约十分钟吧,然后就溜进了仓库。”

“请稍等。”叶修打断了李迅的陈述,“你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就溜进仓库,而是在门外干等了十分钟?”

李迅:“可以说是经验驱使吧。”

叶修:“经验驱使?”

李迅:“毕竟,我干这行也有三年了,行话说的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曾经也因为太性急而吃过亏······”

“所以就打算更加谨慎些?”喻文州插话道。李迅点了点头。

“也算我运气好吧,”李迅又搔了搔头,“万一他们呆不了多久就出来了,我可就损失了一份好资料。”

真不愧是职业八卦摄影师。法庭内的众人无不抽动着嘴角如此想到。

 

“我刚重新藏好,就听见了一声闷哼,一开始我还以为被发现了来着·····”

“结果,我就看到在仓库的中央,刚从车上下来的两个人正在搏斗着。”

“请稍等!”叶修几乎是喊出这句话的,“你确定看到的是从车上下来的两人?你起先不还说没看清两人的外貌吗?!”

“我这不是,怕说出来后你们就发现我其实是溜进了仓库嘛。”李迅小声的回答道。

······就算你不说,到头来不是还是被我们发现不对了吗!叶修暗自着吐槽。

“这点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呢。”检控席上,喻文州笑得瘆人,“那么,能麻烦你仔细说说他们两人的特征吗,证人先生?”

“啊,是!”李迅被那笑容吓得脱口而出,“一个穿着黑色风衣,头发乱糟糟的。另一个,身着西装外套,一副精英人士的模样。”

“你确定?”冯审判长狐疑地问道。

“确定!无比的确定!”李迅小鸡啄米般的点头。

肖时钦那天,穿的好像的确是便装来着,不过,貌似不是风衣,也不是西装。该不会——想到这儿,叶修和喻文州对视了一眼,随后从电子板收入的各类证据里,调出了两张照片,被害者潘天磊,还有目前的被告肖时钦。

将照片投影到法庭内的大屏幕上后,叶修转向证人席:“证人,你在现场看到的,是不是这两个人?”

李迅仔细辨认着:“左边那个是,右边那个······不像,现场那两人没人带眼镜。”

法庭内,众人纷纷把目光集中到了屏幕显示出的两张人物照片上。左边的一张,是被害人潘天磊。果然不出所料。然后,他们往右边看去——肖时钦!

现场出现的两人中,竟然没有肖时钦?!这不可能啊!刹那间,法庭内再度响起了一片喧哗。

“肃——见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审判席上,冯审判长没有精力去理会乱成一团的法庭秩序,两眼直直盯着大型屏幕上的照片,“证人,你确定你在现场看见的两人中,没有被告?!”

“被告?难道他才是······肖时钦?”李迅一脸“你一定是在逗我”的表情。

“没错,他就是本案的嫌疑人,肖时钦肖队。”叶修“好心”解释道。

“那、那,我在现场看到的,那个又是谁?!”李迅震惊不已地问道。

“迷之第三人,或者嫌疑人二号,随你怎么称呼。”叶修摊了摊手,“目前为止,我们也不知道那家伙的底细。不过——”他故意拉长了语调,得意洋洋地瞥了眼审判席上冯审判长惨白的脸,“‘现场存在着未知的第三人’,这下终于一锤定音了。”

“那么肖时钦呢?他当时可是腹部中弹倒在地上动弹不得啊!”冯审判长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怎么可能没被看见呢?仓库中央不是还有着一大摊血吗?!”

“这大概是,证人当时身处藏身处的位置关系吧。”喻文州回想着仓库内的各类摆饰,“我记得,在后门附近,有几个木头箱子随意摆放着,估计,当时证人就躲藏在那儿吧。”

评论(13)
热度(54)
©叶落三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