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三秋

【全职高手】逆转的荣耀3-17

“证据确凿。现场的确存在着除被害者、肖队以外的第三个人。”叶修一锤定音的说道。

法庭内被这爆炸性的消息炸出了一片喧哗,冯审判长愣了许久,在旁人的提醒下这才记起举起木槌敲了三下。

“肃静!肃静!!审判还没有结束!”

好不容易众人都平静了下来,冯审判长放下木槌叹了口气:“看来,这案件还真是错综复杂。莫名出现的第三枚子弹、第三把手枪,甚至是第三个神秘人物,都无不诉说着本案绝非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不过,随着案件的进展,新的问题也诞生了。这名未知的第三方人物,到底和本案有着多大的牵连?辩控双方,你们认为呢?”

叶修率先回答道:“根据刚才提交的证据,很显然,这名未知的第三人和本案有着莫大的牵连。一个随身携带着违禁武器,莫名出现在荒无人烟的码头仓库的人,怎么想都觉得十分可疑。更何况,他的血还与被害人、肖队的血液混合在了一起,显然,当时三人间发生了剧烈的争斗。”

“异议!我反对!”检控席上,喻文州提出了相反的意见,“还是原来的道理,现在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在现场消失的第三把手枪是属于那名未知人士的。况且,枪击案发生时,现场到底是否发生过争斗,现在都已无从考证。”

“有异议!”叶修大力拍着桌面,“刚才刑警提供的最新证据显示的明明白白,未知人士的血同其他二人混合在了一起,这明显就是发生了争斗的铁证!”

“有异议!他也可能只是路过了现场,不巧被流弹误伤。在逃出仓库的时候,血正巧滴到了原有的血迹上面。”喻文州坚持着先前的见解。

叶修:“路过现场?谁没事会跑到那种鬼地方去!再说,有谁的路过现场,会是傻傻的站在枪击现场中央,白白挨枪子吗?!”

喻文州:“这个问题得去问那个未知者了,也许他真的是傻呢。总而言之,从法医提供的报告来看,被害者也好,肖队也好,两人都是在中枪后即刻倒地,既然如此,他们谁还有功夫与一个外来者发生什么争斗?!”

“我反对!”叶修提高了嗓门,“这只是其中的一种可能性。同样,谁也没法证明他们俩中枪是在发生争斗之前!从现场提取的相关证据来看,争斗发生的时间极有可能是开枪之前!”

“辩护方说的难道就不是一种可能性吗?”喻文州反问道,“在无凭无据的现在,绝不可能单凭一己之词撤销原有指控!”

辩控双方交锋剧烈,你来我挡的就同一话题互喷了十多个回合。一开始冯审判长还能勉强跟上他们的思路,但到了后来,他不得不宣布提前投降。“呯呯。”审判长大人敲打着木槌,“肃静!你们两个不要就同一话题绕来绕去,赶紧给我下结论!”

辩控双方闭上了嘴,齐齐望向审判席。

“老冯,下结论的不应该是你吗?”叶修挑着眉头,“你没喊停,那我们也只好凭借职业精神继续本职工作了。”言外之意,你以为哥乐意在这里给你绕圈啊,哥也想早点结束这越发变得无意义的对喷啊。

法庭内刮过了一阵冷风。被噎住了的冯审判长下意识地握住了药瓶。

这时,解救了冷场氛围的,依旧是“老好人”喻文州。

“其实,要想知道那天在仓库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难。”喻文州微微一笑,“问一下主动过来报案提供线索的目、击、者,就好了。”

冯审判长立刻像打了鸡血般激动不已:“有目击者!怎么不早说!早该让他出庭作证了!”

“啊啦,小说中不是常写,关键人物出场前,必须要有一段精彩的铺垫嘛。”喻检察长笑得眯起了眼,“就刚才,我和叶前辈一道,好不容易才做出了这个铺垫。”

听完他的说明,无论是叶修还是冯审判长,都有种想要吐血的冲动。亲,我们真的不是活在小说中的。还有,谁打算做这种无聊的铺垫了啊!

吞下片药,冯审判长颤颤巍巍开了口:“我提议······休庭十分钟。检控方······记得准备一下证人。”说完,也没征求辩控双方的意见,冯审判长直接敲响了休庭的木槌。

 

7月19日下午14点27分,中心法院第五被告等候室

在审判途中,被迫憋了一肚子话的戴妍琦,刚出法庭门口,就朝着叶修嚷嚷开了。

“律师先生,先前在法庭上,您为什么不让我出示那份录音资料啊?明明听了它后,队长的嫌疑就——”

“事情要真有那么简单就好了。我也犯不着和文州一道扯了半天的皮。”叶修拍了拍戴妍琦的脑袋。“知道提出证据讲究的是什么么?”

戴妍琦摇了摇头。

“是最为准确的时间。”叶修语重心长的说道,“尤其是最为重要的证据,就需要在最为关键的时刻出示,才能达到最为理想的效果。”

“您的意思是,现在就出示录音太早了吗?”

“这只是一方面。”叶修看向身旁足足矮了一头的戴妍琦,“我怕在局势还没完全出现转机时出示录音,会让小肖再度陷入危机。”

“······是因为,这份录音是违法获得的吗?”戴妍琦用快要哭出来的声音问道。

叶修摇了摇头:“这倒不是。只要不是伪造的证据,没人会管你提供的证据是怎么得来的,只要它真实有效就好。问题是,你们肖队的这次行动,本身就是不符合程序的。检控席上的人是文州,所以还好。要是换了其余不知情的检察官,他们就会硬咬着这点不放,到头来只会让小肖的情况雪上加霜。”

戴妍琦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其次,就是这份录音本身的问题了。”叶修看着一直被戴妍琦紧紧握着的U盘,“因为是跟踪窃听器录下来的声音,并没有画面的配合,所以,我们无法保证录音的真实性。万一当时这东西是被安在了别人身上,亦或是有人故意让我们录下了虚假的证据呢?”

戴妍琦显得有些吃惊:“您的意思是?”

“你们队长不傻,相反,他聪明的很。”叶修回想了一下两天前他们在霸图会议室里的对话,“我不觉得身上被按上了个跟踪窃听器,他会毫无察觉。”相反,他很有可能是故意佩戴着它,好让对话被顺利录下。要真是如此,那么新的问题也就产生了。

“他想让我们听到什么呢?”


评论(17)
热度(62)
©叶落三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