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三秋

【全职高手】逆转的荣耀3-16

虽然只有一更,但是内容丰富。

-----------------------------

询问开始:关于指控肖队的理由

“我们霸图警方原本打算前往废弃码头旁的仓库,摧毁走私集团的据点。”

“按原计划,雷霆的肖队应该和我们同行。”

“请稍等。”叶修提出了第一个疑问,“能具体说说同行的都有哪些人吗?”

“你不是知道吗?”韩文清把问题还了回去。

“我是知道。但是想必在场的某些人对此是完全的一无所知。”叶修特地在“某些人”上加重了读音。韩文清嫌麻烦地往审判席的方向瞥了一眼。冯审判长简直泪流满面。去你大爷的叶修!我可不想被这样提醒存在感啊!!就在这单方面深感尴尬的情况下,喻文州出面解救了他。

“检控方提出异议。”喻文州朝着对面的辩护席微微一笑,“这分明是和案件无关的琐事。我们所需要确认的,只是‘在案发现场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一点而已。其余的根本就无关紧要!”

真不愧是文州,把一切可能性扼杀在摇篮里吗。这要换作少天,套取情报什么的会变得更加容易。不过——叶修“呵”了一声,然后——

“异议!我反对!”他用力拍了一下桌面,“这很显然是和案件有关的话题!辩护方有权进行询问!”

“有异议!”喻文州不甘示弱,“难道前辈是想说同行人员内,存在着间谍之类的敌对人员?”

“就是这个意思。”叶修点了点头。

喻文州轻“哼”了一声:“前辈这是在质疑本市的警方?那么,证据呢?敢问前辈有何证据证明在警方内部存在着你所说的间谍人员?!”

“唔——”叶修难得被噎住了。本想着根据老韩提供的同行人员名单推理出可疑人员,从而延长审判时间······真不愧是文州,一开始就被将了一军。

喻文州:“既然前辈手上没有相关的证据。那么很遗憾,指控不成立。”

“我同意检控方的意见。”冯审判长点头说道,“辩护律师,请并不要做出无意义的发言。”

“······是。”叶修叹了口气。

冯审判长:“那么韩队长,请继续进行陈述。”

“明白。”韩文清冷冷地扫了辩护席上的某人一眼,开口道——

 

“但是,他却提前一人前往了仓库。”

“请稍等。”韩文清刚说完这句话,叶修就出声打断了他,“肖时钦单独离队了。没有跟你们说明原因?”

“没有。”韩文清闭着眼睛说道。

“那你们也没有询问?”叶修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韩文清:“我们还来不及问话,他就已经不见了。”

“也就是说,肖时钦是突然消失的?”叶修继续问道,“那他是否当初和你们一同上的车?”

韩文清停顿了一下:“抱歉,我没注意到。当时时间紧急,所有人都是匆匆忙忙就上了车,也就没有人在意身边是否缺了谁。”

也就是说,肖时钦很有可能是提前驱车离开了。叶修摸着自己的下巴。可是,现在好像并没有发现他的车啊。

“也就是说,肖队究竟是何时离开的,你们并不知情。”喻文州接话道,“那么,当你们到达仓库——也就是案发现场的时候,又看见了些什么?”

 

“枪击事件发生后,我们在现场发现了印有被害人和肖队指纹的手枪两支。”

“请稍等。”叶修再度插话道:“能说说枪支出现的具体位置和枪支的相关情况吗?”

“可以。”韩文清同意道,随后,他从公文包里取出了两把被包裹着的手枪。

“9mm口径,比起近距离射击更适合中远距离瞄准射击。”他指着第一把手枪道,“从这把枪的手柄上,我们提取到了被害者潘天磊的指纹。”然后他又指着第二把手枪:“同样的9mm口径,但无论从样式还是设计上来看,和先前的那把完全不同。这是国家统一分配的刑警队长专用枪支。在这上面,我们成功提取到了属于肖队的指纹。”

“至于枪支掉落的地点。是位于两人的脚边。也就是仓库正中央的空地上。”

“大致情况了解了。”冯审判长慎重地开口道:“法警,立刻把两把手枪收入庭证!”

 

电子板收入物证——手枪一号

手枪一号:

沾有被害人指纹的9mm口径手枪。子弹射出数为一发。

 

电子板收入物证——手枪二号

手枪二号:

印有肖时钦指纹的9mm口径刑警队长专用手枪。子弹射出数同样为一发。

 

“看样子这两把手枪同样都射出了一发子弹啊。”冯审判长打量着填弹处,“它们射出的子弹呢?有找到吗?”

韩文清点了点头,继续陈述道:

 

“同时,鉴定科对从他们体内取出的子弹进行了弹道鉴定,现已确定子弹的出处,分别出自在现场发现的两把手枪。”

“请稍等!”叶修抢先喊道,“能将子弹列入法庭物证吗?”

“当然。”韩文清一边说着,一边又从公文包里分别取出了被物证袋装着的两枚带血的子弹。

 

电子板收入物证——一号子弹

一号子弹:

击中了被害者太阳穴的子弹,从弹道分析来看,出自于手枪二号。

 

电子板收入物证——二号子弹

二号子弹:

从肖时钦腹部取出的子弹,从弹道分析来看,出自于手枪一号。

 

“这可真是,血淋淋的证据啊。”冯审判长感叹道。辩护席上,戴妍琦身子抖了一抖。“没事吧?”叶修小声问道。戴妍琦咬着牙,用力摇了摇头。这时,检控席上,喻文州开口了:

“我记得案发后,我们在现场还发现了第三枚子弹来着。韩队长,能麻烦你将它一同呈上来吗?”

按理说,这对指控不利的证据,不应该由检察官主动提出,这更像是辩护律师的活。但考虑到双方必须共同引导出事件的真相,因此喻文州乐意打破惯例一次。

“第三枚子弹?这是怎么回事?”冯审判长感到有些迷茫。

“就是这个。”韩文清举起了从公文包里取出的第三枚子弹,“这是我们在距离枪击中心大概二十米左右的铁桶堆里找到的。准确的说,是在其中的一只铁桶上。”

“都变形了。”冯审判长仔细查看着这枚子弹,“那么它的出处呢?”

“不属于提交的两把手枪中的任何一把。”韩文清迅速说道。

“也就是说,枪击案当时,应该存在着第三把手枪。”叶修解释道。

“第三把手枪?”冯审判长深感震惊,“那手枪呢?!”

“很遗憾,当时并没有找到。”喻文州回答道。

三把手枪啊。冯审判长难得陷入了沉思。韩文清看了眼思考中的审判长,决定先把陈述说完了再说。

 

“因此,我们判断,被害人是同肖时钦开枪互射身亡。于是,我们对现处治疗中的肖时钦提出了指控。”

“等一下!”这次提出异议的竟然是冯审判长。“你们这就判定是肖时钦杀害了被害人?可是不是还有这第三枚子弹吗?还有消失不见的第三把手枪?”

“因为这枚子弹是从铁桶上找到的,虽然鲁米洛实验的结果表明,子弹上的确存有微量的血液痕迹,但根据痕迹判断,子弹只是擦过了人体皮肤表面。所以我们判断,这枚子弹应该于案件无关。”韩文清一边说着,一边和辩控双方交换了个了然的眼神。看来,冯审判长并不是真傻。案件绝对会迎来转机的。

确定了这点后,叶修开始放心大胆地喊出了“异议”。

“既然子弹是擦过了人体,就表明它还是伤到了人。请问韩队长,你们有在被害人或者肖时钦身上发现任何擦伤的痕迹吗?”

“没有。”韩文清果断地回答。

“既然如此,这枚子弹怎么就和案件无关了呢?!哪怕是再少的微量血液痕迹,就能表明子弹擦伤的,是在场不知名的第三个人!而他,极有可能就是杀害被害者的真凶!”叶修大力拍着桌面。身旁的戴妍琦狠命地点头赞同。

“异议!我反对!”喻文州心安理得担任着反对的角色,“先不去讨论是否存在未知的第三人。杀害了潘天磊的,并不是这枚来历不明的子弹。射杀他的一号子弹已经确认是出自肖时钦的手枪!所以,这完全不妨碍原有的指控!”

“有异议!”叶修也提高了嗓门,“现场是否存在着第三人这极为重要。因为单凭手枪上的指纹,并不能确定手枪就是属于肖时钦的。很有可能是那个未知的第三人做的手脚!把案件演变为了双方的火拼!”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冯审判长点了点头,刚要开口表示赞同,却见喻文州不慌不忙摇起了食指。

“叶前辈,话可不能说的太绝对。”喻文州从容地勾起了嘴角,“首先,还是原理,这枚来历不明的子弹并没有夺走被害者的性命。光凭这一点,它就和枪杀案本身毫无联系。”

这话不假。冯审判长再度点头认同。

“其次,”喻文州又竖起了一根指头,“你怎么就认为被擦伤的就不是被害人或者肖队了呢?这是没发现擦痕?毕竟只是小小的擦伤,伤口愈合得快也是很正常的事。”

“喻检察长的意思是,他们中的其中一人携带了两把手枪,用一把给对方造成擦伤后,他用另一把手枪给对方造成了重伤亦或死亡?”叶修好笑地反问道,“那么他这么做的理由又是什么?那可是枪击现场!又不是打游戏,还随身变换手枪。”

“不论怎么说,都存在着可能性。”喻文州回答道。

“那么消失的那把手枪呢?按理说枪的主人应该没时间去处理它吧?”

“也许是随扔进了海里?”喻文州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总而言之,比起‘案发当时,现场存在着未知的第三人’来看,这个理由更加得可靠。”

“嗯,有道理。”冯审判长表示认同,“辩护律师,你还是坚持存在第三人的想法吗?”

“当然。”叶修毫不犹豫地回答。

“那么,请问你是否有证据能够证明你的观点呢?”冯审判长也玩起了证据的游戏,“如果没有证据的话,我无法相信你的新观点。”

“证据啊······”叶修故意拖长了语调,“可以说有吧。”

冯审判长皱起了眉头:“你就不能果断点吗?到底是有还是没有!”

“那就算有吧。”叶修打着哈哈。

“那么证据呢?提上来啊!”冯审判长不耐烦地催促道。

“我这不是也在等鉴定结果嘛。”叶修摊了摊手,随后问向证人席上的韩文清:“老韩啊,林敬言和张新杰,鉴定完了没啊?哥都等一天了。只不过是一个脚印和一滴血迹嘛。”

韩文清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刚刚完成鉴定。我拿来了鉴定报告。”

只不过是一个脚印?天知道那可是一个残缺的脚印!你以为比对结果会这么容易?还有血迹,看在随便谁的份上,要从那摊干结了的、混合在一起的血堆里分出三个人的不同DNA,再加上张新杰越发严重的强迫症,能给你一天内出结果就已经是个奇迹了!

冯审判长并不知道其中的周折,他只是单纯地疑惑什么时候又出来了个脚印?还有血迹,什么血迹?

“是这样。我们在现场发现了一个残破的脚印,就在仓库的后门边上。”叶修解释道,“至于血迹······原因很复杂,在这里我就不多解释了。看鉴定结果就好。”说完,他便指示戴妍琦将韩文清提交的鉴定报告投影到了法庭内的大屏幕上。

 

电子板收入物证更新——残破的脚印

残破的脚印:

在现场采集到的不完整脚印,不知所属于谁。现以鉴定,不属于被害者潘天磊,亦不属于肖时钦。

 

电子板收入物证——血迹

血迹:

混合在血堆中,不属于被告亦或被害人的血迹。

 

“这、这——”看着鉴定结果,冯审判长半天都没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看样子,终于能下结论了呢。喻文州稍稍松了口气。

 

评论(13)
热度(72)
©叶落三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