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三秋

【全职高手】逆转的荣耀3-14

7月19日,上午7点15分,市中心医院重症病房

叶修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去,见屋内留守的人并没有睡着,于是便放心地敲了敲病房的门。

“叶律师。”方学才睁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和叶修打了声招呼。叶修轻手轻脚地来到肖时钦的病床前,床上躺着的人依旧陷入昏迷。根据医生的诊断来看,他这样子起码得持续两到三天。

“你昨个一晚上都这么守着?”叶修轻声问向方学才。这位雷霆的副队长摇了摇头。

“我接小戴的班。凌晨的时候我让那丫头先去休息了。”

辛苦。叶修用唇形说着,拍了拍方学才的肩。

“叶律师,下午就要开庭了,但是队长他——”方学才揉了揉遍布血丝的眼睛。

“没事。只要我们手上握有小戴翻录的那卷现场录音,我相信老冯会相信你们队长的无辜。”叶修安慰道。是的,只是安慰,因为就连他自己都没有百分百的信心能够保证下午审判对彼方的有利度。原因有两点:1、肖时钦这趟任务的隐秘性;2、李迅的证词。

“你们中真的没人知道你们队长——?”叶修不死心地问道。

方学才摇了摇头:“我们昨晚内部开会讨论过,但是很显然,肖队他对谁都没有说过。”

“你们局长那边呢?他应该是任务的发布人吧。”叶修接着问道。

“问题就出在这儿。”方学才用手捂住了脸,“我们打电话给局长,局长表示,他压根就不知道队长卧底的事。”

叶修:“这不可能。”

“我们也是这么认为的。”方学才转过头,直对着叶修的眼睛。“但是——局长说,局里要给肖队越职处罚。”

“什么?!”叶修一脸的不可置信。“你别告诉我说,就因为他对任务保了密。”

“因为上报的任务没有通过批准。”一记女音从门口传来,两人抬头望去,只见面色差到极点的戴妍琦出现在了病房门口。

“不是让你回去休息吗?你又跑回来干什么?”方学才训斥般的说道。

“我回去后远程调出了队长电脑里的工作记录。”戴妍琦没理他,一屁股坐在了空出来的椅子上,“半个月前,他曾就卧底一事请示过局长。但是,被局长以‘危险,行动可行性仍需讨论’为由拒绝了。”

“你先等一下。”还没等叶修提出疑问,方学才率先询问道:“你的意思是,昨晚,你入侵了局里的专用网络?”

戴妍琦扫了自家副队一眼:“当然。不然我哪来的队长工作记录。”

“重点错了。我是说,你竟然入侵——我去!大小姐,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是违法的!”方学才低声吼道。

“再这样下去,队长就要被判入狱了。我还管什么违法不违法!”戴妍琦不觉提高了嗓门。

“行行行,你们两个都别吵。这是医院。”叶修低声提醒道。“还有小戴,你能把情况再说得具体些吗?”

“是这样的。”戴妍琦干脆把椅子搬到了叶修身旁,“差不多六月中旬的时候,队长向局里提交了一份申请,队长在追踪武晔的时候,意外发现了在X市,存在着一个巨大的走私组织,根据多方面调查,他了解到了这个组织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举行一次非法拍卖的情况。他觉得武晔极有可能出现在拍卖会上。为了逮捕武晔,同时铲除走私犯罪集团,队长向局里提出了卧底的申请。只要申请一通过,再联合X市当地警方,走私组织一定能被顺利铲除。但是,队长的这个计划中出现了意想不到的纰漏。”

“局里的拒绝。”叶修接话道,“他有写明原因吗?除了你们局长的那通官话外。”

戴妍琦摇了摇头。

“那为什么他又决定绕过局里自己展开搜查?”叶修继续问道。

“记录到此结束了。没有后续。”戴妍琦叹了口气。“也许,队长是对局里的不作为决议而感到愤怒了吧。”

只是如此吗?叶修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因为不满上层的决议,所以自己私下里进行卧底调查。按理说,这并非个例。可是,现在决定绕开上层和同事的人是肖时钦,聪明、顾全大局,是他在短短两天内给所有人留下的印象。所以,他选择这么做的原因,断然不可能仅仅是因为不满上层决议······

想着想着,叶修起身来到了窗边。窗外的电线上站着两只麻雀,一只沉默无声,一只左顾右盼。片刻的功夫,沉默的那只飞走了,只留下另一只看似不安的麻雀。

叶修不经意地扫视了一下病房里的两人。是他们?还是他们?还是——

“嗡嗡······”不停震动着的手机彰显着自己的存在感。叶修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喻文州。在给病房里的其余两人做出了个抱歉的手势后,叶修大步离开了病房,在无人的走廊上按下了接听键。

“喂,文州。询问的情况如何?”

电话那端,喻文州沉默了一下,然后——

“情况有些不妙前辈。韩队决定在下午对肖队提出正式起诉。”

这本就是早已确定的事实。不过,情况不妙是指?叶修静下心来听喻文州继续说道:“李迅的证词,18号下午16点整,他在距离废弃仓库百米开外的卸货区内,目击到了两个男人拿枪互射的场景。然后,两人几乎同时倒地。”

“他没有说看到了在仓库里的第三个人?”

“他发誓说他没看到。并且为了证明他所说的全是实话,他还提供了一张照片。”喻文州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道,“由于拍摄角度的问题,只照见了一个男人的背影和对面一个模糊不清的人影。那个背影,经过技术核对,应该就是肖队。”

见鬼。叶修暗骂了一声。“所以说,你们下午在法庭上只能指控肖时钦谋杀。对了,那个死者叫什么名字?”

喻文州模糊地往身后问了一声:“潘天磊。至少身份证上是这样写着的。”

叶修:“没有家属前来认尸?”

喻文州:“没有。张佳乐现在在搜索本市在住人口。从身份证上看,他是本市居民。”

叶修:“但愿能够搜索顺利。别的还有什么内容吗?”

“呃······”电话那头,喻文州挠了挠脸,“前辈,你要知道,一会下午的审判,蓝雨派出的检察官是我。所以——”

“行,哥懂。”叶修秒答道,“刚好我这里也有些不方便透露的情况。”

喻文州无言地沉默了许久。

“那么,前辈,咱们下午见?”

“恩恩,下午见。”叶修果断地挂断了电话。

······蓝雨检察院办公室内,喻文州哭笑不得地看着手里的手机。在他身旁,黄少天大声嚷嚷着“这不公平!队长你也应该让老叶说出他手上的情报!刚才我们都把不该说的、该说的全都说了&%¥#@!!”

蓝雨的其余检察官们,纷纷从抽屉里掏出了备用的耳塞。这年头,防耳聋防少天,随身携带耳塞一副准没错。

 

评论(11)
热度(56)
©叶落三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