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三秋

【全职高手】逆转的荣耀3-10

叶修最后的辩护对象终于出现了,估计再不提辩护两字,大家都忘了这不是推理小说来着。

------------------

同日下午15点52分,霸图警局

“这不公平!”叶修捶打着会议室的桌面,“这是我们提供的情报,为什么抓捕行动不让我们跟着去?!”

“赞同。”黄少天附议道。

“准确来说,线索和情报都是由肖队他们提供的。”张新杰推了推眼镜,“你们只是民间的协助者。”他故意咬重了最后三个字的读音。

“太危险了。”韩文清严肃地说道。

叶修白了他一眼:“昨天你都让我们跟过去了,文州和大眼甚至还和你们的便衣一起混入了会场。危险系数明显一致,所以今天你也必须也把我们带上!”

“系数不一致。这次我们要去缴获敌人的大本营,那可不是闹着玩的!”韩文清严厉制止道。

“你大可把我们留在车上。我发誓,我们绝对不会走出车门半步。”叶修举起手来对天发誓道。

“你拿什么发誓?”

“哥的人品。”叶修信誓旦旦的回答。

“······”会议室内一片死寂。

张新杰无声地叹了口气:“如果你敢拿你的律师徽章发誓,而不是人品的话,没准队长还会考虑考虑。至于现在——”

“全体听令!”韩文清大吼一声,会议室内全体霸图刑警迅速直起身来各就各位。

“行动!”

下一秒,除去雷霆的几位和叶修等人外,就连张新杰也扣上了警帽,直奔停靠在屋外的救护车。韩文清、张佳乐带领着刑警们坐上警车迅速离去,跟在最后的,是救护车和鉴证科的车辆。

“切,韩文清这个死顽固。”叶修看着一排车辆离去的背影咬牙切齿地说道。

“要不,我们也驾车去追吧。”黄少天提议道,“反正我和队长来时就乘着检察院的车辆。”

叶修:“好主意!”

“死心吧前辈。”喻文州在一旁冷静地提醒,“雷霆的同事们还在呢。”他朝方学才等人的方向点了下头。方学才尴尬地笑了笑。

“你们不是不出动吗?那么,你们可以先回酒店了。”叶修朝他们摆了摆手。

“抱歉啊,律师还有二位检察官先生,”方学才搔了搔头发,“我们接到的命令,是确保你们在霸图警局的安全。换而言之,在行动结束前,你们不能离开我们半步。”

“肖时钦的命令?”叶修问道,“话说他人呢?”

“韩队同意了队长跟随的请求,所以——”

不公平啊!叶修无声地抗议着。

“那要是你们和我们一块去呢?”黄少天仍旧不死心,“你看,这样我们不就是没有离开你们半步吗?”

“肖队的第二条命令,”方学才擦了餐脑门上的虚汗,“没有他或者韩队的允许,不准离开警局。”

······

叶修和黄少天集体骂了声娘。

喻文州苦笑了一笑:“所以说前辈,我们还是,在这里等着吧。”

“哥放心不下啊。那可是我经手大半了的案子。”叶修沮丧地在他身旁坐下。“好歹知道一下进展也好啊。”

“这个简单!”戴妍琦一把推开会议室的门,抱着笔电蹦蹦跳跳地在主位上坐下,“跟踪下信号不就行了!”说着,她打开了电脑,劈里啪啦敲打着键盘。叶修等人凑过去一看,果然,屏幕上显示着一个明晃晃的红点。

“这好像是仓库的位置啊。怎么这么快就到了?他们好像才出门不到十分钟吧。”黄少天抢先提问道。

方学才闻言也凑了过来,一看脸上顿时大惊失色:“小戴,你怎么又、又——”他“又”了半天,硬是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嘿嘿~”戴妍琦抱歉地笑笑,“不好意思,我忘记把上次放在队长上衣口袋里的跟踪器取出来了。谁让队长走得急,我刚想偷偷把跟踪器取出来,他就急急忙忙去现场设伏了。”

得,合着还是惯犯。

方学才用手干指着屏幕欲哭无泪。家门不幸啊!为啥雷霆会摊上这么一个、一个、一个——

喻文州同情地拍了拍方副队的肩。“辛苦了。”他如此安慰道。

方学才:“QAQ”

“行了,反正跟都跟了,赶紧看吧。”叶修果断地做出了决定。

“看啥?就那么一个红点。除了它显示的位置外,我们依旧一无所知。”黄少天在旁嚷嚷着。

“别急啊。”戴妍琦说着,又敲击了一下键盘,随后,从笔电自带的播放器里,传出了人的呼吸声。

雷霆的刑警们几乎崩溃了:“小戴,你、你、你竟然还敢给队长装窃听器!”这丫头不要命啦,竟然一装就俩!

戴妍琦无辜地举起了双手:“事先说明,我只在队长身上安装了一个跟踪器。”

“那这声音是怎么回事?!”

“哦,恰好它是跟踪、窃听俩用的。”戴妍琦朝着自家副队眨了眨眼睛。“很实用对呗~”

方学才只觉得眼前一黑,险些一头栽倒在地。

雷霆绝对是上辈子欠了这丫头许多钱,许许多多的钱!不然为什么这辈子这丫头会把雷霆上下闹了个鸡犬不宁?!

“嘘!安静!好像有人来了。”这时,叶修猛然插话道。

会议室内顿时安静了下来,大家屏住了呼吸,认真倾听着。

“嗒嗒嗒。”是鞋跟撞击地面发出的有节奏的声响。渐渐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听上去几乎快走到肖时钦的藏身处了。然后,声音猛然停止了。不一会儿,播放器里传出了男人的吐息。就这样静静的过了几分钟后,“嗒嗒”的声音再度传来,时远时近。

“他好像,在等什么人?”黄少天小声地说道。

喻文州点点头,示意他继续往下听。

琢磨着又过了十分钟左右,终于,“沙沙”,传来了衣料摩擦的声响,然后——

“你来啦。”一记陌生的男音响起。看来,男子等待的人终于到来了。是谁?会是益华的哪个高层吗?

正在众人屏息而立之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从按了扩音键的播放器里传了出来。

“啊。东西都收拾干净了?”

废弃的仓库内,肖时钦面对男子,发出了如此询问。

 

评论(13)
热度(66)
©叶落三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