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三秋

【全职高手】逆转的荣耀3-6

短小精干的一更。至少我还是更了。

------------------------

叶修的一番话如同往拘留所内扔下了一颗定时炸弹。武晔瞬间就从拘留室的椅子上跳了起来,惊得守候在门口的警员冲上来一把按住了他。

“你、你、你说他死、死——”被摁回座位后,武晔面色发青,说出来的话都说结结巴巴的,“那我见到了那个、那个玩意,是什么?!”

“等会,你能确定陈凯已经死了?我的意思是,你说的那个陈凯就是他刚才说的那个······对不起,我头有点晕。”肖时钦捂着额头朝叶修说道。

“我当然确定。”叶修朝两人说道,“除了‘看上去傻乎乎’外,他刚才对那小伙子的描述和四个月前被害身为的陈凯特征完全相同。我就是四个月前负责陈凯被害一案的辩护律师。”紧接着,他把四个月发生的那场官司简单提了提。

在叶修的解释下,肖时钦总算理清了思路:“也就是说,除非那个陈凯在当时并没有死透——”

“可能性远低于零。他的遗体早就被张新杰愉快地解刨了。也许在冷冻柜里还留着眼睛、手指什么的。”叶修在一旁尽心做着补充说明。

肖时钦微微一笑:“多谢提醒。”然后他又接着说道,“既然假设已经被排除,那么最后的结论只有一个。”

““有人假冒了陈凯!””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当然了,这是唯一的可能性!”叶修飞快的说着,原地转了个圈。“而现在的问题就在于,假冒的到底是哪一个?”

“前者或者后者。天知道我一向讨厌做选择题。”肖时钦苦笑了一声。

“我个人偏向于前者。要知道老韩亲自出马,弄错的可能性极小。不过······”叶修转了转眼珠,“我想我最好还是找张新杰确认一下为妙。”

随后他转向身后的肖时钦:“肖队,你能尽快找到你的那位部下吗?麻烦你们同文州他们先走一步,我得上法医室里跑上一趟。运气好的话,午饭之后我就去微草堂那边找你们。”

“当然。”肖时钦点了点头,他和叶修一前一后快步走出了拘留所,留下玻璃板后的武晔在那头大声叫喊:

“您二位怎么就这么走了?你们好歹告诉我一声那家伙到底是谁啊!”

 

同日上午10点57分,法医室

“你在质疑我的职业水准。”张新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面露不善地说道。

“所以说我没——”

“你就是在质疑我的职业水准。”张新杰斩钉截铁地打断了叶修的辩解,“队长,难道说你也——”他转向站在一旁把自己当根木头的韩文清。

韩文清把头摇得像拨浪鼓。

“张新杰,我说了我并没有要质疑你的意思。”面对张法医的怒火,叶修感到了一种鸡同鸭讲的无力感,“我只是说,是否有可能当初漏做了一两项对比鉴定什么的——”

“没那个可能性。”法医大人用手术刀斩断了他的话,“你以为我是那种在没完全确认过死者身上任何部位前,就会鲁莽判定死者身份的人吗?!”

插在桌面上的手术刀入木三尺,反射着寒光。叶修反射性地吞了吞口水。

韩文清做了次深呼吸后,对自己的副手如此说道:“新杰,只是再做一遍检验结果而已。反正也不会耗费太多时间。”

“没有尸体。”张新杰挑了挑眉,“我无法再做一遍全身认证。”

“那就,呃,毛发检验,或者DNA对比什么的。”见他有松口的迹象,叶修向前凑了几步。“我相信当初在遗体下葬的时候,你肯定留下了点什么。”

张新杰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然后转过身去,从冷柜里取出了一个小盒式的透明容器。半截手指如同高不可攀的珠峰屹立在那里。

真藏了啊。叶修抹去额头上的冷汗。

接下来的半小时内,叶修连同韩文清一道被张法医赶出了法医室,两人无语地盯着走廊上方的天花板。

“我说老韩啊,”叶修开口道,“关于陈凯遇害前被追赶的事,你这边查的怎么样了?”

“没什么线索。”韩文清盯着天花板上的黑点,皱了皱眉头,“初步判定,应该是受骗者的报复行为。”

“报复啊。”叶修眨巴着眼睛,“可是老韩你不觉得奇怪吗?陈凯他是益华名义上的公司注册人,可以说是半个股东吧。那么身为公司高层的他,被人报复追杀,但身旁却不带一个保镖,这好像有点说不过去啊。”

“所以你才会怀疑?”韩文清看着叶修问道。

“也不完全算是。”叶修搔了搔头发,“没准是内部搞分裂呢。总之,目前我们手头上的线索实在是不多,推理不能啊。”

“如果死去的那个是真的,那么出面雇佣武晔的又是谁?为什么偏偏打扮成陈凯的样子?”韩文清充满了疑惑。

“谁知道呢。”叶修喃喃自语。

“呯!”下一秒,从法医室里传来了重物倒地的声音。两人对视了一眼,随即飞一般地推开了房门冲进屋去。

 

评论(18)
热度(72)
©叶落三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