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三秋

【全职高手】逆转的荣耀第二话 逆转舞台(完结篇下)

就算有错别字也改不了了,这见鬼的网速。

--------------------

开庭准备

5月14日上午8点52分,X市中心法院第一被告等候室

好不容易从法院门口堵着的众多娱记中杀出条生路的叶某人,扯了扯完全皱得不成样子的领带感叹了句这年头的记者真恐怖。

“也不知道法院那边是怎么想的,这次竟然搞什么公开审理了。他们难道就不怕被那群记者给埋了。”叶修嘟囔着理了理凌乱不堪的西装外套。今早他刚来到法院门口,就被等候多时的娱记们围了个水泄不通,劈里啪啦,闪光灯闪成一片。一时间叶律师长、叶律师短的,叽里呱啦堪比十个黄少天。其中几个娱记还在那边大喊:“就是这个人,在那个时候公开上演三角恋的!”三角恋你妹啊!哪只眼睛看到的?!

哥的出名方式绝对是哪里有问题。叶修托着下巴沉思着。

“前辈。”

就在叶大律师认真思考着人生的时候,后辈特有的磁性嗓音从身后响起。

“啊,小周你们来了啊。”叶修对两人打着招呼,“门外那群疯子没把你们怎么样吧?”

周泽楷摇摇头。

“后门。”一向惜字如金的他,回答问题也只吐出了两个字。

“后门?”叶修吃了一惊,“法院哪来的什么后门?”

这次回答的是江波涛:“法警特地开车把我们送到了侧门那里,说是通常只有法院上层人士才能进入的。前辈不知道吗?”

······真是腐败的组织机构。叶修在心里恶狠狠地想到。

“说起来,今天的站在证人席上的,好像是蒋哥来着。”江波涛的表情有些阴沉,“但是,他不是应该——”

叶修:“啊,从目前我们收集到的证据看,蒋瑞应该是本案的真凶。”

“果然吗······那为什么——”

“据说他有提供对小周不利的证言。”叶修打断了江波涛的话,“少天那边也是秉公办事。在他被送上被告席之前,必须先往证人席上走上那么一趟。”

“能赢。我相信前辈。”周泽楷小声却又坚定不移的说道。

叶修微笑着看向他:“当然。小周你就放心交给哥吧。”说完,他又转向一旁的江波涛,“小江,等会还得麻烦你了。”

“哎,是说助手吗?”江波涛愣了一下,随后满心欢喜地接过了叶修递来的电子板:“是!还请前辈多多指教!”

 

审理开始

同日上午9点,X市中心法院第二法庭

“啪!”

冯审判长手中的木槌重重落下。“下面,我宣布,关于纪辰风被杀一案现在开庭。”

叶修:“辩护方准备完毕。”

黄少天:“检控方准备完毕。”

“恩。”冯审判长满意的点点头,随后,他对几乎把法庭听证席塞满,又在后头围了两圈的娱记们说道:“开始审理前,我必须在此声明下法庭秩序。案件审理期间,禁止大声喧哗、交头接耳、拍照、打闪光灯等一系列行为。如有违背,”他扫视了黑压压一片的娱记们一眼,“即刻逐出法庭不得入内!”

碍于审判长大人难得散发一次的威严,还有身后站着的以韩文清为首的一排霸图刑警,记者们不情不愿地收起了手里的相机、摄像工具。法庭内也逐渐安静了下来。

冯审判长有些小得意,他暗地里把手中捏着的小纸条团成一团,扔到审判席下面。做完这一切,他清了清嗓子:“那么,从第一次开庭的结果来看,新慧娱乐的活动项目负责人蒋瑞同样拥有着重大嫌疑。本来,他应该站在被告席上,但是,据说他提供了一些指证被告的证词,所以就先以证人的身份出庭。检控方,是这么回事吧?”

“没错。”黄少天快速地回答道:“他说他有充分的证据可以证明,被害人纪辰风是被被告杀害的。”

“!!!”

“大新闻!现有消息确认,新普男神周泽楷是杀害纪辰风的真凶!”

法庭后部顿时乱成一片。

“肃静!什么都还没确认呢,肃静!!”冯审判长恼火地挥舞着木槌,还没来得及往下敲,只见韩文清黑着一张脸走到刚才起哄瞎嚷嚷的两位娱记面前,一把夺过对方的手机和采访本交给了身后的张新杰,随后,在娱记们颤抖的目光中,拎起两人的衣襟,毫不客气地把他们扔出了法庭。

随着法庭门重重关上的声响,法庭内一片寂静。韩文清用威严至极的眼神缓缓扫过下面的一干人等。

“唰!”记者们集体双手奉上了自己的钱包外加手机。

在目睹霸图的刑警们收缴了所有的手机后(队长说了,钱包不要),冯审判长才宣布审理继续。

没一会的功夫,蒋瑞就在法警的带领下,走上了证人席。

冯审判长:“首先,证人,请说出你的姓名还有职业。”

蒋瑞轻“哼”了一声:“我叫蒋瑞,是新慧娱乐的活动项目负责人。”

态度还挺拽。叶修微微挑了下眉。

冯审判长:“证人,你说你有充分的证据可以断定,人是被告杀的?”

“没错。”蒋瑞大爷样地抬起下巴。

辩护席上,江波涛愤怒地瞪着他。

“那么,就请说说你的理由吧。”审判席上,冯审判长缓慢的说道。

 

证言开始:断定的缘由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能够随意进出独立休息室的,只有周泽楷和纪辰风两人。别的人连进出的资格都没有,怎么可能杀人?!况且,纪辰风那小子是10点45分死的吧,当时周泽楷正好从休息室里出来。怎么看时间都很巧合不是吗?!”

 

冯审判长:“······”

黄少天:“······”

叶修:“······”

“怎、怎么了?难道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蒋瑞有些烦躁的说道。

“我——”冯审判长刚想说些什么,但被叶修懒洋洋的声音打断了。

“原本我还以为会是什么新鲜的证词呢,”叶修嘲讽的笑道,“弄了半天,结果还是老一套。少天大大,就这样的证词你还敢让他出庭作证啊。”

检控席上,黄少天微微一笑:“我可不能拦着不让人家作证啊。更何况······呵呵,老叶,好戏可还在后头呢!”

“哦?那我就稍稍期待下好了。”叶修用手抵着下巴调笑道。

“律师,你什么意思?!是在指责我的证言吗?!”蒋瑞在证人席上恼火的说道。

“不,我只是在指责你的智商罢了。”叶某人嘲讽道,“难道你昨个在检察院没听人说起过吗,你刚才的那些所谓证词,我们早就在上场审判中全部把他们推翻了。”

 

“什、什——”

“就先拿死亡时间来说吧。”叶修摇晃着食指,“纪辰风的死亡时间的确是在10点45分之后,不过,周泽楷最后的登场时间,可不是在10点45分哦。”

“!”

“准确来说,是10点55分。因为不知什么原因,休息室的时钟被人调慢了10分钟。而他在登台前确实回了一趟休息室,但他在休息室里看到的,是已经死去了的纪辰风。”

蒋瑞:“唔······”

“再来说说关于进入休息室的权限问题,”叶修接着说道,“几乎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说能够自由进出休息室的只有被害人和被告两人。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找到了吗?那个能够进出休息室的第三人?”冯审判长焦急的问道。

“当然。”叶修点点头,“上次审理一结束后,我就跑到了新慧娱乐公司,从公司的董事长嘴里套出不少话来。”

听到“董事长”三个字,蒋瑞的头上不由得冒出几滴汗来。

叶修有意无意地扫了他一眼:“据董事长先生所说,只要是公司高层的管理人员,都有随意使用独立休息室的权力。也就是说,蒋负责人先生,”叶修猛地一拍桌子,“身为当时在现场的唯一公司高层人员,你是有特权可以随意出入休息室的!”

听证席上,记者们掏出了纸笔疯狂地记录着。法庭内,响起了一片刷刷的写字声。

“肃——”冯审判长刚想喊“肃静”两字,但是——照不让人拍,话不让人说也就算了,这写字总不犯法吧。啥都不让人干也实在是太过残忍了些。想到这儿,他讪讪的放下了举起的木槌。

“证人,辩护律师所说,是否为实情?”冯审判长转向了证人席。

蒋瑞沉默了半晌,然后才不情不愿地给予了肯定的回答。“不过,我可还有别的证据哦。”他随后又接着说道。

叶修:“哦?那我就洗耳恭听了。”

 

证言开始:断定的缘由2

“我的确是拥有进入休息室的特权,但是我只有在喊艺人上场时才会使用。案发当天也一样。我进入休息室去喊周泽楷和纪辰风,结果就看到纪辰风倒在了化妆台前,而周泽楷就站在他身边。当时他可是进休息室好一会了哦。通常看到尸体的第一反应,不应该冲出来找人报警吗?但周泽楷却没有。我当时还以为是他心理素质太好的缘故,后来想想,恐怕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吧。况且,我当时有在他的化妆台上看到了一尊青铜器,底部还沾着血迹,现在想来,那应该就是犯案的凶器了。”

 

“恩,这次的证言倒是很新鲜呢,理由也足够充分。”冯审判长理了理脑袋顶上所剩无几的头发,“那么律师,请行使你的询问权利吧。”

蒋瑞:“哼,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弄出些什么名堂来。”

大哥,要弄出什么名堂的好像是你吧。叶修在私底下吐槽道。

 

询问开始:断定的缘由2

“我的确是拥有进入休息室的特权,但是我只有在喊艺人上场时才会使用。”

“案发当天也一样。”

“请稍等!”叶修打断了对方的陈述,“也就是说,案发当天,你不止一次进入过休息室?”

“当然不是。”蒋瑞回答道,“那天他们不都随身携带了经纪人吗?于是我就把喊人的任务交给经纪人了。我只是在最后快要谢幕的时候进去了一次。”

“其他时间,你一直都待在后台?”叶修追问道。

“当然。身为负责人,我可是很忙的。还要时不时处理些突发情况。”蒋瑞得意的说道。

冯审判长点点头:“那么,你在进入休息室后,又看到了什么?”

 

“我进入休息室去喊周泽楷和纪辰风,结果就看到纪辰风倒在了化妆台前,而周泽楷就站在他身边。”

“当时他可是进休息室好一会了哦。”

“通常看到尸体的第一反应,不应该冲出来找人报警吗?但周泽楷却没有。”

“我当时还以为是他心理素质太好的缘故,后来想想,恐怕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吧。”

“请稍等!”叶修再度打断了蒋瑞的话,“不是是你自个让他不要报警的吗?还说公司会帮忙摆平。”

“那、那是在我进入休息室,他瞅见我之后。”蒋瑞连忙解释道,“再说,当时我之所以会说那番话,是因为我以为人不会是他杀的,所以才——”

“哦~滥用职权啊。”叶修嘲讽的笑道。

“啰、啰嗦!不管怎么说,看见尸体后不惊慌也不马上跑出来总觉得不对吧!况且——”

 

“况且,我当时有在他的化妆台上看到了一尊青铜器,底部还沾着血迹,现在想来,那应该就是犯案的凶器了。”

“请稍等!”叶修嘴角向上一翘,“终于,说到点子上了啊。沾着血的青铜器。”

“是犯案的凶器吗?”冯审判长问道。

“老冯你先别急啊。”叶修转向审判席,“不知各位是否还记得,在上一次审判中,关于在休息室目击到的实情,我的委托人是这样回答的——”

回忆中:

周泽楷:“······我回到休息室,时间是···10点52分。纪辰风,趴在化妆台前。我上前查看,他已经死了。我不想惹麻烦,就离开了。”

叶修:“当时在现场,你有看到什么类似于凶器的大型器皿吗?”

周泽楷:“没有发现。”

回忆结束

叶修:“他说他并没有在现场见到过任何类似于凶器的器皿。”

“老叶,这看就是你犯糊涂了。”检控席上,沉默了许久的黄少天,此时此刻终于开了口:“既然是杀人凶器,他自己又是被告人,那他当然会说并没有看见了。”

“说的一点也没错!”见到检察官果然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蒋瑞更加得意起来。

“但是,这样一来,有一点就变得十分奇怪了。”叶修故作疑惑的说道,“还记得那个主持人杜明吗?在案发当天,我在现场询问他的时候,他是这样说的——”

回忆中:

杜明:“我记得我刚进休息室的时候,在周泽楷的化妆台上,好像横放着一个青色的东西来着。好像是个器皿,类似于青铜器的那种······”

回忆结束

“这不就结了!”蒋瑞一脸“事实就是如此”的模样。

叶修轻“哼”了一声:“结了?是才怪了吧。还记得我们几个闯入休息室内的情景吗?在那现场,压根就没看到什么青铜器的影子!”

“······的确是这样没错。”黄少天难得赞同的说道,“不过,也有可能是犯人把它给藏起来了。毕竟,要是当场在那上面检测出自己的指纹可就糟了。”

“就是这样。”蒋瑞在证人席上连连点头。“毕竟当时我在场,所以他没好意思乱藏,于是就等表演结束后——”

“既然如此,那我手中的这个玩意儿又要如何解释呢?”叶修递给身旁的江波涛一个暗示,后者把装着青铜像的大包裹放到了辩护席上。叶修拉开包裹的拉链,一尊青铜人像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在场的所有人全都伸长了脖子,好把这尊人像看得更加清楚。

冯审判长在审判席上结结巴巴的说道:“这、这尊青铜,莫非就是——”

叶修点了点头:“没错,我已经找过鉴定人员了,在青铜的底部我们检测出了鲁米洛反应。经过技术对比,上面残留的DNA与纪辰风的完全吻合。也就是说,它就是本案的凶器。”

娱记们激动了,他们纷纷以飞一般的速度在采访本上写个不停。因为手机已上交,照相又不被允许,有几个聪明的,已经开始在本子上手绘青铜人像了。不过从绘画的功底看,估计报社是不予刊登的。

“律师!这尊青铜像,你是从哪找到的?!”冯审判长两眼放光的问道。青铜啊,不知能值多少钱。反正不会是少数。

“很凑巧,我是在新慧的董事长办公室里发现了它。”叶修瞥了眼蒋瑞几乎变得苍白的脸色,“董事长并不知道这东西是件凶器来着。说是,有人在案发的当天下午送给他的。”

“而那个人,不是被告周泽楷,而是你。此刻站在证人席上的蒋瑞先生!”凌空一指,叶修对蒋瑞发动了猛击。

 

“肃静!肃静!”冯审判长敲打着木槌,迫使终于按捺不住的娱记们安静了下来。“证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拿到这尊青铜人像?!”

豆大的汗珠从蒋瑞头上落下,他恶狠狠地瞪着辩护席,恨不得将那尊青铜像连同那个碍眼至极的律师一起生吞活剥了。

叶修面对蒋瑞的恶意,显得而不畏惧:“在案发现场连同周边地区,我们至始至终都没有找到这尊凶器。为防万一,警方在被害者、被告人家中也进行过搜查,可惜是一无所获。那么敢问证人,你是从哪找到的这玩意,还偏偏在案发下午这一敏感的时间段内把它送给了你的上司?!”

“我、我······朋友,是一个朋友拿来给我的!没错,就是这样的!”蒋瑞喘着气说道。

“哦,朋友啊~不介意说说是哪位‘朋友’吧?”叶修故意加重了“朋友”俩字的读音。

“要知道,你的那位朋友,极有可能就是本案的真凶哦。”

“说的没错。证人,请你立刻说出你的那位朋友的名字。”审判席上,冯审判长点头催促道。

“······恕我无可奉告。”半响后,蒋瑞硬生生憋出了这样一句话。

“证人,你知道你这样说的后果吗?!”检控席上,黄少天尽职地拍着桌子提醒道,“再这样下去,轻则包庇,重则同案犯!”

蒋瑞:“唔——”

“我看他不是不想说,而是压根说不出来吧。”辩护席上,叶修嘲讽的说道。

冯审判长:“辩护律师,你难道是说——”

“啊,没错。”叶修一字一顿的说道,“这尊青铜像,恐怕压根就不是什么朋友送的,而是他自己从案发现场偷拿出来的!因为,这位证人,就是杀害纪辰风的真正凶手!”

“简直就是胡说八道!”蒋瑞朝叶修大吼道,“我都说过了,那是朋友给的!你有什么证据吗?能够证明是我从现场拿走了凶器!”

“就用你之前所说的进入休息室的权限啊。”叶修说道,“能够进入休息室的,只有你们三人,纪辰风已死,周泽楷在中途被你下了封嘴令后支了出去。能继续留在休息室的,不是只有你了?”

“可我之后就离开了休息室!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蒋瑞一拳砸向桌面。

“有谁能够证明这点吗?”叶修问道。

蒋瑞:“唔——”

“根本就没有人。”叶修替他回答了这个问题,“不过,现场还有一点值得我们注意,主持人杜明在发现休息室的门是开着的之后走了进去,并在化妆台上看见了这尊青铜像。但同时,他被一个人以‘去报警’的理由支出房间去。而这个人,恰好也是你。”

“这就产生了一个矛盾点。”叶修接着说道,“周泽楷在进入房间时,并没有在自己的化妆台上看到什么青铜像,可偏偏在他出去之后,杜明进来之前,这尊青铜像出现在了化妆台上。这又是为什么呢?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吧。”

“栽赃。”黄少天接话道。

叶修打了个响指:“没错。只有‘栽赃’才能解释这一点。犯人故意在周泽楷走后,将凶器摆在了他的化妆台上,目的就是为了让别人看到,误以为人是周泽楷杀的。为了达到目的,犯人临走时,故意没有关上休息室的门。”

“那他为什么又在之后把凶器从现场拿走了呢?”黄少天问道。

叶修:“因为他发现了不妥之处。要是把凶器继续留在现场,那么在孙翔的尖叫声中冲进门的所有人都会看到,这其中也包括周泽楷。这样一来,身为法律系在校生的他,就会察觉到,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凶犯。因为当时独自留在房间里的,只有蒋负责人一人而已。要是被小周在现场指证,那么自己就会陷入极其不利的境地。于是,他干脆拿走了凶器,是希望杜明在检察院里说出‘看到化妆台上有疑似凶器’,从而把证据作实。这样一来,等到了法庭上的时候,一没物证、二没人证的小周就陷入了百口莫辩的境地。”

叶修咽了口吐沫,接着说道:“不过事实证明,他当初完全是想多了。杜明把青铜像的事忘得一干二净。如此一来,从现场拿走凶器对犯人来说,反而成了不利的一点。于是,犯人决定,立刻把这烫手山芋扔给别人。”

“所以才有了新慧董事长拿凶器当装饰品摆放在办公室里的一幕啊。”冯审判长了然地点了点头。

一时间,法庭内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蒋瑞的身上。娱记们双眼发光目睹着法庭内的骤变,采访本上,什么“惊人一幕,新慧高层变身杀人凶犯”、“神转折,负责人竟然是真凶”······潇潇洒洒一千多字就这么出炉了。

证人席上,蒋瑞咬牙切齿地瞪着叶修,随后,又朝检控席投去求助的眼神。

黄少天爱莫能助的摊了摊手,随后一脸严肃的说道:“证人,经过检控方的一致商定,我们决定将你正式列入嫌疑人名单。并且,我们即刻指控你为本案的真凶。”

“什——开什么玩笑?!”蒋瑞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恩,我接受检控方的请求。”审判席上,冯审判长赞同的说道,“证人,啊不,是嫌疑人蒋瑞,对此,你还有什么可以辩解的吗?”

“······算你厉害。”蒋瑞怒视着叶修,“好吧,我承认,这尊青铜器的确是我从现场拿走的。”

“哦?”见嫌疑人如此快的承认了,就连冯审判长也吃了一惊。“也就是说,你承认——”

“但是!”蒋瑞不知为何又变得神气了起来,“纪辰风那小子不是我杀的。”

“事到如今,你还不打算承认罪行吗?!”叶修猛一拍桌面。

“罪行?何罪之有呢?”蒋瑞轻“哼”了一声,“因为我完全就没有杀死那小子的理由啊。”

 

“所谓的杀人动机吗······”冯审判长沉思道,随后他转向辩护席:“如何,辩护律师?杀人动机能找到吗?”

“能找到吗叶前辈?”江波涛焦急的问道。

“你之前有听说过纪辰风和蒋瑞之间有什么矛盾吗?”叶修装作在电子板上查询东西的模样,一边小声问道。

“除了因为受不了纪辰风那个烂性格、多换了几个经纪人外,并没有听说两人有什么不和。”江波涛快速回答道。

“啧,这下可有些麻烦了。”

“叶律师?请问你找到相关动机了吗?”审判席上,冯审判长高声问道。

江波涛:“前辈!我们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只有证明了啊。”叶修苦笑了一下,随后抬起头面向审判席。

“可是,我们没有相关的具体证据啊!”江波涛显得忧心忡忡。

叶修给了他个“安心”的眼神。

“审判长大人,”叶修一字一句的说道,“不知在座的各位有没有听说过一件事。关于两年前,纪辰风莫名被新慧雪藏近一年。”

“啊啊,的确曾经有所耳闻。”听证席上,娱记们瞬间沸腾了起来。其中一个胆子比较大的,顶着身后韩文清杀人的目光,颤颤巍巍地举手说道:“不过,好像并没有说明是什么原因。”

“恩,”冯审判长思考了一会,“但是,这又跟本案又什么关系?”

“老冯你别急啊,先听我把话说完。”叶修表面上一幅懒懒散散的模样,内心里却如同翻江倒海般纠结。现在只能赌一把了,但愿这次能猜得准确。

叶修:“纪辰风被雪藏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吸食毒品。”

最后四字一出,娱记们又重新翻腾了起来。

“肃静!肃静!肃静!!”冯审判长敲了几下木槌未果后,无可奈何地将木槌扔到了一边。

这审判简直没法继续了!

待韩文清带队收拾完(···)简直闹翻天的娱记们,那已经是十分钟之后的事了。

吞下一粒药丸,冯审判长青着脸开口道:“既然原因已经知道了,那么然后呢?没见着和案子有什么联系啊。”

“所以说让你不要太着急嘛。”叶修悠哉的说道,“现在他不是复出了吗?但是无论是从名气还是声望来讲,已经完全不及他刚出道那回了。”

“所以说——”

“所以说,一定是有怨言的吧,对于曾经的当红明星纪辰风来说。”叶修一边说着,一边往仍赖在证人席上不动的蒋瑞望去,只见后者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一幅略显扭曲的表情。看样子,自个应该是猜对了吧。叶修在心中稍稍松了口气。

“据新慧娱乐的潘董事长所说,纪辰风并不甘心在复出后仅仅是当个模特,而且还算不上头牌。整天惹是生非。为了给那小子善后,你们新慧光经纪人就换了不下4个。而且,貌似在他出事前一阵子,还在酒吧惹上了哪个大佬。是这样的吧,蒋负责人先生。”

蒋瑞:“没错,那小子简直太能惹事。不过,那又如何,你该不会认为我因为忍受不了他带来的麻烦,所以就把他给杀了吧?”

叶修:“不然呢?”

“哈哈哈!”蒋瑞猛然大笑出声,“告诉你吧,小律师。用你的话来说就是——那是不可能的!”

“说说你的理由。”叶修的眉头跟着皱了一下,随后强装镇定的询问道。

“行啊。那就把我所说的话,当做证言记录在案吧!”蒋瑞狂妄的笑道。

 

证言开始:不可能杀害的理由

“问我为什么不可能杀害纪辰风那个小鬼?那实在是太简单了!的确,为了帮那小鬼善后,更换经济人什么的麻烦了点,但那都是总经理、潘董他们需要头疼的,与我有何干系。我一不负责那小鬼的衣食起居,二不负责他的对外形象宣传。那小鬼能惹到我什么?所以你倒是说说,我有什么必须要杀死他的必要吗?!啊?!!”

 

“这证言,听上去好像很有道理······”冯审判长被蒋瑞突然间爆发出的气势唬了一跳,他抹了抹脑门上的冷汗后转向辩护席道:“那么,律师。呃,接下来的询问就交给你了!”

喂喂,不要一副把定时炸弹交给我的模样!叶修在内心咆哮道。

“嗯哼!询问是吧······呃,询问。”叶修抹了把脸上的虚汗,成功收获对面黄少天“老叶你行不行啊”的鄙视眼神一枚。

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有本事你来询问,别被唬得钻桌底啊!叶修死命瞪了只从检控席上露出半个脑袋的黄少天一眼。

 

询问开始:不可能杀害的理由

“问我为什么不可能杀害纪辰风那个小鬼?那实在是太简单了!”

“的确,为了帮那小鬼善后,更换经济人什么的麻烦了点,但那都是总经理、潘董他们需要头疼的,与我有何干系。”

“请稍等。”叶修举起一只手说道,“你说‘与我无关’,意思是——”

“啰嗦!除了与我毫无关系以外,还能有什么意思?!你这是想找茬是吗?!”蒋瑞用凶神恶煞的眼睛回瞪道。

“对不起!请继续!”叶修立马说道。

身旁的江波涛:“······”

 

“我一不负责那小鬼的衣食起居,二不负责他的对外形象宣传。”

“请稍等。”叶修小心翼翼的插话道,“那么请问你在公司都负责些什么?”

蒋瑞“哈哈”大笑道:“当然是艺人们的演出活动了!当然,还有开除不听话的小鬼。”

“权限可真够大的。”检控席上,重新站起身来的黄少天感叹道。

“那是当然。”蒋瑞一脸的得意。

 

“那小鬼能惹到我什么?”

“所以你倒是说说,我有什么必须要杀死他的必要吗?!啊?!!”

 

哇呜,这证言可真够难办的。几乎毫无破绽啊。叶修嘴角抽搐地想到。

一旁的江波涛翻了翻电子板上整理完毕的物证,也毫无办法地摇了摇头。

叶修:“不行,必须得从这番证言里找到突破口。”否则——

 

询问开始:不可能杀害的理由

“问我为什么不可能杀害纪辰风那个小鬼?那实在是太简单了!”

“的确,为了帮那小鬼善后,更换经济人什么的麻烦了点,但那都是总经理、潘董他们需要头疼的,与我有何干系。”

“请稍等。”叶修不怕死的举起一只手,“真的和你没关系吗?”

蒋瑞:“······我想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辩护律师!”

“对不起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请继续!”瞬间躲进辩护席下面的叶某人迅速举手说道。

 

“我一不负责那小鬼的衣食起居,二不负责他的对外形象宣传。”

“那小鬼能惹到我什么?”

“所以你倒是说说,我有什么必须要杀死他的必要吗?!啊?!!”

“请稍等。”叶修一脸正色的打断了蒋瑞的陈述,丝毫看不出一丝先前钻了桌底的尴尬神色。

“‘因为那小鬼没有惹到我,所以我没有杀他的必要’。”叶修重复着蒋瑞的话,“也就是说,要是纪辰风惹到了你,你就有理由杀他了是吧?”

“哼。”蒋瑞对此不屑一顾,“他不是还没惹到过我吗?所以这种假设不成立。”

叶修摇了摇头:“不,事实上他惹到了。”

 

“惹到了?这话怎么说?”检控席上,黄少天率先问道。

“这个,我就长话短说吧。”叶修考虑了一下,决定某些事情还是不要在这里说清比较好。他接过江波涛递来的电子板,出示了从王杰希处得到的邀请邮件。下一秒,部分打了马赛克的邮件内容同步显示在了法庭内的大屏幕上。

“这是——”冯审判长眯着眼睛看了好一会儿,“拍卖会的邀请函?”

听到“拍卖会”三个字,蒋瑞心里莫名一寒。他赶紧抬起头来,注视着屏幕上方显示的内容,这一看可不得了,蒋瑞瞬间脸色大变。

“‘益华’公司拍卖会?好像很耳熟的样子。”黄少天默念着邮件里的内容,随后——

“啊!各位看联系人那里,上面写的,不正是蒋瑞你的名字吗?!”黄少天一惊一乍的说道。

蒋瑞的额头上,重新迸出了一颗又一颗的汗珠。

冯审判长:“律师,这封邀请邮件是?”

“啊,是一家组织走私的公司给潜在买家发放的邀请函,邀请他们参加日后举办的非法文物拍卖会。”叶修解释道。

“非、非法文物拍卖?!”冯审判长大吃一惊,“这可是重大的违法行为!组织者呢?到底是谁这么大胆?!”

“很遗憾,这点我们依旧处于调查阶段。”叶修说完,转向身后的听证席,“也希望在座的各位能够为今后案件的侦破程度考虑,在写采访稿的时候请不要把这点写进去。”

“务必牢记!”法庭后方,韩文清沉着脸重复道。

娱记们纷纷像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很好。”韩文清满意地朝辩护席上点头示意。

谢了老韩。叶修回了个口型,随后接着说道:“想必各位也都看到了,在邮件的最后,留有联系人的姓名和联系方式。据知情人士(王杰希:啊嚏!)透露,每封邮件的联系人都不同,而这些联系人,都是益华公司负责联络买家的相关负责人员。蒋瑞,这封邮件上,写的可是你的名字。也就是说,你除了身为新慧娱乐的高层管理人员外,但兼任了走私集体的联络人一职!请问你对此有何解释!”叶修猛地拍桌问道。

“唔——”蒋瑞一时间言语不能,豆大的汗珠纷纷从头上滚落。

听证席上,娱记们停下了手中的笔,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审判场上发生的一切。

这时,黄少天开口了:“会不会是同名同姓?要知道,咱们国家大的很,有一两个同名的是很正常的事。”

蒋瑞赶紧说道:“没错!一定是同名同姓!”

“有异议!”叶修反对道,“检察官先生,请你好好看看邮件的发送时间。”

黄少天:“发送时间?不就是5月11日上午10点······45分?!”他震惊不已地看向叶修,“这、这不正是,纪辰风的死亡时间点吗?!难道说——”

叶修点了点头:“没错。恐怕事情发生的经过是这样的。案发当时,这位蒋负责人正按照上级的指令,给客户发送完邀请函。大概是后台没有无线网络的关系,他跑到了休息室里去发邮件。这时,纪辰风刚好走完一趟秀回到了休息室里。而他在无意之中,看到了你发送的这封邮件。”

“考虑到纪辰风原本就因为公司对自己复出后的活动安排有所不满,而这种不满被他扩散到了整个公司高层。只要是高层人员,他都想去找找麻烦。于是,被逮到机会了的蒋负责人你,被他要挟了。”

蒋瑞:“!”

“看来我说对了吧。”叶修得意的笑道,“纪辰风要挟了你,至于内容,估计是想对外公开你参与非法拍卖的事情。他也许对你身后的组织并不知情,只是单纯地想要找麻烦而已。但对于你来说,这可就不是找麻烦那么简单了。一旦被人知道了非法拍卖的事,那么,警方一定就会顺藤摸瓜,得知益华走私的信息。参与非法拍卖比起走私罪而言,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于是,为了避免更加严重的后果,在情急之下,你用原本打算拿到拍卖会上去的展品——这尊青铜三面人首像,往纪辰风的后脑上狠狠就是一击!”

“纪辰风倒下了。你急着要把作案凶器藏起来。房间内不是有两面屏风吗?我琢磨着你当时应该是把青铜像藏在了其中一个的后门。结果刚藏好,周泽楷在此刻走了进来。好在他被纪辰风的尸体吸引了全部注意力,所以根本没有察觉真正的凶手就躲在屏风的后面。于是你又暗生一记。你偷偷来到他身后,装作刚进门的样子,随后阻止了他报警的打算。在小周离去后,你又取出青铜像,把它摆在了周泽楷的化妆台上。后面发生的事情,想必就无需我多说了。”

“如何?!蒋瑞!你的犯罪动机还有手法,全都被我看穿了!你就赶紧给我认罪吧!”凌空一指,叶修对准蒋瑞发动了一击必杀!蒋瑞倒地不起了!

检控席上,黄少天一拍桌面:“蒋先生,请你如实承认自己的罪行。就在刚才,霸图警方已经派人火速赶往了现场,前去查明两面屏风后面的残留血迹。当然,他们带着鲁米洛试剂。”他微微一笑,随后继续说道,“也就是说,只要曾经留有血迹的存在,他们都能检测出来。所以,请尽快认罪吧!”

“唔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证人席上,抱着头部咆哮不已的蒋瑞,遭到了彻彻底底的惨败。

 

回忆中:

纪辰风:“什么啊,原来负责人你也是,在背后干着这种勾当。哼,公司的高层都一样,外表上一一个都是正人君子的模样,暗地里谁知道又是一副什么德性。哼,还有脸对别人说三道四的。”

纪辰风:“我说蒋哥,要是我把这封邮件朝媒体公开了会怎么样?”

蒋瑞:“!”

纪辰风:“媒体啊,最喜欢这些东西了。想想他们会写出来什么内容,我简直都要兴奋起来了呢,哈哈!”

蒋瑞:“辰风,你可别太过分了!”

纪辰风:“我过分?过分的是你们吧!我好端端一个当红明星,如今却还比不过一个在校的业余模特?!呵呵,没关系。我就想给你们找找麻烦而已。放心吧蒋哥,以公司的本事,这么点小事压一压就过去了。您最多就被判个几个月。当然,等您回来的时候,我可保不准您是否还能当老板身边的红人!哈哈哈······”

小事?像你这样的小鬼压根就会不知道我身后的那股势力是有多么的可怕!万一警方彻查下来,组织就会——我就会——

“咚!”

哈、哈······

蒋瑞:“叫你,多事啊······”

回忆结束。

 

“这场审判还真是充满了转折啊。”注视着蒋瑞被韩文清带走后,冯审判长如是说道。“任谁也不会想到,本案竟然和走私、非法拍卖扯上关系。辩护律师,这可都是你的功劳啊。”他转向辩护席道。

“老叶,恭喜啊,又一次审判的胜利。”黄少天在检控席上说道。

“哪的话,要不是在第一次审判中少天你的帮忙,我有可能就栽在初审上了。”叶修笑着回应,“可以说是我们共同的胜利吧。”

黄少天难得害了臊:“哪有······其实我又没做什么······啊啊,真是烦死了!叶修我告诉你,下一次我一定要在法庭审判上胜过你!这次你能获胜,主要还是靠了我们队长的帮助吧!想想都来气啊,竟然指挥队长当你小弟似的跑前跑后&……%¥#@!”

“异议!我反对!审判长,我反对检控方在审判结束后还喋喋不休!”叶修朝冯审判长表示抗议。

“反对有效!虽说还没真正宣布审判结束呢。”冯审判长说道。随后,他朝向走出了被告席,被一群娱记虎视眈眈盯着的周泽楷,“周泽楷先生,现在本庭宣布对你的审判结果。”

“无罪!”

“啪!”伴随着冯审判长手中木槌的落下,此次公开审判终于宣告正式结束。

下一秒,来不及撤退的周泽楷就被蜂拥而上的娱记们淹没了。

“啊啊,小周!”江波涛哀嚎着奋力扒开人群朝好友冲了过去。

 

同日上午11点03分,X市中心法院第一被告等候室

“活着出来了啊小周,我还以为你会被那些记者给生吞活剥了。”叶修对着有些狼狈的周泽楷调笑道。

“前辈!”周泽楷显得有些无奈。

叶修大力揉了揉他的脑袋:“对了,听小江说,你们终于下定决心了?”

周泽楷用力点点头。

“真想清楚了?要放弃好不容易才得到的一切,重新回到法律的道路上来?”叶修又一遍的问道。

“嗯。因为,想和前辈一样。”周泽楷头上的一小搓呆毛欢快地晃动着。

“和我一样?”叶修在一瞬间有了不好的预感。

“小周的意思是,他也想和前辈一样,站在辩护席上。”江波涛尽心尽力的翻译着,“啊,顺带一提,这也是我的愿望。”

“当辩护律师——哇呜——”叶修仔细想了想沉默不语的周泽楷站在辩护席上······这画面太美不忍直视啊!

叶修:“其实,小周你还是比较适合当法官来着。”这样说的话也少些······也对,老冯一天到晚也就喊喊“肃静!”,估计到时候周泽楷连肃静都不用喊,直接敲木槌就可以了。

法官吗?周泽楷陷入了思考当中。

“不管怎么说,你们还是回学校好好再读上一阵吧。到时候想要实现的话,欢迎光临我们兴欣事务所!”鼓励着后辈的同时,叶修不忘顺带推销着自家事务所。

“到时候,一定!”周泽楷点点头,随后微笑了起来。

唔——叶某人遭到了会心一击!

“嘛,今天就先这样。哥一会还得请文州吃饭呢。”叶修躲闪着后辈的星星眼攻击,“小周小江,以后再见啦!”

话音未落,叶修以平时从未有过的速度快步逃离了等候室。

评论
热度(44)
©叶落三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