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三秋

【全职高手】逆转的荣耀2-19

坚持三更的奴家是多么的不容易。猜猜明天登场的文物鉴定专家是谁?

欢迎留言、查错~

---------------------------------------

“不可能的?这、这为什么?”

潘董事长结结巴巴的问道。

“想必潘董的意思是,黑道方面派了杀手潜入了后台杀死纪辰风。”叶修一字一顿的说道,“但只要联想一下案发时的情况就知道,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想要进入后台,首先必须配备代表身份的识别卡。现场艺人加工作人员总共42人,识别卡一张不缺,也就是说,根本就不存在现场观众溜入后台的可能性,所以由此推断,凶手不可能假扮观众,而只有可能是那除纪辰风之外的41人中的其中一人。”

“而就算他扮成工作人员的样子,或者买通了工作人员,也没法进入独立休息室。因为众所周知,想要进入独立休息室,必须得到特权许可,而拥有这一特权的,目前为止只有纪辰风和周泽楷两人。当然,我们不排除别人也拥有特权的可能性,比方说——”他看向冷汗直冒的潘董事长,“蒋负责人。”

“!”

“我听说他是公司高层管理人员之一,而且好像还是您身边的红人来着。拥有点什么特权,根本不在话下吧。”叶修笑吟吟地说道。

“唔······”潘董事坚持了一阵,最后还是败下阵来,“的确,蒋瑞他,拥有出入休息室的特权。”

果然不出所料。叶修和喻文州交换了一个眼神。

“也就是说,只要是公司高层,都拥有进入休息室的特权。是这么回事吧?”喻文州问道。

潘董事长点了点头,随后他像想到了什么般一拍大腿:“对啊,没准杀手是通过易容成某个高层,然后——”

“你当是在演米国大片啊,还易容呢,想想都不可能吧。”叶修毫不犹豫打断了他的话,“假冒倒是有可能。”

“啊对对,假冒。”潘董事长用手帕摸着脑门上越来越多的汗珠,“我们在场的员工大多都是些小人物,亲眼见到高层的时候很少,最多只是听过名字而已。”

“很可惜,假冒这点也是不可能的。”叶修再度打断了他的话,“无论是纪辰风还是周泽楷,这两位可都不是什么小人物,想必对公司高层都十分熟悉。何况还有蒋负责人在场呢。想想看,一个不认识的人莫名出现在活动现场,还顶着个高层主管的名字,估计他们早就打电话报警了吧。”

“所以综上所述,犯人要真是黑道派来的杀手,想要混入休息室几乎是不可能的。”见潘董事长听到这话后精神一震,叶修拉大了嘴角向上翘起的弧度,“没错,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

潘董事长:“啊对,就是那个——”

“除非他买通了蒋负责人。”叶修的最后一句话将潘董事长从天堂瞬间打入进了地狱。

潘董事的面部肌肉不停的颤抖着,附着在肌肉上的肥油也是一样。

“您、您的意思是——”

叶修竖起一根手指:“1、凶手通过买通蒋负责人顺利潜入休息室,在纪辰风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把他给杀了;2,”他又竖起了第二根手指,“被买通的蒋负责人亲自进入休息室,在巨大的诱惑下杀死了纪辰风。”

“总共两个选项,潘董,不妨您来选一个吧。”

潘董事长的嘴巴一张一合了半天,愣是没憋出一句话来。喻文州起身,拍了拍他的肩。

“事实就是如此。无论哪种选项,您重用的蒋负责人都脱不了干系。”

“······用人不慎啊。”片刻过后,董事长大人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这头,喻检察官还在宽慰沮丧的潘董事长,那边,叶修干脆抄起手来参观起了办公室。他有意无意地走到陈列柜前,像是第一次看见那尊青铜像似的说道:“说起来,您的这尊青铜像可真不错,从哪淘来的?鉴定过吗?该不会高仿的吧。”瞧瞧,那啥嘴里就是吐不出象牙来。

“······不,是蒋瑞送的,据说是真品。不过他没有给我鉴定书。”潘董事长保持着捂脸的姿势,有气无力的说道。

叶修:“送的?啥时候?”

潘董事长:“······就是案发的那天下午吧。怎么了?”

叶修和喻文州面色古怪的对视了一下。

“董事长先生,恐怕,这尊青铜像,就是我们一直以来要寻找的凶器呢。”结果喻文州还是决定长痛不如短痛,心一横眼一闭,把血淋淋的事实摆在了潘董事长的眼前。

“凶——”潘董事长被吓得从沙发上一跃而起,然后猛地后退了好几步,彻底远离了陈列柜。

“据案发时你们的活动主持讲,他在休息室的化妆台上看见了这个东西,当然,事后它就莫名从现场消失了。据我们推测,一定是凶手把它藏起来了。”叶修解释道,“所以,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们把它拿去交给警方鉴定一下,看看是否真是凶器。当然,事后我们绝对会把它原样还回来的。”

“不、不必了!拿走!赶紧的!不用特地还回来了!”潘董事长几乎歇斯底里的尖叫着,用手指紧紧扒住沙发背。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叶修和喻文州相视一笑,抱着青铜人像在潘董事长恐惧的目光中,快步离开了办公室。

 

电子板收入物证——青铜三面人首像

青铜三面人兽像:

流入海外的国家文物,于两年前走私回国并被非法拍卖。人像呈喜、怒、哀三种表情。现已从唐天明宅邸被盗,如今出现在了新慧娱乐公司。是否为真品仍待鉴定。疑似本案凶器。

 

电子板收入人证更新——纪辰风

纪辰风:

男,23岁。新慧娱乐公司旗下艺人、一线模特。原当红偶像,两年前因吸食毒品被公司雪藏一年。不满现状,单方面与周泽楷关系较为恶劣。本案被害者,因后脑遭受重物打击而亡。凶器目前不明。

 

电子板收入人证更新——蒋瑞

蒋瑞:

男,42岁。新慧娱乐的管理人员之一,主要负责活动项目一块。是董事长身边的红人,貌似权限极大。目前本案最大的嫌疑人,但不知为何,少天让他在后日开庭时出庭作证。所以说又成证人了吗?!(最后一句为叶修本人所写)

 

电子板收入人证——潘德志

潘德志:

男,53岁。新慧娱乐公司现任董事长。此人有些担心怕事。嫌疑嘛······几乎为零。

 

在两楼的员工食堂,叶修和喻文州顺利找到了刚吃完下午茶点心的张佳乐。

“呵,乐乐,滥用职权啊。”叶修故意拖长了语调。

张佳乐满脸通红的辩解道:“才、才不是呢!是食堂里的阿姨,特地给的。”

“······”

一阵短暂的沉默后,叶修一幅“我懂”的样子,拍了拍张佳乐的肩。

“果然你在食堂大妈眼里有着莫名的吸引力,这点就算是出了校园也没变。”

在张佳乐被气的跳脚之前,一旁的喻文州赶紧把捧着的青铜像递了过去。

“给,拿着。”

“?这是啥?”果不其然,张佳乐的注意力被塞进怀里的青铜像吸引了过去。

“疑似凶器。”叶修果断地吐出四个字来。

“我*!!!”

“小心点,可别摔了!仔细老韩剥下你一层皮!”叶修用手托住了险些被张佳乐摔在地上的青铜器,“万一是真货的话,就算把你卖了都赔不起。”

“喻文州!咱两无冤无仇,你这是干吗?!”张佳乐怒气冲冲地朝喻文州吼道。

“当然是找张警司您鉴定一下是否有血迹反应啊。”喻文州也不恼,时刻保持着万年不变的笑脸。

“行了,赶紧的吧。哥明天还得带着这东西找人鉴定真伪去。”叶修一幅大爷模样的指挥道。

张佳乐不情不愿地撇撇嘴,从包里掏出装有满满一罐鲁米洛试剂的喷壶,在青铜人像的角角落落全都喷上了一遍。随后,他又掏出专用眼睛,带上后对着青铜像仔细观察了起来。

“如何?”叶修迫不及待地问道。

“在底部。你自己看。”张佳乐摘下眼睛递给叶修。

叶修带上眼睛一看,果真在青铜像的底座上,看见了一小片蓝色的痕迹。

“不过到底是不是被害人的血,这点还难说,必须要经过进一步的检验。”张佳乐对着叶修伸出手来。

“干吗?”叶修不明所以地问道。

“给我凶器啊!我得拿回局里找老林或者张新杰做化验。”

“大概什么时候出结果?”

张佳乐看了一眼手表:“这个点张新杰肯定是没空,想要让他抽出时间,必须得是明天下午。老林也一样,他现在跟别的组帮忙去了。”

“那岂不是出结果得到后天开庭?!”叶修把青铜像紧紧抱进怀里,猛摇头:“那我明儿下午再送你们霸图去。哥明天上午得找人鉴定真伪。”

“至于吗老叶。知道是不是凶器不就得了,哪那么多事。”张佳乐不解的说道。

“这事挺要紧的,小孩子不懂就别乱说。”叶修鄙视地说道。

“你——”

“啊,对了文州,明天你还来不来?”叶修不去理会跳脚的张佳乐,转身询问喻文州的意思。

“前辈的意思是,让我明天继续做你的,助手?”喻文州有些哭笑不得的反问道。

“是啊,没错。谁让文州你太能干了。哥简直舍不得让你走了。”

“······这可真是,荣幸至极。”听闻,喻文州两眼放光的看向叶修。“那我当然,恭敬不如从命~”

为啥文州的语音语调好像向上升了一个等级。该不会是我的错觉吧。叶某人后知后觉的想到。

 

评论(12)
热度(61)
©叶落三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