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三秋

逆转的荣耀2-17

欢迎留言、查错~

-----------------------------------

在靠窗的陈列柜上,一尊造型奇特的青铜器静静摆放在那里。

呈现着喜、怒、哀三种表情的青铜三面人首像。

唐昊、唐天明、仓鼠山川水秀、死去的女佣柳青婷······一时间,过往的回忆浮出脑海。叶修愣愣地望着这尊青铜三面人兽像。好像有什么东西留下了一条细长的尾巴,而他快要够着它了。

“叶修前辈?”

身后从来喻文州温和的声音,把叶修猛然从思绪中拉回了现实。

“啊文州,你来看这个。”叶修一把拉住喻文州的手,把他拽到了那尊青铜人像前。“还记得两个月前唐家的那桩案子吗?就是毒杀的那个。”

喻文州保持着拉手的姿势,闭眼回忆了一会:“是少天担任检控方的那次吧。我记得,我当时还在医院照顾过唐天明老先生一阵子来着。”甚至还偷偷溜进法庭听过一次审判,当然这句话喻文州可不打算直说出来。

“少天想必在事后把案子的全部流程都告诉过你了,我在这里也就长话短说。还记得唐家一年前因意外死去的女佣吗?”叶修两眼发光的看着喻文州,“她曾经在唐家偷过一件价格不符的文物级古董。”

喻文州愣了一下,当时这件事的确有听黄少天在自己耳边唠叨过好一阵。等等,文物?他把目光转移到了眼前的青铜人像上。

“难道说——”

“啊,就是它!青铜三面人首像!”叶修指着陈列柜上的青铜人像兴奋不已。

这可真是——喻文州望着青铜像震惊不已。

“······它为什么会在这儿?”

叶修考虑了一会:“二次转卖?”

“前辈的意思是,当初的那个女佣把它转手卖给了新慧?”

“也有可能是从黑市转的手。”叶修终于松开了和后辈紧握着的手,摸着自己的下巴,“一般来说,销赃的最好途径就是转手给黑市,然后,黑市在通过渠道把货转手给其他感兴趣的买家。”

“也就是说,新慧娱乐有涉嫌非法买卖文物的嫌疑?”喻文州的头脑转得飞快,迅速跟上了叶修的思路。

“bingo!”叶修打了个响指,“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最好还是让懂行的人鉴定一下。”

“也对。”喻文州了然的点点头,“要是能顺藤摸瓜找到黑市的交易商就更好了。”

“文州你可真贪心。”叶修打趣道,“哥只是想着找找新慧的麻烦,你倒好,直接打算一网打尽了。”

喻文州微微一笑:“当然,难得前辈不知道吗,我一向很贪心。尤其是在某些时候······”说到这儿,他有意无意的扫过叶修先前拉着他的那只手。只可惜,叶修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这点小动作。

“不过说起青铜。文州你还记得咱们初见那个主持人杜明时,他说的话吗?”叶修转着眼珠,“他说,他在周泽楷的化妆台上看见了疑似凶器的青色东西。”

“青色东西······难道说——”喻文州的目光在青铜人像与叶修之间打了个转。

“要知道这件青铜人像到底是不是我们所要寻找的凶器,做次鲁米诺测试就OK了。等会我们把它拿给不知道在公司哪里蹦跶的张佳乐,他身上应该带着老林给的试剂。”叶修一边说着,一边讲手伸向了眼前的青铜人像——

“你们,在我办公室里干什么?”一记厚重的男低音从办公室门口响起,惊得叶修瞬间把伸出去的手缩了回来。

啊拉,我竟然忘了这件屋子的主人还在公司来着。叶修有些尴尬的朝立在门口、胖乎乎的中年笑了笑。“呃······想必您就是新慧娱乐的董事长先生吧?”

“没错。这是我的办公室。你们两个是谁?有预约许可吗?”中年男子挺着肥胖的肚子,傲气十足的发问道。

叶修抹了抹额角的冷汗:“那个,是这样,我们是——”

“我们是本市负责纪辰风被杀一案的检察官和律师,这是证件。”喻文州抢先一步,上前把自己的检察官证和叶修的律师徽章展示给董事长看。哎文州,为啥哥的徽章会在你这儿?叶修一头雾水地瞅着喻文州一系列的举动。

喻文州朝他微微一笑,随后转向董事长道:“如何,看清了吗?”

“啊······不过,刚才已经来了位检察官······”中年男子结结巴巴的说道。

“我是那位黄检察官的上司,我姓喻,这位是叶律师。还请潘董事长多多关照。”喻文州瞅了眼别在男子胸口的名牌后,微笑着做着介绍。

“上、上司!啊,那个,好说好说。”潘董事长的态度瞬间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变,他奉承般地笑道,“本董事——啊不,我是新慧娱乐的现任董事长,我叫潘德志,这是我的名片,请两位大人多多指教。”

转变的真快,不愧是官僚主义。叶修在内心腹诽道。

 

评论(12)
热度(70)
©叶落三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