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三秋

【全职高手】逆转的荣耀2-15

欢迎留言、查错~

---------------------------------------------------

下令封——

冯审判长险些一口气提不上来把自个给憋死。抄起旁边预备好的水杯一阵猛灌,总算缓过气来的冯审判长瞪向辩护席。

“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威胁!律师,到底是哪个混蛋下的指令?!”

辩护席上,叶修看了一眼证人席上的周泽楷,预料之中对方依旧一言不发。

“下令封口就究竟是谁,其实容易想到。”叶修不紧不慢的回答道,“只要想想在案发当时的在场人员就可以了。一个面对凶杀案也十分冷静、拥有足够的权限能够直接命令公司当红明星。”

“活动的项目负责人,除他以外别无他人。”

对吧,小周?叶修转向周泽楷,得到了对方沉默的肯定。

果然——

又是负责人。冯审判长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看样子,有必要彻查一下这个项目负责人了。”冯审判长转向检控席上的黄少天,“相关的调查询问工作就交给你们检察院了,和霸图的人配合一下。”

黄少天:“了解。一会我就派人去勘查。”

“嗯。”冯审判长点了点头,“我看,在没有确凿证据证人的前提下,这次的审判也该到此为止了。下次的开庭时间暂定在两天以后。辩控双方,你们意下如何?”

叶修:“辩护方没有异议。”

黄少天:“检控方也是。”

冯审判长满意的点点头:“那么——”

“啪!”

木槌落下的声响向众人宣告着今日庭审的结束。大家三三两两地离开了法庭。

 

电子板收入物证更新——纪辰风的尸检报告

尸检报告:

被害者被重物猛力击中后脑,一击致命,导致被害者当场身亡。尸身上并无任何挣扎反抗痕迹。死亡时间:大致推断为10点45分至11点10分。

 

搜查开始

同日下午13点15分,拘留所内

“终于熬过今天了,小周、小江辛苦了。”叶修对着刚被检察方问完话的周泽楷说道。至于身旁的江波涛,小年轻在法庭上信息搜集的不错,叶修表示这点对尚未出过庭的法律系学生来说值得鼓励。

周泽楷摇摇头:“前辈才是。由于我,让案件变得复杂了。”

“哪的话。”叶修毫不在意的一挥手,“复杂才好啊。不仅更有挑战性,而且——”他故意拖长了语调,“在这种原本局势不利的情况下,只有越发复杂才能更方便我们找到反击点。记住,任何事件本身都是把双刃剑,弊越大,相对的,利也就会变大。就看你怎么去、从哪方面去看待它了。这可是我这老律师给你们还没出炉的小家伙们的经验之谈,好好记住喽。”

江波涛和周泽楷听后猛点头,顺利得到了叶某人孺子可教的赞许。

“啊,说起来,”叶修问向玻璃那头的后辈,“小周你是打算毕业后从事时尚界?小江你也是?”

被询问的两人对视了一眼,江波涛率先表示他们还没考虑好。

“当初进时尚圈,只是为了打份零工。我们的在校成绩本来就不错,小周的颜值···想必前辈也清楚,在大街上被星探瞥见了,就这么忽悠进了新慧。然后,您也知道,小周的表达能力——总之,同寝室的我就成了他的助理,渐渐的又被公司培育成了经纪人。”江波涛略显尴尬的解说道。“本来想着,就这么在时尚圈待着也不错。但现在——”他迟疑了一会,然后苦笑道:“老实说,现在我们也不知道今后该怎么办才好。”

叶修深表理解的拍了拍他的肩:“也对,要是就这样放弃现在得来了一切,也确实太过可惜。再说小周你本来就看起来是个模特的料。”

周泽楷笑了笑。

“再说吧。”他小声地在拘留室里说道。

叶修点点头,随后他才说起了这次来的正事:“我打算一会儿去趟你们公司,见见那位几乎能一手遮天的项目负责人。你们知道的,在他还没被少天烦死之前。”三人相互笑了一阵。叶修接着说道:“怎么样,跟哥说说他的事呗。也省得哥再去跟黄少天唠叨了。”

“那还是我来说吧。”在征得了周泽楷的同意后,任劳任怨的江经纪人回答了前辈的提问。

“负责人姓蒋,我们一般喊他蒋哥。他虽然是活动的总负责人,但实际上身为老板身边红人的他,权力可不小。只要有合理的理由,他就能代表公司的旨意随意租用或者开除艺人,像我们一边的工作人员更是如此。”

“所以这次他下令封嘴后,你们全都沉默了?”叶修有些哭笑不得,亏这俩人还是法律系的在校生呢。

“官大一级压死人啊。何况当时我们还得为将来做打算来着。”江波涛显得越发的尴尬。

对此叶修表示了解:“那么,他当时具体说了些什么?”

这话只有周泽楷能够回答。他仔细回想了一会,然后说道:“蒋说,先不要声张。报警在结束后······反正,公司会保。”

“你是说,那个姓蒋的,让你在表演结束后再报警?要是有嫌疑的话,公司也会出面担保?”叶修皱着眉头自行翻译道。“合着你们公司还挺能耐的啊。”

隔着玻璃,叶修见周泽楷点点头,然后又把头摇了摇。

“我懂。这句别翻译。”他对一旁想要开口解说的江波涛说道。

“最后一个问题,”叶修再次转向周泽楷,“你在进入休息室,瞅见纪辰风的尸体时,当真在现场没看见什么疑似凶器?”

周泽楷摇摇头。“?”他的脸上充满疑惑。

“呃······怎么说呢,还记得那个主持人吗?就是——叫什么明来着的那个?”

“前辈是说杜明吧。”江波涛问道。

“啊,对,就是他。”叶修对他竖起了个大拇指,“那个杜明,他说在他瞅见休息室里的尸体时,在你的化妆台上,看到了类似于青铜的器皿,上面还带着血迹。”

“!”

“这、这怎么可能?!”

果然。看着两人震惊不已的表情,叶修心里了然。他示意他们无需在意,随后简单告了个别,转身离开了拘留所。

 

评论(6)
热度(64)
©叶落三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