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三秋

【全职高手】逆转的裁判1-22

剩下的也写好了。为了防止一口气撑死,我好心地把剩下的内容放到明天了~

全职高手的同人,采用逆转裁判的部分设定。第一次写同人,不知是否符合看官的胃口。正文开始,顺序的话呢:接受委托——调查——审理——调查——审理······一直重复到辩护成功为止。应该就是这样。

受害者私设,年龄私设。

注:应该是全文无cp,最多有些暖味向······吧

--------------------------------------------------------------

法庭内,喧哗声一浪高过一浪。而冯审判长已无心再去阻止。

“证人,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你会知道尖叫声是从书房传来的?!”审判长步步逼问道。

检控席上,黄少天则是满脸的不可置信。

“这位证人,难道你······”

柳非握紧了手里的眼镜:“不、不是······我、我是事后听说的,被害人是在书房中的毒。所以我就以为那叫声也是从书房里传出来的。没错,就是这样!”

叶修听闻摇了摇头:“很遗憾,柳非小姐。事后听闻,这是不可能的。”

柳非:“!什、什么意思?!”

叶修转向对面的检控席:“黄检察官,请问你们是怎么对外宣读整件案件的?”

黄少天:“······‘被害者唐天明在家中不幸中毒,现仍留院观察中,具体下毒者不明。’······啊!”

“看样子你也注意到了呢。”叶修得意的笑道,“‘被害者在家中不幸中毒’。对外界,无论是警方还是检察院,都压根就没提起过书房两字!”

柳非:“!!”

“那么敢问证人,你是何时何地听谁提起的‘被害者是在书房中的毒’呢?!”叶修猛地一拳砸向桌面,惊得乔一帆赶紧把搁在桌面上的电子板抢救回怀里。天知道这玩意可是事务所里最值钱的东西了!

唉?你问前辈?

叶修前辈他不是东——

很庆幸,伴随着从证人席上传来的“咔”的清脆响声,这个危险的念头被及时扼杀在了摇篮里。放眼望去,却是柳非生生拗断了手里的眼镜。

“辩护律师,你怎么看待这件事?”冯审判长也懒得再绕圈子,直接询问叶大律师。

“很简单。证人你之所以会单凭声音就能知道案发地点是在书房,是因为你对那幢房子的结构无比清楚。没错,这根本就不是你第一次去唐宅了!”叶修用手敲打着桌面。“同样,你也不是第一次才认识被害者一家。早在一年以前,你就通过某个人间接地接触到了唐家!”

“请等一下!”检控席上,黄少天已经完全克制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你的意思是她早就认识了被害人一家?这次的投毒完全是证人有目的有计划的——这怎么可能!”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叶修反问道。

“他们、他们之间没有交集!”黄少天喊道。

“谁说没有交集!”叶修不甘示弱,“我刚才说了,这名柳非小姐,是通过某个人间接接触到被害者一家的!”

““是谁?!””冯审判长和黄少天异口同声地问道。不止是他俩,听证席上,众人的眼睛此刻正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法庭中央发生的一切。

终于,把案子引入正轨了。叶修轻轻舒了口气。

“小乔。”他示意身旁的乔一帆。

乔一帆点点头,手指飞快地在电子板上点击着。没过一会儿,一张和柳非极为相似的脸出现在了法庭内的大屏幕上。

证人席上,柳非闭上了眼睛。

“这是······?”其余人不明所以。

叶修做着介绍:“屏幕上的这位,叫做柳青婷。一年前,她曾是唐家的女佣,同时,她也是我们柳非小姐的亲生姐姐。”

“柳青婷。”冯审判长反复念叨着,“好像没怎么听说过啊。黄检察官你呢?”

“柳青婷、柳青婷······”黄少天搜索着自己的记忆库,“这名字有点熟悉,不过我实在是想不起来到底在哪听说过。”

“想不起来是正常的,少天大大。”叶修说道,“或者说你能听说过就很不错了。当年在复兴小区发生了一起案子,虽然一度闹到了媒体上,但是并没有惊动到检察院。”

“案子?什么案子?”冯审判长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叶修示意乔一帆出示剪报。于是,大屏幕上又出现了放大后的剪报内容。

“正如这上面所写,一年前,在唐宅担任女佣的柳青婷,不幸从楼梯上失足跌落,并因头部着地经抢救无效死亡。”叶修环顾了一下四周,最终把目光集中在了证人席上。“最终,案件以唐天明出资十万元用于补偿柳青婷家属为结束。而当时,她的家属只有现在证人席上的一位。是这样的吧,柳非小姐。”

“对。是我。”柳非缓缓睁开眼睛。“自从父母去世后,我就和姐姐相依为命。姐姐出事那年,我还在医学院读大学。”

“······那个,请节哀。”冯审判长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柳非摇了摇头:“没关系,我早就从姐姐去世的阴影里走出来了,再说,我现在过得也不错。”随后她转向辩护席,“律师,你特地提起这事,就是想证明我与本案的关系?呵呵,你想说明什么呢?想说我是为了报仇才前往唐家下毒的吗?别傻了。没可能的。”

叶修:“理由?”

柳非微微一笑:“这再简单不过。唐天明花了十万块钱,不经支付了医院的一系列费用,还资助我大学顺利毕业,找到了份不错的工作。我感激他还来不及呢,怎么还会下毒杀他呢?”

“再说,姐姐的事完全是场意外。他都这么努力的补救了,我为什么还会想着要报仇呢?”

一时间,法庭内响起了一片赞同声。

只见叶修摇着自己的手指:“柳非小姐,你就没发现在你刚刚说的话里,存在着一个不小的矛盾吗?”

“矛盾?”柳非皱起了眉头。“怎么讲?”

“‘姐姐的事完全是场意外’;‘他都这么努力的补救了’。”叶修一句一顿地重复着柳非刚才说的话。

检控席上,黄少天忍不住插嘴道:“?叶修我没弄懂,你到底想说些······啊!!!”他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就是这样。”叶修一幅孺子可教的表情。

“我还是没弄明白。”审判席上,冯审判长摇着脑袋,“辩护律师,你说证人的话里存在着矛盾,那到底是——”

“柳非小姐,你刚刚说的一番话里,用上了‘补救’这样一个词汇。这让我不禁感到奇怪,既然是意外的一场事故,唐天明为什么要想方设法的去补救呢?还花费了那样一大笔钱。要知道对于事故而言,他是完全不用负一点责任的。”叶修说道,“如果,那真的是一场普通的意外的话。”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柳非紧握着断裂的眼镜,连指尖都在不住的发抖。

“其实你是明白的吧,柳非小姐。你姐姐的死并不像宝上说的,从楼梯上失足跌落这么简单。”叶修直直地盯着柳非的双眼,“你心里很清楚,有人必须对你姐姐的死,间接的付出责任。”

“而这人,或者说这两人,正是被告席上的唐昊,还有目前躺在医院里的唐天明!”

!!!!!!

震惊的情绪充斥着在场每个人的脸。听证席上,韩文清轻轻叹了口气。

原来是这么回事。

“队长?”一旁的张新杰问道。

“没事。我们继续往下听。”韩文清正襟危坐道。

“辩护律师,这、这到底?!”审判席上,冯审判长脸色微变。

见柳非没有开口的意思,叶修继续说道:“你不想说是吧。那我来帮你。审判长大人,所有的一切都要从两年前的一场拍卖会说起。”

“两年前,一家名为‘益华’的公司在本市举办了一场文物拍卖会。”叶修读着当初做好的笔记。

“文物拍卖会?”冯审判长感到有些不解。

“就是在政府相关部门的允许下,有正规注册公司举办的,对非国家重点保护文物进行的合法拍卖。”黄少天解释道。

“当然,两年前的那场是属于违法的那种。”叶修补充道。

违法的文物拍卖?!法庭内再起波澜。

“肃静!肃静!”冯审判长敲打着木槌,“律师,请接着往下说。”

叶修清了清喉咙:“被害者唐天明,是名古玩发烧友。他也参加了那场拍卖会,并从中获得了一件价格不菲的收藏品。”

“什么藏品?”审判长饶有兴趣地问道。

叶修:“一尊青铜的三面人首像。不过现在已经丢失了。”

“什么?!”

“这个稍后会继续提到。现在能让我继续往下说吗?谢谢。”叶修把笔记翻过一页,“其实,在拍卖会那天,除去那尊青铜器外,被害者还带回一个人来。那就是后来唐家的女佣,柳青婷。据说在拍卖会上,她帮助唐天明成功拍下了青铜器。于是为了报答她,唐天明同意了柳青婷留在唐宅担任女佣的这一要求。于是,柳青婷在唐家一干就是一年。”

“而然在一年前的前两个月,那尊青铜器从唐天明的秘密地下收藏室里不见了。被人盗走了。而在两个月后,外出归来的唐天明,碰巧在通往地下的楼梯上,看到了手握他私藏古玩的柳青婷。于是,到底是谁在两个月前盗取了青铜人像,就完全可想而知了。”

“接下来,两人站在楼梯口争吵起来。正在这时,被害者的外孙唐昊放学回到了家中,恰好撞见了柳青婷推撞唐天明的一幕。于是,怒火冲天的唐昊走上前去,扯开了柳青婷拽着唐天明衣服的手。然而谁都没能想到,就是这么一扯,才诞生出了后面一系列的悲剧。”

听到这儿,在场的半数人都明白了。

“柳青婷脚下一滑,站立不稳,整个人朝身后倒去。因为她当时正站在通往地下收藏室的台阶上,于是直接头朝下摔落了下去!”叶修重音说道。

“这的确是场意外的事故。但它一点也不普通。它掩盖了唐天明为什么会花费大价钱摆平事态的真正原因。如果真正的缘由曝光,那么首当其冲的,他的外孙唐昊就会因为防卫过当而遭到警方逮捕。其次,”叶修掰下第二根指头,“他的秘密收藏室就会曝光,收藏室里的藏品,可是有不少见不得光的东西。”

“所幸,事态最后还是平静了下来,没有闹上法院。但是,他们忽略了一个人,那就是柳青婷的妹妹,当时还在医学院上学的柳非。”叶修转向柳非,“区区十万块钱,是弥补不了最亲近的人的离去的,更何况,那是她的最后一个亲人。”

“所以,柳非小姐。你这次来唐家想要商量的,不是别的什么私事,而是你姐姐的死因。你是想要他们出面对此事做正式的道歉吧。但是却遭到了拒绝。于是你就——”

“够了!!!”柳非将手中的破眼镜砸向地面,“简直一派胡言!”

“一派胡言?”叶修冷笑道,“那么就麻烦你能告诉我,案发当日你到唐宅,到底是想讨论什么私事呢?!”

“恕我拒绝回答!”柳非咬着牙,恶狠狠的说道。

“你必须回答!”叶修紧追不舍。

“检察官先生!”柳非向黄少天投去哀怨的眼神。

只见黄少天摇了摇头:“很抱歉柳非小姐,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你必须回答在案发当日,你与被害者讨论的事宜,当然,我们也会立刻前往医院与被害者进行口录核对。”

“什么!”柳非震惊不已。

“如果您依旧拒绝回答,那么我们只能接受辩护律师所提供的线索,而您,将会以本案最新嫌疑人的身份,被正式列入我们的嫌疑人名单。”

“!这、这不可能!!”

“这是事实。”冯审判长接话道,“证人,请立刻对你与被害人商讨的内容作出相关证词。”

柳非:“······”

“那么很遗憾。”冯审判长摇了摇头,“我宣布,检控方将证人柳非列入——”

“等一下!”

!!!!!!

“这次不是我。”叶修举手扯清关系。

是柳非!

 

评论(3)
热度(73)
©叶落三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