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三秋

【全职高手】逆转的荣耀1-15

今儿的文总体感觉有点乱。那是因为本人思路就很乱。正好赶上老韩生日,所以就毫不犹豫的把乐乐的戏份全给老韩同志了。

全职高手的同人,采用逆转裁判的部分设定。第一次写同人,不知是否符合看官的胃口。正文开始,顺序的话呢:接受委托——调查——审理——调查——审理······一直重复到辩护成功为止。应该就是这样。

受害者私设,年龄私设。

注:应该是全文无cp,最多有些暖味向······吧,大概。

------------------------------------------------------------------------------------------------------

3月18日上午10点30分,复兴小区唐宅

“呦,老韩。一大早就瞅见你这钱包脸,再困的人都能一下子变清醒了。”

无视空气中的低气压,叶修大大咧咧朝等在门口的韩文清打着招呼。

“你迟到了30分钟。在电话里我们约好是上午10点的。”韩文清黑着一张脸,对着面前这个哈气连连的家伙怒目而视。跟在叶修身后的乔一帆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叶修满不在乎地摆摆手:“怎么最近连你都开始学会掐着秒表过日子了?被张新杰传染了吧。”见韩文清的脸色有越变越黑的趋势,叶修明智的决定另扯个话题。

“张佳乐呢?不按道理说应该是他在这里等着吗?”

“我让他去鉴证科了。”韩大队长直言不愧。

“老林那儿已经忙到要考门外汉帮忙的地步了?啧啧。”叶修摇了摇头,随后他猛然想起了些什么,“对了老韩,这两东西要麻烦你们做一下鉴定了。”他从外衣口袋中掏出一黄、一白两封信件。

韩文清皱了下眉头,随后在叶修的示意下打开了信封。

“······这是,勒索信!哪来的?”他不明地瞅着依旧懒洋洋的律师先生。

“唐老爷子先前给的。”叶修解释道,“就是案发那天中午。他原本让我们查下关于这两封勒索信的事。结果——”他耸了耸肩。

韩文清:“要我帮你什么?”

叶修:“主要对比一下两封信的字迹,我觉得应该不是出自同一人之手。还有,麻烦尽可能查一下字迹来源吧,能查出是谁写的最好不过。”

他两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显得有些乱糟糟的唐宅。乔一帆紧紧跟在两人身后。

“真有够乱的。昨儿审理过后你们又把这里翻了一遍?”叶修环顾着四周,随口问道。

韩文清也没有否认,直接说出了他们的再度勘查结果。

“我们在厨房的柜子里找到了那只咖啡杯。先前勘查的时候,它被当做了旅游带回来的纪念品。”

看到叶修明显不可置信的表情,他不得不再次解释:“上面一个指纹也没有。杯子外边还被人用塑料纸包了起来。”他指了指放在客厅桌面上的白瓷咖啡杯。

叶修:“就是这个?”

韩文清点了点头。

叶修扭头转向身后的乔一帆:“小乔,收入下物证。”

“好的。”

 

电子板收入物证——白瓷咖啡杯

白瓷咖啡杯:

在厨房柜子里找到的,整幢房子里唯一的一只咖啡杯。杯底有残留的咖啡污渍。杯子上面的指纹被擦去了。

 

“好吧,再让我们看看还能找到些什么。”叶修搓着双手,跨过书房门前黄色的警戒线,带着乔一帆进到了熟悉的书房内。

每次来书房,总感到有什么地方怪怪的。乔一帆在心里想道。

 

电子板收入物证——书房平面图

 

叶修打量着陈列柜里的摆饰。

“老韩,这个房间你们全都勘查过了吧?”

“啊。不过室内摆饰什么的,全都原样放回了。”韩文清说道。

“他的这个陈列柜,”叶修用手指敲了敲陈列柜的玻璃,“东西可不少。没弄丢什么吧?”

韩文清在一旁听闻,不由得挑起了眉毛。

“开个玩笑。”叶修打着哈哈。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韩文清冷着一张脸,严肃的说道。

“是、是。不过话又说回来,”叶修话锋一转,“老韩你就没觉得这间书房的布局有些奇怪吗?”

韩文清闻言,眼睛在书房内转了一圈。“我没觉得有什么怪异的地方。”

现在他们位于书房的中央偏上方,环顾一下四周,除去靠近房门的半边空旷了点外,没什么不正常的地方。

“家具的摆放位置整体偏右了,而且可以说是太偏右了。”叶修一步步朝书房门口退去,随即他在房门口停下了脚步。“站在这里感觉尤其明显。”

“啊,的确。”乔一帆小跑过来,果然同样发现了先前怪异感觉的来源点。

叶修转向站在房间中央的韩文清:“别告诉我张新杰在勘察时没发现这一点。就以他那强迫症的个性,逼迫着自己不把这的家具全部挪动地方就够他受的了。这儿的格局分明是逼死强迫症的节奏啊。”

大概是在脑海中想起了当时张新杰的别扭表情,韩文清默默地转过头去。

“······那又如何。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喜好。”

呵呵。叶修保持着嘴角勾起的姿势,径直走到左面的墙前。

“咄、咄。”他轻轻敲了敲墙面,然后皱了皱眉头。这不可能啊。低声嘀咕着,叶修不死心的又敲了敲。

“前辈?”乔一帆小朋友表示很不解。

至于一直观察着叶修一系列举动的韩大队长——

“呵。”

叶修活见鬼似的瞪着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的韩文清。

韩大队长(心情很好):“死心吧。墙是实体的。”

这会轮到乔一帆震惊的望向自己的前辈。

叶修显得有些尴尬。

“哥就随便看看。”他把手插回裤子口袋里,眼神开始四处飘荡。

“啊,前辈。”这时,乔一帆指着叶修前面的空地小声叫了起来。叶某人低头一看——

“老韩啊,这是什么划痕?”他指着地板上的两道长长的黑色痕迹。

只见韩文清摇了摇头。

“据被告唐昊说,这里原先是书架的位置,后来他们把它移走了······”

“不过痕迹对不上号是吧。”看出了这个多年的老对手心中的疑虑,叶修接话道。“想想也是,要想摆书架的话,这么点位置完全不够啊。再说,就算是当时摆放在靠墙的那面,那么为什么那面墙对应的地上却没有划痕。”

他又把目光重新转向身旁的陈列柜。

“这个柜子······”

“正常情况下没办法挪动。”韩文清插话道,“除非去找个强壮有力的人来。”

“你这不是正好么。”叶修瞅了瞅对方的一身肌肉。韩文清翻了个白眼不去理会他。这时,乔一帆小声插话道:

“恐怕随意移动柜子的话,会弄坏里面的陈列品吧。毕竟都是些易碎品。”

韩文清对着这个年轻人赞许的点点头。

 

电子板收入物证——地板上的划痕

地板上的划痕:

重物拖动或移动后所遗留下来的痕迹。明显不属于房中的书架。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

韩文清神态自若地在伴嘹亮的音乐声中按下手机上的通话键。

“喂?······对,我是。”

“······好的,我知道了。那就到时候有劳您了。”

“啪”的一声合上手机,韩文清转向书房里的两人:“唐天明醒了。医院方面同意他接受少量的询问。”

“这太好了!”乔一帆面露喜色。

“那我们一会就过去。”叶修说道,“老韩你还继续留在这里?”

“啊,勘查的工作需要收下尾。”韩文清回答道,“估计到16点之前,我都会在这里。如果还有什么疑问,尽可以来找我。”

“那——”

“不过,不能够透露的内容我是绝对不会说一个字的。别以为我像张佳乐那样好说话。”

切,那等于白说。叶修嘟哝着,拉上乔一帆离开了唐宅。

 

评论
热度(67)
©叶落三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