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三秋

【狮心/童话】不想普升为王的公主殿下

1

在这片名为梦之咲的大陆尽头,有一个不知名的偏远国度。传说,在王国中央的那栋小小城堡里,住着一位高傲又坏脾气的公主。

按理说,在这个没有国王和皇后的国家里,公主理应晋升成为王,统治黎民、征战四方,但这位传说中的公主陛下对继承王座没有任何兴趣。忙碌命的公主每天都有繁琐的工作和操不完的心,要是晋升成了国王那还得了!于是,姓濑名的男性公主不再召见朝臣,不再举办舞会,生生挤出宝贵的下午时光,默默坐在冰冷的石凳上,伴着一杯冷掉的下午茶,等待着来自骑士的日常问候。

这个偏远的国家只有一个骑士,强大且善战,却是十分的不靠谱。征战不如作曲,练剑不如撸猫♪骑士月永唱着离谱的自创歌谣,坐在高高的窗台摇晃着...

【APH/仏英】失控

他俩再次在酒吧相遇是初次碰面一周后的事。彼时一个勉强摆脱了恶友们的轮番灌酒,一个刚用拳头挥别了脑子永远缺根筋的表弟。然后他们就这么相聚在了吧台,中间隔了一长溜的玻璃杯。此刻双方自我感觉十分良好,虽然彼此都酩酊大醉,看上去一团糟。

弗朗西斯头一回认真怀疑自己的记忆。三分钟前他正踉跄着爬上吧台的小圆转椅,然后下意识地扫了眼右侧隔着一长串不知什么玩意(看上去像是易碎品)的男人。哦,一个英国人。这几乎是废话,在阴雨连绵的大不列颠,离伦敦市中心隔了三条街的小酒馆,当然充满了倒胃口的英国人,瞧瞧这身古板到维多利亚时代的——嗨,也许得等等下结论。他仔细(哦,在喝醉的时候干这事的确有些勉强)打量着对方的着装...

【APH】别忘了感叹号

如果说有什么比噩梦更像是噩梦本身,那绝对是读作“F/u/c/k”的生活!记得读刚才那句话的时候,别忘了念感叹号。

阿尔弗雷德目前正流落街头,浑身上下摸不出哪怕一个欧元。当然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完全不能怪他,要换做是你流连于佛罗伦萨的艺术氛围,沉迷于米兰的醉生梦死,最后辗转至抚媚多情的西西里海,相信我,别说是硬币了,你就连装着那玩意的牛皮制金属扣袋子都不会留下!

什么?为了难得体验到的生活的美好而甘于付出一切代价?阿尔弗雷德对着说出这句话的你缓慢而坚定不移地竖起右手的第三根指头,像个被父亲严格教导后的正统英国绅士那样,嘴角勾起最为嘲讽的笑——如果这位先生(或是小姐)并没有曾被您的私人医生诊断过...

【APH/仏英】下午茶时间

在夏季,谁都知道当气温飙过30摄氏度就得拉响警铃;35摄氏度则是最高警戒线。而但凡喜欢速度与激情的朋友们想必都很清楚,所谓的最高时速通常在正常情况下只是个摆设,尤其是在高度公路上,速度一旦上去了就绝对不会傻乎乎的自动往下降。于是,当室外墙上温度计的指针终于闯过37道大关,即将往第38道关卡发起艰巨挑战之际,亚瑟这才万般不情愿地将下午茶的地点改到了室内,如果非要说得更具体些,那就是餐厅左下角远离厨房而最靠近客厅通道大门的空调正下方。呃,需要hero我给你画个草图吗?

至于选址人,当然是老弗朗吉,他早就想这么干了,为了劝说老亚蒂改变主意,以至于不被晒晕在下午茶的小圆桌上,他可费了不少劲。(要知道...

【APH/仏英】周末清扫行动

对于柯克兰律师先生而言,这个周末注定不会平静。恰逢英格兰东南部平原地区难得的晴天,摆脱了连日来的阴雨绵绵,一抹暖意正顺着嫩绿的藤蔓缓缓爬上砖墙,穿过半开的玻璃窗闯入米色调的客厅,最后沉醉在洁白的桌布上流连忘返。

亚瑟决定给家里来个大扫除。

这可不是件容易的活计,考虑到距离上回的彻底清扫已经过去了一年又365天,亚瑟带上了围裙、手套、袖套、鞋套,要不是一时半会找不到束发帽,他肯定会给自己脑袋顶上来上那么一顶。然后一套同样的装备被扔给了一旁打着哈欠的弗朗西斯,不去理会法籍小说家抱怨自己因赶稿而导致的睡眠不足(“这完全是你自找的!”他的英籍伴侣冲他吼道。),拽着弗朗西斯的衣服领子投入到了为期一天...

【APH/仏英】至我们亲爱的孩子

至我们亲爱的孩子

For my deal child:

亲爱的阿尔弗雷德,作为你的父亲,我希望你是在过了14岁生日的时候才看到的这封压箱底的信。尽管你的另一位父亲对此表示了反对意见,但是考虑到你那干涸的词汇量就像是漂浮在汪洋大海上的可怜小小孤岛……也许等你真能弄懂这封信中的每个单词,得到16岁生日那天。

好吧,我想你还是16岁以后再看它会比较保险。

事实上,我们之所以会写下这封信,是因为作为你的养父,我和弗朗西斯认为有必要通过书信的形式和未来某天的你好好谈谈,省得将来的你在我们突然离世时抱怨为什么不给你留下些可供回忆的东西。相信我,这是完全有可能会发生的事实,作为一名资深律师,我看过无...

【APH/仏英】他决定再躺一会

亚瑟决定选择再躺一会。说真的,在这种寒冷又潮湿的冬季早晨,任何一个家庭的一半人口,都会明智地选择继续缩在温暖的被窝里,尽情享受名为“赖床”的美好时光。而至于另一半人口,则往往肩负着填饱全家人胃的重任,不得已将他们的早晨交给了厨房。

弗朗西斯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当外头的天空还蒙着一层灰的时候,尚在睡梦中的亚瑟,就会感到来自床铺那端的轻微晃动,伴随着男人小心翼翼的呼气声和一个轻柔的吻,正式宣告着一家人新一天的开始。

哪怕选择了走廊尽头、离主卧最远的那间漱洗室,哪怕走下楼梯的脚步放得再缓慢,身为那家伙的伴侣,亚瑟还是能够清楚地从带着寒意的空气中分辨出弗朗西斯的具体方位,在脑海中描绘对方的一举一动...

【APH/仏英】行李(提前的圣诞节贺礼)

 
点击图片更清晰^ω^
因为总被说有敏//感//词,也不知道LF是看上哪个了,发张图试试,实在不行……每个字都空一格总OK了吧!!

【APH/仏英】三十日战争


“开战吧!”

他们愤怒地彼此咆哮着,转身带走了各自的士兵。

 

事件的起因源于一个被毁了的难得假期。好不容易才支走了孩子,应付了上司,亚瑟却恼火地发现他和弗朗西斯的北欧之行最终还是演变为了一场笑杆,只因为吊儿郎当的小说家被暴怒的编辑扣在了酒店套房里,赶他也许一辈子也码不完的字。

“真好,去你///妈的弗朗西斯!”

亚瑟的怒火席卷了整个波罗的海,咆哮着的海浪举起了手中的巨斧,横扫天地外加一枚中指就是他对失约者的全部馈赠。而更让他愤怒的,是对方的不知好歹和愧意全无。

“都说了月底会补偿你的。我们还可以带小甜饼们去斯拉夫人的聚集地探险。”瞧瞧这个满脸胡渣的混蛋法国佬,没有道歉却...

【APH/仏英】新大陆家族的万圣节

万圣节就要来块糖。不知所云的新大陆家族小剧场。

“Trick or treat?

  Trick or treat?

  不给糖果就捣蛋!”

“Trick or treat?

  Trick or treat?

  不给糖果就捣蛋!”

从一大早开始,阿尔弗雷德就唱着这首由自家法国爸爸创作的小调,在整栋房子里上蹿下跳。

“安静些,阿尔弗雷德!你还要不要你的南瓜灯了?!”亚瑟愤怒的声音在餐厅内响起,天知道在这种高分贝的噪音里,他手上这两盏南瓜灯得刻到什么时候去。

“南瓜灯!南瓜灯!Hero的南瓜灯!”阿尔弗雷德飞扑进英国...

【APH/扑克设定】异乡记事10

又名《黑桃国二三事》、《Hero奇遇记》、《琼斯先生作死的每一天》、《起名无能系列》 

自己产粮自己吃

前文于此:123456789

————————————————————————

扑克大陆公历XX年XX月XX日,这是一个对于黑桃国而言值得纪念的时刻。黑桃国伟大的第十四任皇后殿下,和同样神武的骑士长大人,终于跨越了阶级等级性别观念物种差异,旁若无人的在不顾广大单身汪怨念的眼神中,光明正大走到了一起!值班侍卫们感慨万千,侍女们欢呼雀跃奔走相告,在妖精小姐们的帮助下,消息从城东传到城西只花了短短不到一刻钟,其间更是演化出了十多种版本瞬间传遍全国:传闻打小起皇后和...

【APH】坏消息好消息

一个因为word故障……迟了2小时44分钟的故事。仏英,隐露中。

奴家想静静QAQ

——————————————

梦中的世界总是一片黑暗,当一道幽紫色的光如流星般划过天际,亚瑟·柯克兰猛地睁开了双眼。

窗外阳光正好,床头柜上的电子闹钟尽职地显示着下午3点的字样。

S【哔——】

他咒骂着想要从床上一跃而起,但腰部的酸软、某部位的隐隐作痛又让他重新跌了回去。就在亚瑟再度打算破口大骂之际,一条不属于他的胳膊从后方伸了过来,准确无误地环绕上他的腰。鼻尖传来的是混杂着玫瑰与红酒的淡淡芳香。哦,该死,这下他都无需转身就知道跟他同躺在一张床上的人是谁了。

哪怕之前他毫无印象,折腾...

我的仏英文啊!我的2300字啊!每隔一分钟保存一次,word一故障就全没了全没了!!破笔电我恨你!!!
(╯‵□′)╯︵┴─┴

【APH/仏英】当他们逐渐老去……

国设,接受无能者,右上角点叉。

——————————————

亚瑟抬起手,试图挡住透过窗帘的阳光,然而这并没有多大用处,它们是如此的灿烂不已,刺疼了他的双眼。最近,这双手变得越发的纤细,连同胳膊、双足、双腿,延伸至整个身体,纤细而病态的苍白。他估计自己是快死了的,但转念又觉得可笑至极。身为国家意识体,想死可没那么容易,只要没有意外,他会永远留存在国民的意识中,将身形囚困于这片狭小的土地。然后他终于意识到了,这并不是死亡的讯息。没准也是,因为他在逐渐老去。

作为一个被从欧洲隔离出去的群岛国家,从小他就是外人和哥哥们攻击、嘲笑的对象。厌恶亲人,没有朋友,他就这么凭借着遗留在骨子里莫名的孤傲苦...

【APH/仏英】扯谎家

本篇的时间点位于《混蛋男人》之后,《爱情施舍》前。如果它们恰好处于同一时间轴上的话。

绝对的前文:《混蛋男人

——————————————————————

“你需要一个情人。”

毫无缘由的,偶然间经过他办公室的事务所所长朝他扔来这样一句话。整理案卷的手停了下来,亚瑟抬起他那张依旧可以冒充学生的娃娃脸。“Sorry?”他尽可能保持对待上级领导应有的谦逊态度诚恳问道。

“你需要一个情人。能长期固定的那种。”没有任何缘由,对方只是盯着他的眼睛把话重复了一遍,仔细想想后又新加了一句上去。然后他就这么挺着肚子缓步离去,留下亚瑟一个人在办公桌后一头一脸的雾水。

所以说这算什么?善意的忠告亦或...

【APH/仏英】暖阳好眠

抛却疯狂,来点傻白甜。

————————————————

暖阳好眠,午后的懒散时光最适宜钻进被窝好好睡上一觉。当然,前提是一旁没有个令人厌烦的玩意在的话。在心底默默从一数到了五,亚瑟忍无可忍地睁开了双眼:

“弗朗西斯,难道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你,偷窥别人午睡是件多么失礼的事吗?!”

显然,站在床边的法国佬自以为计划天衣无缝,却没料到床上的冤家拥有如此高的警觉性,幽紫色的双眸一时间慌乱无措。“……我很抱歉。”憋出这样一句不很“弗朗西斯”的话,熟悉的法国人就这么退出了房间,顺便还带上了卧房的门。是吃错药了吗?亚瑟看向房门微皱眉头。理他呢。他抱紧最爱的那只泰迪熊,在午后的暖阳下进入了梦乡。

还...

【APH/仏英】爱情施舍

他喂了那条苏格兰牧羊犬一点爱尔兰风味的牛肉,然后看着对方嚼吧了两下把那玩意吐了出来。亚瑟皱起眉头,果断把剩下的整包牛肉扔进了街边垃圾桶,至于这条不懂得接受恩惠的狗则被他打包送进了动物收容所。不知感恩的蠢货!反正自己原本就没有收养它的打算。

今天在日历上的标注是“星期一”,而他刚把那混蛋送上“欧洲之星”。本应持续一整天的好心情全被一条莫名闯入视线的蠢狗搅和了,亚瑟咒骂着伦敦的鬼天气,决定回家后一通电话打给还没来得及迈入家门的法国佬,用他所能想到的所有侮辱性词汇强烈鄙视对方像狗一样的不知好歹。

到了星期二,他的心情因为接受了一起来自多弗海峡两岸、一个跨国家庭组合的离婚案件而变得更加糟糕。亚瑟维...

收收生日祝福~

25岁的生日以上班开始转变为翘班-_-||
Well~祝自己生日快乐(≧▽≦)傍晚放上一篇仏英当礼物。致于荣耀→_→不好意思恐怕是真窗了(#゚Д゚)
呃哼……总而言之就是这样!溜走(T_T)/~~

【APH/扑克设定】异乡记事9

又名《黑桃国二三事》、《Hero奇遇记》、《琼斯先生作死的每一天》、《起名无能系列》 

自己产粮自己吃

前文于此:12345678

————————————————————————

身为守护黑桃国的骑士,王耀的时间过得十分缓慢,这也就导致了实际年龄也许将近百年整的骑士大人至今依旧一张标准娃娃脸。然而纵观其一生,我们可以清楚的发现这位“老先生”的恋爱经历少得可怜,抛却幼时朦朦胧胧的暗恋时期,近乎无限接近于零,而不可思议的是,他的带娃本领确是绝对的一等一。从他凭一己之力拉扯大了现任的国王和皇后就足以得知,未婚人士的养娃本事同已婚人士一样不可小视。而现在,恐怕黑桃骑士...

【APH/扑克设定】异乡记事8

有点写不下去的赶脚……

又名《黑桃国二三事》、《Hero奇遇记》、《琼斯先生作死的每一天》、《起名无能系列》 

自己产粮自己吃

前文于此:1234567

————————————————————————

阿尔弗雷德做了个算不上多好的梦。梦中的他还是个刚脱离尿不湿不久的小鬼,整天只知道追着不胜其烦的亚蒂屁股后头跑。“阿蒂、阿蒂……等等我!”他摇摇晃晃地朝前跑着,伸出手来试图抓住亚蒂的袖子。但亚蒂走的是那么的快,10米、20米……100米。“啪嗒!”小小的Hero终于摔倒在地,不知是疼还是委屈,小弗雷蒂“哇哇”大哭了起来。朦胧中,前方的亚蒂终于停下了脚步,他转过身,...

【APH/扑克设定】异乡记事7

又名《黑桃国二三事》、《Hero奇遇记》、《琼斯先生作死的每一天》、《起名无能系列》 

自己产粮自己吃

前文于此:123456

————————————————————————

米/国/人这种玩意都属行动派,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在思想方面的成就往往大步落后于行动造就的根本性原因。阿尔弗雷德在第三支舞曲响起的前一秒溜出了舞会场所,虽然算不上正大光明,但绝对的引人注目——在考虑到排队等候成为国王新一任舞伴的贵族小姐们能达到以“3”开头的二位数的份上。亚瑟开始认真考虑用魔法幻化出来一个国王的可行性,这绝对比全城搜索一个混蛋国王来的靠谱。

“你可以让你的妖精小姐们帮忙阿鲁。”...

【APH/扑克设定】异乡记事6

又名《黑桃国二三事》、《Hero奇遇记》、《琼斯先生作死的每一天》、《起名无能系列》 

自己产粮自己吃

前文于此:12345

————————————————————————

在国王寝宫内享用晚餐的两个小时并不能完全起到消除疼痛的作用,火辣辣的感觉仍在继续,阿尔弗雷德悲观地认为他起码得卧床至少一周才能挽回自个臀部的使用权。而现在?他不得不努力收起肚子,将自己塞进那套繁琐的礼服中。(穿裤子的时候他费了不少劲,考虑到半伤残的臀部问题。)好吧,形象OK。阿尔弗雷德对着镜子捋了捋脑袋顶上的呆毛,比划出了一个傻乎乎的笑。噢,这可真蠢。他几乎都能想象亚瑟辛辣的毒舌和王耀似笑非笑的...

【APH/扑克设定】异乡记事5

又名《黑桃国二三事》、《Hero奇遇记》、《琼斯先生作死的每一天》、《起名无能系列》 

自己产粮自己吃

前文于此:1234

————————————————————————

“国王陛下!”

“国王陛下看这边!”

“欢迎归来,陛下!”

原本宽敞的主干道被前来欢迎军队凯旋的民众围了个水泄不通。而整个远征军之所以还能在通往王宫的主干道上蠕动前进,多亏了由黑桃J亲手带出来的一票警戒部队,他们牢牢捍卫住了军队通行的最基本权利,保障了一条仅容两条蹄子通过的小道,这也就是为什么部队仅排成了老长一列的原因。当黑桃K的棕色大马刚迈入城门的时候,中间部队还在千百米外的森林边缘前行,而...

【APH/扑克设定】异乡记事4

又名《黑桃国二三事》、《Hero奇遇记》、《琼斯先生作死的每一天》、《起名无能系列》 

自己产粮自己吃

前文于此:123

————————————————————————

他们到底还是来迟了一步。黑桃K扫荡了黑桃J府邸剩下的全部存粮,除去三周来被亚瑟和阿尔弗雷德干掉的那一部分,原本还能维持全府上下一个月的口粮全都进入了国王陛下的肚子,化作养分和肌肉消失在了被撑大了的胃里。冰箱里头干净得很,连片卷心菜叶也没留。

这头王耀正在为自己莫名丧命的食材悲伤挽怀,那端同样唤名为阿尔弗雷德(为了方便区分,‘阿尔弗’的昵称派上了用场)的黑桃国王正半趴在餐桌前打着满意的饱嗝。“嗨!我想你...

【APH/扑克设定】异乡记事3

又名《黑桃国二三事》、《Hero奇遇记》、《琼斯先生作死的每一天》、《起名无能系列》 

自己产粮自己吃

——————————————————————————

黑桃国的新宫殿终于赶在第三周末顺利完工了,两天后它将迎回自己的老住户——被成山状的公文埋没了的黑桃Q,和班师回朝的黑桃K。而我们的阿尔弗雷德也终于从繁重的礼仪教育课程中解脱了出来,整整一周的突击学习,足以让他学会见面脱帽行礼了,至于他时不时冒出的“Hero”第一人称,亚瑟最终决定放弃治疗,想必国王陛下不会太过纠结于细节问题(看在他自个都没能处理好细节问题的份上)。黑桃J的府邸被亚瑟用魔法修复一新,除去床幔的颜色由红变为了深...

【APH/扑克设定】异乡记事2

又名《黑桃国二三事》、《Hero奇遇记》、《琼斯先生作死的每一天》、《起名无能系列》

自己产粮自己吃

——————————————————————————

得罪了黑桃国Queen的后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天外来客”阿尔弗雷德先生度过了生不如死的一星期:没有游戏,没有汉堡,没有外出许可,从清晨眼皮一睁就启动的礼仪教育,到夜晚两眼一闭宣告终结的历史课程,琼斯先生的日常生活可谓是“多姿多彩”,混杂着血与泪。他不是没考虑过反抗殖民统治,就像伟大的米国历史所写般把贵族老爷们的红茶倒进波斯顿湾——先不提黑桃国内存不存在适于倾倒茶叶的河道,至少逃避监工这一点就绝对做不到。天知道为什么亚瑟的妖精小姐数量会...

【APH/扑克设定】异乡记事

又名《黑桃国二三事》、《Hero奇遇记》、《琼斯先生作死的每一天》、《起名无能系列》

自己产粮自己吃

——————————————————————————

待阿尔弗雷德再次从黑暗中清醒过来,已经是三小时以后的事了,所以他并不知道从他头一次清醒到再度昏迷的这段时间内,王宫内是怎样的乱作一团。先不提被他从天而降的体重险些压垮了腰的参议官,光阻止暴走的黑桃Q就耗费了近乎一个整编师的兵力,幸运的是,黑桃国内的剩余兵力还有一个师整,其余的绝大部分部队都随着黑桃K和J上了与梅花国的交战前线。而这也正是黑桃Q暴走的根本性原因——他十分确定,自己在半小时前才将本国的国王送上战场,按脚程计算,J的先头部队...

【全职高手】逆转的荣耀(番外)——又见逆转5

冯审判长仔细思考一番后,点头认同了叶修的观点。“的确,单凭客房中的血量,并不能证明客房就是第一命案现场。那么,真正的命案现场又在哪呢?喻检察长?”

“正是如此。”喻文州接话道,“既然辩护方认为,被害人并不是在客房遭到枪杀,那么,请问哪里又是案发现场呢?介于古玩阁的其余房间都不曾发现过血液痕迹,那我们是否就可以认为,命案是发生在古玩阁外呢?”

“有道理。”冯审判长点点头,“律师,你认为呢?”

“没有可能。”叶修果断回答,“古玩阁的监控录像显示,案发当时,并无人进出古玩阁内。屋内的窗户也都是铁栅栏式的,因此不存在翻窗的可能。”

证人席上,韩文清认同了辩护方的这一说法。

喻文州微微一笑:“...

【全职高手】逆转的荣耀(番外)——又见逆转4

开庭准备

4月4日上午8点54分,X市中心法院第1被告等候室

王杰希好奇地打量着等候室,打从出生到现在,他还没来过这个神秘的地方呢。

“你看上去可一点都不紧张。”叶修叼着没点燃的香烟,毫无形象可言地坐在长椅上。

“人又不是我杀的,内心无愧,更何况我也没必要和自己过不去。”王杰希淡然地回答,像是看破了生死一般,让叶修觉得无趣的紧。

好歹也装出个紧张的样子来啊,哥还能安慰安慰,再顺道提高点律师费。现在让我怎么好意思开口?!叶修撇撇嘴,百无聊赖地翻动着电子板上头的记录。

“听说。”王杰希目不转睛注视着面前的大号盆栽,“出庭作证的会是曹仁德的那个小徒弟?”

“文州告诉你了?”叶修接话道,...

【全职高手】逆转的荣耀(番外)——又见逆转3

渐渐找回当初的写文感觉——才怪(……)

————————————————————————

“但是问题恰巧就出在这里。”韩文清皱了皱眉头,“除去这间客房,在整个古玩阁,我们都没能发现任何鲁米诺反应。”

“也就是说,被害人是在古玩阁外被人干掉的?”叶修问道。

韩文清摇了摇头:“古玩阁的前后门都安装了监控摄像器,我们调取了1号晚间至2号清晨的所有录像,在送走客人们后,曹仁德亲自将前后门上了锁,之后再也没有任何人进出古玩阁。”

这可真是活见鬼!叶修暗骂了一声。

“还有,”韩文清咳嗽了一声,“据被害人的儿子曹仑所言,案发当晚,他和福瑞,也就是被害人的徒弟,他们两人都滴酒未沾。更重要的是,他们...

©叶落三秋 | Powered by LOFTER